笔下文学玄幻魔法武侠修真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军事网游竟技科幻灵异耽美小说同人小说其他类型全本

笔下文学->武侠修真->我欲封天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我欲封天 最新12章阅读
作者:耳根 下载:我欲封天TXT
收藏到QQ书签 | 添加到百度搜藏 | 添加到雅虎收藏 | 添加到本地收藏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612章 失落的痕迹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613章 这一世的爹娘 祝我的兄弟姐妹,新年快乐,红包送你们!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614章 孤帆一片日边来!(终)
刀下留情,别PK我啊啊…… 新书,4月29号,正式开启! 好想你们啊 外传,珂父篇
外传第二篇已发! 【外传】五爷与三爷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外传第二篇已发! 我的新书《一念永恒》,正式发布!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612章 失落的痕迹
    一路走去,在这山海星空的各个势力内,孟浩与许清,看到了一个个当年熟悉的身影,看到了他们在这轮回后各自的璀璨。

    他们看到了芷香,她成为了一个凡俗国度的公主,看到了李灵儿,她拜入到了一个宗门,成为了这个宗门内的唯一的亲传弟子。

    看到了王有财,他是一位散修,煞气弥漫,杀出了自己的威名。

    看到了董虎,他居然成为了王有财的弟弟,与王有财一起,在这散修界内,声名赫赫!

    看到了太阳子,看到了太多太多熟悉的身影。

    还有海梦至尊,她前生修行,今世选择了凡俗,成亲,生子,洋溢着幸福……还有地藏,他一样在凡俗的世界里,成为了一位刚正不阿的府衙,为民解冤!

    还有丹鬼,他的丹道造诣,是轮回也无法改变的天赋,成为了这星空内最大的丹道宗门内,被誉为万年罕见的丹宗天骄。

    凡冬儿成为了一处凡俗世界里的反叛首领,带着无数的民众,反抗暴政,尽管是凡人,可她的身上,却凝聚着让所有人信服的目光。

    方瑜与孙海,这对夫妻之间似有一条线,哪怕轮回也斩不断,明明是在两个遥远的宗门,可在命运下,于某一天相遇……

    而柯云海与柯九思,在这轮回后,在孟浩的帮助下,再次成为了父子,父慈子孝,再续当年的父子之情。

    所有的身影,在孟浩这一路前行中,在这山海星空内,皆在他的目中,一一看到。

    这些人里,有选择了凡俗,有选择了修行,可无论是哪一个,他们的身上都有孟浩的祝福,都有这星空的宠爱,他们都是快乐的。

    欢笑之声回荡,曾经的山海界内,所有的轮回的魂种,都是如此,孟浩看着他们的快乐,他的脸上也笑容不断。

    这种开心,从诅咒解除开始,就始终伴随着孟浩。

    他看到了与楚玉嫣的女儿,满儿,这丫头轮回后,依旧选择了修行,如今是这星空内最强大的几个势力之一的天之娇女,她的身上有孟浩身为父亲的爱,她的确是天之娇女,因为她的父亲,就是这片星空的意志。

    獒犬始终在她的身边,陪着她一路长大。

    凝望满儿,看着满儿开心的笑容,孟浩目中柔和,右手抬起时,他在满儿的神魂内,留下了一道印记,那是属于他的印记,有此印记在,父女的关联,哪怕孟浩离开了再远,也都不断。

    宇宙的深处,或许璀璨,或许繁华,但也藏着无穷的凶险,孟浩可以带着许清一起去,可他更希望的,是这些所有自己的亲人朋友,留在这里,留在自己的星空内,他来……守护。

    因为这里,是他的家,因为这些人,是他的家人。

    “他们很快乐。”许清拉着孟浩的手,轻声开口,孟浩点了点头,带着许清,越走越远。

    在一处星空的大陆上,这里的天气多变,传说是因在多个纪元前,这里曾经有一朵巨大的花,其内有冰与火两个不同的世界,使得此后但凡在这里出现的天地,一年里一半的时间是飞雪连天,另一半时间,则是炎热至极。

    这样的环境,使得在这里诞生的人们,性格分明的同时,在修行上也多是冰火交错,有其独特之处。

    此刻,在这片世界的中心位置,那里有一座山,此山一半冰雪,一半赤炎,唯独山尖的位置,这里四季如春。

    一个青年,盘膝坐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目中凝聚深邃,遥望远方,他叫水东流,他出生时不是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他给自己起的,他告诉所有人,他的名字,本就是……水东流。

    他是这片大陆上,一处小宗门的弟子,平日里他不从不修行,而是喜欢坐在这里,看着远方,含笑如等待着什么。

    有人问过他,在等什么。

    “我在等一个故人,他应该是要离开了,不过在离开前,他会来向我告别。”每一次,他都是这么回答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就坐在这里,看着一边的飞雪,一边的炎热,直至这一天,他的眼中出现了明亮的光,转过身时,他笑了。

    “好久不见。”

    孟浩与许清的身影,在水东流话语传出的同时,从虚无中走来,出现在了水东流的面前,望着水东流,孟浩一样笑了,抱拳,深深一拜。

    这一拜,拜的是水东流当年推衍出的破解诅咒的方法,拜的是对水东流的尊敬。

    水东流大笑,笑声回荡,颇为开心。

    “又见故人,此为人生一大幸事,我早已为你算了一卦,此行……你必定璀璨宇宙,而这里,有老夫在,一切无碍!”

    “多谢前辈。”孟浩深吸口气,对于水东流能恢复记忆,孟浩不意外,水东流是一个奇人,无论是曾经的九封,还是那一缕从远方来临的魂,他们融合在一起后,对于山海界,对于孟浩,对于这片星空,有着与孟浩一样的情感。

    许清在孟浩身边,也向着水东流欠身一拜,对于这个老人,她从心底尊敬。

    水东流笑着摇头,仔细的看了看孟浩,又看了看许清,最终目光落在鹦鹉身上,他的目中出现了深邃,许久许久,他缓缓开口。

    他看起来年轻,可声音在这一刻,却沧桑无比,蕴含了岁月之力。

    “这只鹦鹉,与罗天来自……一个地方,它忘记了过去,封印了自己,与它一起踏入宇宙吧,你已走到了巅峰,可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人告诉我。”

    “他说,道,无涯。”水东流摇头,再次笑了起来,起身时,向着远方走去,一步走入苍穹,一步走入虚无,越走,越远……

    鹦鹉身体一震,目中露出茫然,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更多的却是迷茫,半晌之后,孟浩的声音传入它的耳中。

    “不要去想了,以后……我帮你去寻找,你失落的痕迹。”——

    忙死了,忙死了,忙死了!每次过年都这样,我想要分身好多个,才可以从容处理各种春节前的礼节……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613章 这一世的爹娘
    山海星空,还有一处区域,那里有一个星辰,仔细一看,这颗星辰其实与曾经的山海界的南天星,很相似。

    此刻在这星辰上,孟浩与许清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孟浩的身体有些轻颤,他哪怕是修为到了如今的高度,哪怕是这世间已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动容,可他依旧在来到这颗星辰时,心中患得患失。

    因为这里,是他父母轮回所在的地方。

    那化作了山海蝶,承载着山海界修士,而后沉睡了无数纪元,最终在诅咒解除后,踏入轮回的父母,对于孟浩的爱,已然到了极致。

    那种爱,无私……

    在这星辰上,一处大陆中,有一个都城,其内有河流贯穿城池,人口众多,又因处于要道,所以更为繁华,来往商旅,比比皆是。

    此刻,城内人声鼎沸,而最热闹的,却是东南区域的一处七层阁楼外,那里本是一处范围极大的广场,此刻这里人山人海,沸沸扬扬,欢呼之声,喜悦之音,不断传开。

    甚至远处,还有不少青年,都带着期待,带着憧憬,正快速奔跑过来。

    “听说了么,今天孟大善人,要为其唯一的闺女招亲了!”

    “听说那孟家的小姐,国色天香,就连皇子都曾动心想要娶为正妻,可却被孟半城拒绝。”

    “那是,孟大善人富可敌国,皇宫都可随意进出,居住在这里,听说是因故土难离……”

    “快快,这一次招亲,说起来儿戏,可实际上是真的,只讲缘分,不讲出身,那绣球仍在谁的身上,谁就是孟家的女婿!”

    此事早就轰动。甚至在那七层阁楼外,一大片区域里,不少的王公贵族,甚至这凡俗国度内的才子。早就占据了位置,密密麻麻,全部都翘首期待,望着那七层阁楼的最顶层。

    很快的,当这里的气氛到了巅峰时。七层阁楼上,出现了一个女子,这女子带着面纱,看不清晰,可隐隐的望去,也能感受到那种国色天香的美丽。

    她目光如水,望着下方的人群时,渐渐双眼有些迷茫,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可冥冥中有种直觉。她一定要如此,因为在这下方,有一个人,对自己很重要,仿佛前生,他就是自己的夫君。

    仿佛前世,他们是蝴蝶,一起飞入轮回中,等待的,就是今天的再续前缘。

    就在这时。有声音从阁楼内传出。

    “小女招亲,不问出身,不问来历,只问缘。”

    “绣球抛出。落在谁身,谁就是小女夫君!”那声音苍老,似乎带着一丝无奈,这种近乎儿戏的做法,原本孟半城是不同意的,可他的女儿却极为执着。

    随着声音的回荡。阁楼外的所有人,都振奋起来,一个个呼吸急促,全部望着阁楼,而在人群外,有一个书生,身后跟着书童,似路过这里,他边走边埋怨书童,似因为那书童的懒惰,使得他错过了出城的马车,不得不在此地居住一晚。

    对于这四周的热闹,他没有兴趣,可却有风吹来,仿佛迷了眼,抬头时,在那阳光下,与阁楼顶层的女子在这一瞬,目光对望。

    这一望,仿佛望穿了秋水……

    这一望,仿佛前生的回眸……

    这一望,仿佛触动了神魂……

    这一望,仿佛打开了前世的画面……

    依稀间,这书生仿佛看到了一个类似的楼,他站在那里,身边陪伴自己的,是那个女子。

    依稀间,这书生仿佛看到自己与对方,成为了蝴蝶,在那星空飞舞。

    依稀间,这书生仿佛看到了彼此在暮年时,相互微笑,相濡以沫,一生一世……

    依稀间,这书生仿佛看到他与对方相拥,一起走入了轮回。

    一切的沸扬,在这一刻都寂静了,如从他的世界里分离出去,四周的一切环境,也都在这一刻仿佛模糊,整个世界,整个天地内,只有那阁楼上的女子,成为了唯一的清晰,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底。

    书生全身一震。

    震动的,除了他,还有那阁楼上的女子,这女子同样在与书生目光对望的刹那,身体颤抖,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她的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自己之所以执意的要求如此成亲,之所以选择这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要等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这书生!

    她笑了,用全力,将手中的绣球,向着那书生所在的地方,用力的扔了过去。

    绣球五彩斑斓,璀璨美丽,在这天空上划出一道弧形,遥遥落下……

    孟浩与许清站在人群里,他们望着这一幕,孟浩的脸上露出笑容,他的心,稳了下来,那女子是他的母亲,那书生,是他的父亲。

    眼前看到这一幕后,孟浩笑了,他笑的很开心,可很快的,他就看到那绣球似乎有要落下的趋势,是有一个修士,在人群内冷笑的干扰。

    这修士丝毫不知道,他此刻的行为,触犯的到底是什么……

    孟浩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这种事情,比杀人放火还要严重无数倍,他右手抬起一指,立刻那绣球瞬间挣脱修士的干扰,直奔书生而去,眨眼间,就落在了书生的怀中。

    书生愣了,随后死死的抓住绣球,呼吸急促时,他望着阁楼上的女子,那女子脸上露出羞涩,低头时退入阁楼内。

    与此同时,大量的孟家的家丁冲出,将那书生围住,一个个恭恭敬敬,在四周所有人的懊恼与羡慕中,书生被映入了阁楼内,他,成为了孟家的女婿,成为了孟家小姐的夫君。

    孟浩看着这一切,脸上越来越柔和,数日后,书生与孟家小姐成亲了,摆下的宴席,成为了这都城内的盛事。

    在那宴席中,孟浩拉着许清,也去参加了。

    那种参加自己爹娘喜典的感觉,让孟浩觉得有些古怪,可更多的却是开心,他与许清一起,送上了他的礼物。

    那是一幅字。

    “生生世世,永远幸福……”

    -----------

    请允许我今天只有一章,今天是除夕,太忙了,家里乱糟糟的,写不进去,而距离结局,只有一章了,最后一章,我想明天去写。

    明天,我欲封天就结束了。

    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今天晚上,我会在公众威信“耳根官方”里,为大家准备一万份红包。

    因服务器问题,担心人数太多导致服务器崩掉,所以时间有所改变,不是固定一个时间点开始,而是在央视春晚开播后,一直到今晚23点,这期间所有时间,都可以来抢红包,具体规则查看耳根官方公众号的公告。

    我还为大家准备了剧透版的抢红包秘籍,在公众威信的信息里,大家可以去查看。

    最后,祝我所有的兄弟姐妹,新年快乐,阖家安康,这几年,谢谢你们的陪伴,从仙逆,求魔,直至封天,你们辛苦了,耳根感恩在心,永远不忘。

    耳根,敬上。(未完待续。)
祝我的兄弟姐妹,新年快乐,红包送你们!
    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今天晚上,我会在公众威信“耳根官方”里,为大家准备一万份红包。

    因服务器问题,担心人数太多导致服务器崩掉,所以时间有所改变,不是固定一个时间点开始,而是在央视春晚开播后,一直到今晚点,这期间所有时间,都可以来抢红包,具体规则查看耳根官方公众号的公告。

    我还为大家准备了剧透版的抢红包秘籍,在公众威信的信息里,大家可以去查看。

    最后,祝我所有的兄弟姐妹,新年快乐,阖家安康,这几年,谢谢你们的陪伴,从仙逆,求魔,直至封天,你们辛苦了,耳根感恩在心,永远不忘。

    一万份红包,小小心意,无论兄弟姐妹有没有得到,我的心意都在,都是祝福。

    耳根,敬上。

    关注公众号的方法,打开威信,添加好友,搜索“耳根官方”,关注就可未完待续。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614章 孤帆一片日边来!(终)
    数日后,孟浩带着许清离去了,那是属于他爹娘的幸福,孟浩祝福永恒存在。

    而那之前干扰绣球的修士,结局不言而喻,他得罪的是孟浩,是这片星空的主人,这比他屠杀一个宗门,又或者颠覆一个世界还要严重无数倍。

    他的消失,没有任何痕迹,如被生生的抹去,一同抹去的,还有此人在所有人脑海里的记忆,如同他,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这片星空里。

    原本以孟浩的身份与地位,他不会这么做,可这个小小的修士,实在是……触犯了孟浩的内心深处最珍贵的区域。

    那修士直至形神俱灭,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闯下了什么样的弥天大祸。

    而在临走前,孟浩于这星辰上,冥冥有感,带着许清顺着都城的那条河,去了下游,在那里有一处渔村。

    在这里,孟浩看到了一个渔夫,这是一个中年大汉,他撒开了网,从那河水内捞出了不少鱼儿的同时,也很诧异的看向网内,一个如同刚刚被摘下的葫芦。

    他很奇怪,在这河底,怎么会有葫芦,且这葫芦无论怎么看,似乎都带着清新,尤其是那葫芦口的位置,被塞住了一个木桩,使得这葫芦更像是一个容器。

    带着好奇,他将这葫芦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正要打开时,他看到了孟浩与许清。

    “这位周家大哥,这个葫芦,可否卖给我?”孟浩望着大汉,眼睛很亮很亮,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特别开心的人,笑着开口。

    大汉愣了一下,似乎有些诧异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姓氏,看了看手中的葫芦,咧嘴一笑。

    “一个葫芦,值不得几个钱,小哥你喜欢,送你好了。”说着,大汉把手中的葫芦递给了孟浩。

    孟浩接过葫芦,笑着摇头,眼内的光,更亮了,一旁的许清很诧异,她一路跟着孟浩,看到了太多的故人,每一个故人,她都有所感应,可偏偏这个大汉,她不认识。

    “一定要买的,这样吧,这个葫芦,十两银子可好?”孟浩笑着开口,右手抬起时,他的手中多出了十两银子。

    大汉睁大了眼,他觉得这青年有些傻,深吸口气一把接过银子,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看着孟浩。

    “这个……”

    “无妨,周家大哥,这是三两银子,你拿好,这是我当年欠你们周家的。”孟浩再次取出三两银子,放在了大汉的手中。

    这一次,大汉彻底的愣住了。

    “还有这枚丹药,用其泡水喝下,在这片星空,周家一脉世世代代,都被祝福,阖家安康,这是……这无数纪元来,三两银子的利息。”当孟浩将那三两银子以及丹药放在大汉手中时,他整个人似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他身上的气息,在这一刻更为灵动,隐隐的,似乎修为都要突破。

    仿佛一根连绵了无数岁月的因果线,在这一刻,终于圆满。

    孟浩哈哈一笑,拿着葫芦,带着许清,向着远处天空,一步走去,踏入苍穹,走出星空。

    星空中,许清很不解的望着孟浩。

    “那个人是?”她忍不住问道。

    “你当年把我抓上山修行前,我还是一个书生,欠下云杰县周员外的三两银子……如今多少纪元,连本带利,终于还清。”孟浩哈哈一笑。

    许清眼睛睁大,似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半晌后也笑了起来,又看向孟浩手中的葫芦。

    “我当年在大青山下扔出的葫芦,没想到转了一圈,冥冥中在这一世也出现了,回到了我的手中,那么我就再许一个愿,将其扔在宇宙深处好了。”孟浩目中更为明亮,带着期待,遥望远方时,他似乎有些腼腆,以这种表情遥望宇宙深处,许清看到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可以想象……未来在那宇宙深处,孟浩的腼腆与欠条,怕是要……将再次出现。

    没有了一切羁绊,解开了所有束缚的孟浩,他的性格,再次回归。

    “我们,也该走了,在那宇宙深处,有鬼、神、魔,这三个家伙,早在多年前,就在等我们……我看看能不能让他们也给我写个欠条。”孟浩带着宏大的志向,一脸神圣,拉着笑的肚子痛的许清,带着嗷嗷叫嚣的鹦鹉与言辞老气横秋不断絮叨的皮冻,向前一步走出,这一步落下后,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山海星空,出现时,在了那浩瀚的宇宙之中。

    璀璨的宇宙,藏着无限的可能,拥有无止尽的神秘,那一个个如种子般的世界,每一个都蕴含了无尽的生命。

    在孟浩的前方,有一艘舟船,也在向着宇宙深处前行,船舱有盖帘盖着,其内看不清晰,而整个舟船看似残破,但却仿佛充满了无穷之力,以宇宙为海,正缓缓前行。

    舟船船头坐着一个老者,双目闭合,盘膝打坐,船尾处,还有一个穿着黑衣的青年,神色冷漠,坐在那里,似有煞气在其体内蕴含。

    那老者,是灭生!

    那青年,是戮!

    “两位道友,可否让我夫妻二人,搭一路顺风船?”孟浩笑声传出,拉着许清,再次走出一步,落下时,在了这艘舟船内。

    船尾的戮,睁开了眼,凝望孟浩,点了点头后,又再次闭合,可嘴角,却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至于灭生,也睁开了眼,目中露出深邃之芒,望着孟浩,半晌之后笑了笑,淡淡开口。

    “徒儿,船上来了新人,酒水多准备两盏。”

    随着他话语回荡,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船舱内传出,随后盖帘被人从内掀开,露出了一个娇柔的身影,还有一张巧笑嫣然似笑非笑的俏脸。

    她看到了孟浩,看到了许清,眼中露出明媚之芒,脸颊起了红霞,似有些不好意思。

    “方木师兄,许清姐姐,我可不是有心打扰,这是我师尊的舟船,那个……是师尊让我跟随的。”女子说着,笑了起来。

    孟浩愣了,睁大了眼。

    许清望着眼前这女子,目光柔和,掩口一笑,上前拉住了女子的手。

    这美丽娇艳的女子,不是楚玉嫣,还能是谁?

    我欲封天,全书终——

    完结了,写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听着外面的鞭炮声,有种仿佛隔着不同世界的寂静。

    心里百感交集,却发现说不出来,实际上在半个月前,这种感觉就始终存在。

    仙逆,我只有一个许立国的外传,求魔没有外传,因为我觉得故事已讲完了,而我欲封天,不知道为什么,哪怕已500万字,可我是觉得似乎还有好多好多故事。

    我想写外传,写柯父的,因为他的慈祥,因为柯九思的遗憾。

    我想写外传,写楚玉嫣的,因为她的执着,她与孟浩之间的坎坷。

    我想写外传,写三爷与五爷的,因为五爷的神秘,因为三爷心底深处,那很少出现的莫名的惆怅。

    等过完年,这个月月底的时候,我会把外传发出来——

    至于新书,会在4月29日开启,5月1号准时发布,那是一个我构思了很久的故事,我每次思索,自己都会觉得兴奋,比我欲封天,更精彩!而猪脚的性格,也与所有我之前笔下的人物,截然不同,这一点,我保证!

    我正在酝酿中,等待感觉在我脑海里充斥到了足够的程度,立刻就下笔,让我的思绪爆炸,如此方可书写!

    最后,在这封天结束时,希望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威信,“耳根”“耳根官方”,里面我会陆续发布一些我欲封天当年的废弃开篇以及这两年的随笔,还有新书的动态以及最最最重要的——新书发布会的邀请函!

    我将会在四月举办新书发布会,届时打算邀请一百位道友前来参加,让我们面对面,一起喝酒,一起笑谈,一起豪迈!——

    最后,在这猴年辞旧迎新的第一天,给大家拜年啦,昨晚公众号发了一万份红包,又在QQ群,读者威信群里,陆续发了很多。只是对于百万道友而言,这一万份红包杯水车薪,很多人没有抢到,还有的说的很难听,说这个活动是骗人的,我心里挺委屈的,我发了红包,一万份,昨天发到限额,发不出去为止。

    请抢到红包的道友,在tieba,部落以及书评区等地,帮我证明!
刀下留情,别PK我啊啊……
    刀下留情,别PK我啊啊……
新书,4月29号,正式开启!
    至于新书,会在4月29日开启,5月1号准时发布,那是一个我构思了很久的故事,我每次思索,自己都会觉得兴奋,比我欲封天,更精彩而猪脚的性格,也与所有我之前笔下的人物,截然不同,这一点,我保证

    我正在酝酿中,等待那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在我脑海里充斥到了足够的程度,立刻就下笔,带着飞扬,带着执着,让思绪去爆炸,如此方可书写

    那么,让我们4月29,中午12点,不见不散

    最后,在这封天结束时,希望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威信,“耳根”“耳根官方”,里面我会陆续发布一些我欲封天当年的废弃开篇以及这两年的随笔,还有新书的动态以及最最最重要的新书发布会的邀请函

    我将会在四月举办新书发布会,届时打算邀请一百位道友前来参加,让我们面对面,一起喝酒,一起笑谈,一起豪迈
好想你们啊
    过完年了,我这几天准备写外传,第一篇预计三月三号发布!(未完待续。

    )
外传,珂父篇
    微风吹过,远处的天空,夕阳的一缕红霞,似乎将苍穹分开成为了两部分,余晖中,整个大地成为了橘黄色,将那一片又一片的麦穗,映照成为了橘色的海浪。

    很美。

    尤其是当风吹起,麦穗之海摇晃时,那种壮观之感,更为磅礴,放眼看去,天地之间,如同没有云雾的仙境。

    这是一片富饶的大陆,在这里,粮食很容易就会丰收,人们富足,这里也有凡人,虽然不多,分散的很广,可大都有庄园,自给自足。

    在一处高地上,有一处庄园,居住着父子二人,那人子极为孝顺,哪怕家境殷实,也依旧没有任何纨绔之处,对于父亲那里,敬爱如天。

    他的父亲,实际上年纪也不大,四十左右,是一个富家翁,每天在清晨时,他都喜欢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看着远处的庄稼,直至夕阳时,看着那片橘黄色的海。

    他很满足,因为只要庄稼在,就代表他们一家人有吃不完的粮食,而让他更满足的,则是他每次看到自己的儿子时。

    他的儿子是一个孝子,这附近所有的邻居,都知道这一点,那种孝道,似乎在那人子的骨髓中就存在,于灵魂内传承,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情,父亲永远是他心中的天。

    他是柯云海,他的儿子,是柯九思!

    他们父子二人,在这轮回转世时,在柯九思的执着,在孟浩的帮助,依旧是父子。

    哪怕对于上一世的记忆,他们已经模糊,可这一世,无论是柯云海还是柯九思,他们都很快乐。

    不久之后,这一世轮回后选择了与父亲一起成为凡人的柯九思,成亲了,他的父亲为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席,邀请所有亲朋好友,那几天,整个庄园都热闹非凡。

    随着时间的流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随着柯九思逐渐的年长,随着一代的出生,渐渐这一世轮回的柯云海越发的老迈,不过一股温馨的感觉,始终洋溢在这个家庭里,而他喜欢在院子里看天空的习惯,也始终没有改变。

    “爷爷,你到底在看什么啊。”他的孙儿,总是会问这样的问题,每次柯云海都是笑着摇头,没有回答,而那孩子的父亲柯九思,会在一旁抚摸着孩童的头,目中的深处,似乎有所明悟。

    直至过去了二十多年,孩童长大成为了青年后,柯云海更为老迈,可他的眼睛,却没有丝毫的浑浊,反而更为清澈,似乎可以看透前生。

    于一次在这同样的院子内,孙儿又一次问出这个问题后,他轻声开口。

    “我在等你的舅舅。”

    “舅舅?”这已成了小伙子的青年,愣了。

    “我总觉得,你爹爹还有一个弟弟,外出很久很久,还没有归来。”柯云海眼中似乎有些追忆,可仔细去看,却能看到他的目中,似乎有一种微亮的光。

    这种光,青年不懂,可他身后的父亲柯九思,已然是中年的他,很清楚的明白这种目中的光,代表的是……执着。

    这片世界里,很多人,很多孟浩记忆里的朋友,亲人,都已轮回了。

    在与许清离开这片星空前,孟浩走过了一处处区域,走过了一颗颗星辰,看到了那一个个面孔……

    带着许清,在那心神中的冥冥之力,在那神识中的覆盖里,他来到了一处星空的漂浮的大陆上。

    “这里也有故人?”许清陪着孟浩,看向这片大陆时,轻声开口。

    “这里有一个我这一生,不会忘记的长辈……我要去看一看他老人家,才可以离去。”孟浩凝望大陆,许久,微笑开口,那目中露出追忆,越发柔和。

    孟浩与许清的身影,在这一年的冬天,出现在了这间庄园外,那时夕阳,余晖映照大地,橘黄色的海随风摇晃,在那夕阳中,孟浩来到了院子里,他看到了柯云海。

    此刻的柯云海,似乎与孟浩隔着一个轮回,他看不到孟浩的身影,他望着天空,遥望远方,柯九思陪着他,还有他的孙儿也在一旁。

    院子里,孟浩望着柯云海,望着柯九思,许久,他默默的走过去,跪在了柯云海的面前。

    尽管他们看不到他,可孟浩还是跪在那里,磕了一个头,目中露出柔和,那双眼内蕴含了曾经无数年的追忆,那曾经的一幕幕画面,在孟浩的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妖仙古宗认柯父的情感,那种首次体会到父爱的感情,在这一瞬,于孟浩心中不断地沉淀来。

    他忘记不了柯父对自己的溺爱,哪怕曾经他认为,对方以为自己是九思。

    他忘记不了柯父付出的那一切,还有日渐增多的白发,直至在柯父归墟时,凝望孟浩的那一刻,孟浩才明白,对方早已知晓,自己不是九思。

    他更忘记不了第一次在那苍茫外的幻境里,柯父激昂的声音以及殉道般的点醒自己。

    这所有的一切,在这一拜一叩中,浮现在孟浩的眼前。

    许清在一旁,看着孟浩,似乎懂了什么,低头,如同儿媳妇般,一样随着跪拜。

    “义父,我来看你了……”孟浩轻声开口。

    几乎在他话语传出的刹那,柯云海忽然低了头,目中在这一刻,那执着的光更为明亮,脸上也慢慢露出了笑容。

    一旁的柯九思,仿佛也有所感应,嘴角露出微笑。

    唯独柯云海的孙儿,那已成为小伙子的青年,他看着自己的祖父与父亲的笑容,很是诧异。

    “我感觉到了,你舅舅,他来了……”柯云海笑了。

    ----------

    明天发第二个外篇,五爷和三爷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

    兄弟姐妹们:

    由我亲自监制小米独家发行的《我欲封天》正版手游,今天正式全网公测了!使用安卓和苹果的道友们都可以载。载地址在我的公众威信“耳根”中的“封天手游”菜单里。

    这段时间,我在游戏里终于摸索出了一些经验,能杀我的已经不是很多啦,哈哈,我玩的是仙武,也就是战士,开出了封妖第五禁,带着五爷,驰骋往生洞~~~倒在我刀的冤魂,已经超过了十人!

    使用苹果手机的道友们,由于游戏上线的是苹果的付费榜,兄弟姐妹们需要花1块钱载。我跟游戏运营团队商量后,决定给每个载游戏的道友赠送价值88。8元的礼包。这批礼包会在过几天游戏限时免费时,通过游戏内邮件发放给大家。

    最后,我专门为大家准备了公测礼包。在我的公众威信中回复关键词“礼包”就能领啦!

    往生洞内,谁敢来战~~!
外传第二篇已发!
    外传第二篇已发!
【外传】五爷与三爷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鹦鹉与皮冻。

    宇宙,漆黑而又璀璨。

    这不矛盾,说其璀璨,是因在这无垠的宇宙中,存在了无数如种子般的世界,那一个个世界散出的光,使得这片星空远远一看,璀璨如同一颗颗明珠。

    而说其漆黑,是因这片宇宙实在太大太大了,大到若是走进去,两个种子世界之间的距离,堪称无尽,而在这无尽中存在的,不是璀璨,而是死一般的寂静与漆黑。

    仿佛时光在这里都不再显露,又或者哪怕祖境的力量,似乎也难以将这宇宙淹没。

    不知过去了多久,直至有一天,有一道长虹,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从这片宇宙内,从其深处,呼啸而去,刹那间就扫过四方,直奔远处。

    仔细一看,可以看到,在那长虹内,赫然有一个身影,这身影是一个中年男子,似神魂都处于虚弱中。

    这男子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面色苍白,仿佛在逃避着什么,目中阴沉,可在其目中深处,却藏着一抹狡诈。

    可就在这中年男子疾驰时,他的身后,原本漆黑的宇宙,瞬间又出现了第二道长虹,那是一个女子,这女子面色苍白,展开全速,与那男子一前一后,都在逃遁。

    这二人显然是认识的,可彼此的关系却似乎并非和睦,而是处于某种敌对,在这逃遁中,有数次他们是相互在斗,似都想用各自的方法,让对方速度慢下来,但那女子多次处于下风,可虽然这样,但中年男子想要彻底阻挡对方的速度,似乎也是不可能。

    呼啸之声打破了宇宙的寂静,在这男女二人的两道长虹之后,很快的,赫然出现了第三道长虹,这道长虹气势磅礴,刚一出现立刻让星空轰鸣,那是一只……

    鹦鹉!

    这鹦鹉羽毛光滑,如有流光在上游走,气势如虹,如同一把绝世战兵,此刻呼啸间,追杀那男女二人。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鹦鹉化作的长虹就蓦然追近,光芒一闪,它的身影速度暴增,直奔男女二人而去,刹那临近,巨响滔天,一次随意的撞击,立刻让那女子鲜血喷出,而那中年男子,一样嘴角溢出鲜血。

    “五道,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家帝君与我本体的如今的这一战,未必能赢,我是仙,宇宙之仙!”中年男子目中微不可查的一闪,可面部却是如歇斯底里一样。

    至于那女子,面色苍白,目中露出苦涩,咬牙疾驰。

    在这逃遁中,很快的,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个种子世界,这是宇宙中众多的种子世界之一,只不过这个世界有些青涩,显然是其内的星空意志,还处于成长当中,并未完全诞生出来,而其内的世界中的众生,应该也是尚未开化。

    与此同时,在那男女二人身后追击而来的鹦鹉,此刻冷漠的声音回荡。

    “我家主人斩杀你本尊,势在必得,而我奉主人之命,斩杀你这具被斩开试图留下再起之种的分身,也一样势在必得,还有你,古仙之灵,今日你们二位,逃不掉!”那鹦鹉神色内露出冷漠萧杀之意,话语冰寒,传出时四周八方的宇宙,仿佛置身隆冬冰寒。

    随着话语传出,一个莫大的阵法,一瞬出现在了鹦鹉的四周,笼罩八方,将那男女二人都覆盖在内,不等这二人面色变化,阵法立刻爆发出五彩缤纷的光芒,化作了无数个符文,冥冥中有喃喃的诵经之音回荡时,阵法立刻运转,传出滔天杀意,轰轰之声回荡,那一个个符文,同时炸开,形成毁灭一切之力,绝杀男女二人。

    危机关头,那中年男子大吼一声,全身膨胀,不知展开了什么神通,竟化身成为了一个巨人,手中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战斧,向着排山倒海般呼啸翻滚而来的符文之力,拼命一斩。

    轰轰之声滔天,那中年男子化作的巨人,鲜血喷出,全身不断崩溃,可却狞笑的大吼。

    “五道,你欺人太甚!!”他话语说出时,赫然从其不断崩溃的体内,居然飞出了十滴金色的血液,这十滴血液刚一出现,立刻凝聚在一起,赫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色手掌。

    在那手掌内,散发出恐怖的气息,这气息使得那鹦鹉也都双目一凝,它立刻认出,这十滴金色的血液,正是自家主人此番试图斩杀罗天本尊的目的所在,那是……宇宙血!

    与此同时,罗天目中那微不可查的光再次一闪,大笑起来。

    “古仙灵,我们之前的约定,到了你去执行的时候了,此番事了,你就自由了!”

    那女子只沉默了一瞬,就下了决断,她面色苍白,可却狠狠一咬牙,她的身体立刻出现了无数的鳞片,双腿如蜕化,竟成了一个半蛇半人的存在,转身不再逃遁,双手抬起,向上狠狠一撑,立刻她全身干瘪下来,那是以生命为代价的神通道法。

    在施展之后,立刻有阵阵浓郁的气息,轰然爆发。

    这气息很奇怪,带着沧桑,蕴含了岁月之感,在出现后,猛的扩散,直奔鹦鹉而去,更是压制四周的阵法。

    使得阵法眨眼出现枯萎的征兆,甚至让那鹦鹉的身体,都为之一顿。

    鹦鹉目中露出冷芒,全身气势崛起,强行冲出时,中年男子双手掐诀,立刻他面前十滴鲜血化作的手掌,在这一瞬,一样被推出,那手掌不断变大,到了最后几乎化作一片血海,轰轰而去。

    而那女子,此刻虚弱,施展了那岁月气息的手段后,趁机快速后退。

    “五道,你当真以为本仙尊没有任何准备么,你当真以为,是你来追杀么我,此番在这里,正是本尊的计划之一,只要抹去了你的存在,你家帝君,就如断了一臂!”罗天仰天大笑,笑声传出时,他之前的虚弱,在这一刻竟瞬间改变,仿佛方才的所有都是假象,他的目的就是要引对方追杀到这距离宇宙深处极为遥远的区域,在这里,与那女子一起,灭杀对方。

    轰鸣间,那片血海之力磅礴到了极致,化作了封印,眼看就要笼罩鹦鹉时,鹦鹉的目中居然没有丝毫慌乱,而是平静如水。

    “你设局引我到来,却不知我为了我家主人可以顺利斩杀你的本尊,愿意付出一切代价,不知你是在算计我,还是我在算计你。”鹦鹉轻叹,目中露出一丝不舍,可却很快果决,几乎在那血海来临的瞬间,它的体内居然在这一瞬,爆发出了一股同样恐怖的波动,那是……自爆的波动。

    它赫然选择了哪怕自爆,也要将对方绝杀在这里的道路。

    若是寻常自爆,或许还无法做到散出如此恐怖的气息,可显然鹦鹉在追杀来此前,已有了决断,展开了某种霸道的手段,使得自身在这一瞬自爆时,可以释放出超越自身之力。

    轰鸣在这一刻滔天而起,中年男子双目收缩,可却依旧冷笑一声。

    “你果然是这么选择,不过,本尊准备的,可不止这些。”他话语一出,双手掐诀再次一指,立刻那后退试图离开这里的女子,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如体内有某种禁制爆发,与此同时,那血海翻滚,竟将她也笼罩在内,甚至在这一瞬,这女子的体内,如被动的引出了自爆的波动。

    赫然是这中年男子,操控这女子自爆,来试图阻挡,换来自身一丝生机,而他自身,此刻以极快的速度,快速后退。

    那女子愤怒,猛的看向中年男子,对方没有遵守约定,在这关键时刻选择牺牲她这里,此事让这女子眼中血丝弥漫,嘴角若仔细看,还可以看到一丝惨笑。

    就在这激烈的双方自爆,就要展开的瞬间,鹦鹉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漠,回荡八方。

    “古仙灵,你还在迟疑什么,我之前和你说过的结果,现在已出现,你还不出手,更待何时!你要的自由,只有你自己去争取,才可以获得。”

    在鹦鹉话语传出的瞬间,中年男子神色首次大变。

    而那女子,则是惨笑中深吸口气,这一战前,罗天对她有承诺,而鹦鹉那里也暗中与她有过接触,此刻她眼看一切事情的发生,再没有迟疑,发出凄厉之笑。

    “你说得对,自由,只有自己来争取,舍去一身古仙位,换来永生自由!”

    中年男子面色变化,隐隐不安,正要开口时,已来不及了,那女子在话语传出后,她的身体居然在这一瞬,轰然瓦解!

    那不是自爆,而是瓦解,无数的血肉,在这一刻从她干瘪的身体内,轰轰碎开,向着四周以穿梭一切的速度,刹那扩散,使得这一片星空看起来,如成为了血红。

    “涅槃咒,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让那尘归尘,土归土,让那意识沉沦,让那神智磨灭,让那一切的一切,从此……重新再来!”

    “从此世间再无古仙……”女子的声音传出后,一声震动八方星空的轰鸣巨响,在这一瞬于此次,轰轰爆开。

    一股碾压之力,瞬间降临,直接将鹦鹉碾压成为飞灰的同时,也将那血海碾压,至于那中年男子,他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体试图逃走,可却做不到,眨眼间,也被碾压,连同那女子自身,都尽数在这一刻,轰轰碎灭,但却不是死亡,魂飞魄不散。

    因为这女子施展的最后之法,如同开创一个纪元,那是粉碎一切,那是毁灭一切,那是推倒重来。

    而在战场旁边的种子般的世界,也在这碾压的力量下被波及,其内的星空意志,瞬间颤抖,直接被抹去了大半,而这种子世界,也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几乎在这缺口出现的一瞬,外面的鹦鹉,中年男子与那女子被碾压成为飞灰融入的气血,如被吸撤一样,眨眼就顺着缺口,直接融入到了这片种子世界内。

    若干年后,在这片种子世界内的星空中,于那无数的众生之内,多出了一个从虚无中凝聚出的鹦鹉之魂,在这世界内茫然的游荡。

    同时,也多出了一个逐渐取代了原本此地星空意志的神魂,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只剩下了本能的罗天意志。

    还有,在那芸芸众生中,也转世轮回般出现了一个女子,她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在这星空内,一次又一次的转世,经历了无数的人生,直至无数纪元后,鹦鹉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为它塑造了一个法器,那是一个铜镜。

    而这女子,也在之后的一天,在这片星空内,无数小世界中,一个叫做至尊仙界的地方,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被那片小世界的众生,称之为……雷帝。

    那个叫做雷帝的男子,这一生爱上了一个女子,那是他的妻子,在那场至尊仙界的下界叛乱,罗天之力影响的死亡之力入侵时,他为了守护家园,也为了守护这个女子,直至战死。

    他的死亡,化作了无数的雷霆,轰鸣了八方。

    在他死亡后,那个女子呆呆的看着他的尸体,发出了悲伤到魂的凄哭,在那哀伤中,女子被封印无数年的记忆,苏醒了,她默默的望着雷帝,眼泪落在了雷帝的铠甲上,许久许久,眼泪消失时,仿佛她对雷帝的情,随着那滴眼泪分离出了自己的体内,她的目中露出了冷漠,还有绝然。

    “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之人,这里只是我这一生旅途中一处短暂停留的地方,现在,我苏醒了,终也该到了我离去的时候,我……自由了。”女子喃喃,带着冷漠,转身离去,走出星空,走向宇宙。

    这里的罗天意志,这里的鹦鹉,她不想相遇,也不想再看到。

    直至她走后,雷帝的尸体漂浮在至尊仙界内的星空中,逐渐的枯萎,可他身上的那套铠甲,却渐渐软化,最终处于半透明的状态,这一切,来自于那女子在记忆苏醒的那一瞬,融合前世今生之力,落下的那滴眼泪。

    这滴眼泪,使得这铠甲似乎凝聚了魂,凝聚了原本应该死亡的雷帝的一丝魂。

    当雷帝的尸体彻底成为飞灰后,这铠甲融合在了一起,在若干年后,诞生了意识,它在意识诞生的一刻就明白,自己这一生,不死不灭,可却并非绝对,它再也不能变成铠甲,或者说,再也不能去舍命保护什么人。

    因为一旦他再去这么做,不死不灭之力,会消散的。

    除了这些,它不记得所有的记忆,一片空白,在这山海界内游荡,渐渐发现自己喜欢絮叨,渐渐发现自己喜欢教化恶霸,渐渐发现自己不会数数……

    直至有一天,它遇到了一个铜镜内飞出的鹦鹉……

    “嗬哟,好大一只铠甲怪,来来来,让五爷仔细看看,怎么没毛呢?”

    “滚滚滚,你这个恶霸,老夫来度化你!”

    --------------------

    昨天是我亲自监制的《我欲封天》手游公测的第一天。我在游戏里玩了好几个小时,已经算是全服排的上号的高手了。跟我一块升级PK的玩家,很多都是《我欲封天》小说的粉丝。他们在游戏里还不时聊到小说,聊到番外篇。

    还有第三个外篇,楚玉嫣!

    起点作者后台换了版本,我有些不适应,昨天更新就出错了,开始没更新上,后来找了编辑弄到很晚,才算解决。今天也是这样,中午就开始弄,现在才更出来,啊啊啊啊,我要抓狂了,对这个新的作者后台,非常不适应。

    所以明天的最后一篇番外,楚玉嫣,我会先放到游戏里,回头等后台不抽风了,再发回来。大家在游戏登陆就能先睹为快。下载地址在我的公众微信号“耳根”中的“封天手游”菜单里。

    小说在游戏里完结。但我欲封天的故事,依然在游戏里延续。

    P.S:我专门为大家准备了公测礼包。在我的公众微信中回复关键词“礼包”就能领啦!关注方法,添加公众号,搜索耳根。
外传第二篇已发!
    外传第二篇已发!
我的新书《一念永恒》,正式发布!
    我的新书《一念永恒》,正式发布!

 ** 作者:耳根所写的《我欲封天》为转载作品,我欲封天全文阅读由网友发布。**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欲封天最新章节,而笔下文学又没有更新,请发短信通知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本小说我欲封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非常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③本小说我欲封天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对我欲封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到论坛发帖或发短信给站长,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⑤我欲封天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为了让作者耳根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或VIP章节、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和鼓励!

作品《我欲封天》版权归“耳根”或出版社所有,笔下文学(bxwx9.org)会员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