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农门女医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作品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逛大集
作者:风雪夜归人 下载:农门女医TXT下载
    “姐姐,你要人?做苦力?下矿?”

    朱红玉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她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见到一个男孩,十五六岁的样子。

    “你是怎么被卖的?”

    “俺爹娘都是给大户人家卖身的,后来那家人败落了,就把我们一起卖了。”

    朱红玉仔细看了看这人的面色,很是健康,看来一直以来做奴隶,并没有让他身体受到损害。

    “你叫什么?”

    “二狗。”

    “多大?”

    “今年十六。”

    “十六?”朱红玉叹了口气,比她这副身躯大了一岁多,“行,跟我走。留在我家伺候。”

    朱红玉一下子很确定二狗的忠诚度,因为从小就是奴隶,从来没有自由。没有见过阳光便安心留在黑暗之中,这样的家丁用着安心。

    她在屋内转了一圈,忽然间看到一个浑身伤疤的男人,朱红玉走近一看,这个男人的脸上气度不凡,反倒没有伤疤。

    “怎么,看上我了?”

    朱红玉的嘴角微微上挑,轻轻的抚摸着男人的面颊。

    “军人?”

    这人不理朱红玉,将头侧向一边。

    “我在问你话!”

    “是又怎样?”

    朱红玉听他说了两句话,和杜岳萧一样的北方官话,看来是燕国的军士。

    “被俘虏卖到这里的?”

    “既然知道何必多问。”

    朱红玉转身,刚想离开,可转念一想,留着这个人也不错,其实寻奴隶并非是单纯的压榨,还有恩情。

    军人一向仗义,她只需要略施恩惠,就可以将他们牢牢掌握在手中。

    “你叫什么名字?”

    “常平川。”

    “好名字啊。”

    “在燕国,我们家世代习武,忠君报国。我只恨没有身死于战场之上,如今被俘后苟活于世。”

    “我今天带你走,等到安全的地方,就放了你。”

    常平川讶异得看着朱红玉,忙问道:“为什么?这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我看你器宇轩昂,绝非是凡人之品,故而选择做件好事。猛虎困于囚笼之中,很累吧?”

    朱红玉说着,走出门去,牙婆正在向来往行人叫卖,不过还真没有人理她。

    “哟,大小姐,您看完货了?”

    “牙婆,我要四个人,常平川、二狗、芋头、灵芝。”

    “常、常平川?姑娘我不是说……”

    “我要定他了,怎么,这个生意还不做了?”

    “做、当然做,只是……”

    牙婆话到嘴边,咽了下去,常平川一直是她的心腹大患,这个奴隶一个月有二十多天要逃跑,为了看住他,真的折了本。

    “好,姑娘开个价吧。”

    赵清玉见朱红玉和牙婆谈生意,凑上前去。

    “朱大小姐,买好了?”

    朱红玉瞅了瞅赵清玉身边的女人,姿色不凡,只是蓬头垢面之下,并不是很出众。果然赵清玉的眼光独到。

    “买好了,两个男人两个女人,我想着应该够用了。”

    “你那个院子,四个人嫌少,不多买?”

    朱红玉摇摇头,她可不想蓄奴,万一吃穷了怎么办,虽然她刚刚和杜岳萧口头约定了三成股份,可是……保不准出什么幺蛾子。

    “牙婆,我算了一下,两个男人两个女人,二十两银子吧。”

    “啥!”牙婆无可置信的看着朱红玉,“姑娘,您这个价格杀的太狠了,二十两银子顶多买三个……”

    朱红玉笑了,说:“那好啊,三个就三个吧,把常平川放下。如何啊?”

    牙婆晕了,她真的头一次见这么能砍价的女人,她是看准了常平川是个刺头,所以故意将价格压低。

    三个人卖二十两,讲讲价倒是可以,她要了四个人,等于买三送一啊。开业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没有人买常平川,一直放着更是赔钱。

    “想好了吗?牙婆,我是带三个走,还是四个走?”

    “姑娘,您能照顾我的生意,那就是我的福分,今日大集不方便,明日我将人送到您的府上去。”

    朱红玉拿出二十两银票,递给牙婆。

    “不必了,我明天过来接人。”

    赵清玉一直站在旁边听二人讨价还价,朱红玉寥寥数语,竟然让牙婆这个老江湖无言以对,这招实在是太狠了。

    离开了买卖人口的牙铺,赵清玉没有什么想买的。

    “朱大小姐真厉害,我以为这世间只有牙婆宰人,没想到你还能宰了牙婆。”

    “赵公子说笑了。”

    “对了,我下午还有事,姑娘是一同回去,还是另有打算?”

    “赵公子先回吧,我再看看。”

    二人在牙铺门口分开,赵公子乘着马车回村,而朱红玉眺望着一整条街道,心中感慨万千。

    “琥珀,咱们去买辆马车,若是路上遇见好东西,都采买一些。”

    “好的姐姐!”

    二人跻身在市集之中,走了约有一里地,突然间朱雀大街变得宽阔起来,原来这是一处十字路口,而这个十字路口一般是骡马贩卖的地方。

    朱红玉从没有挑过马,不过从前上学的时候,老师曾经说过,各类动物的牙齿可以判别年龄,一般后槽牙磨损的程度越厉害,年龄就越大。

    二人走着走着,便看见一位“超级马商”,在十字路口栓了几十匹马,一旁还有一家套车铺。专门生产各类马车。

    “就这家,咱们看看去。”

    朱红玉领着妹妹走进店铺,只见各色马驹,应有尽有。

    一般来说纯种的、稀有的马匹几百两、上千两。但朱红玉只想买个代步工具,太好的马留在家中,与她现在的社会地位不符合,徒增烦恼。

    “老板,这马都怎么卖?”

    “二位小姐吉祥。”朱红玉刚问出口,迎面走过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很是客气。

    “都什么价格?”

    “我们这里的马有十几两一匹的,有上百两的,也有价值千两的千里马。小姐喜欢什么样的?”

    “拉货的小马驹,不用太好。”

    “那不如买只骡子吧?”老板想了想,很是客气的建议道。

    “骡子?”

    朱红玉想起来了,马和驴杂交出来的品种叫做骡子,价格比马便宜了很多,而且兼具马和驴的优点。

    如今并没有太多闲钱,还是还不如买个骡子,干活方便,拉出去也不丢人。

    “行,那就骡子吧。”

    老板把二人带到骡子区,骡子比马要矮一些,但是身体强壮,几头骡子很是干净。

    “姑娘,那我给你挑一匹吧?”

    “好。”

    老板顺手拉出来一匹骡子,拽到朱红玉面前。

    “这匹怎么样?”

    朱红玉抬起头,看着骡子毛茸茸的面颊、乖巧的耳朵很是喜欢。

    不过……朱红玉捏开了骡子的嘴,朝着后槽牙看了一眼。

    “老板,做生意讲求实诚,这匹骡子老的都要入土了,你也卖给我?”

    老板的脸上登时之间一阵红、一阵白,赶忙把骡子拉走了。

    “姑娘,刚才是我眼瞎了,你再看看这匹?”

    朱红玉看了看这匹骡子,比刚才那匹精神很多,再捏开嘴巴,后槽牙的纹路清晰可见。这匹骡子的年龄肯定不大。

    “多少钱?”

    “六两银子。”

    “嚯,什么世道啊,怎么骡子都这么贵啊?”

    老板看着朱红玉,笑了。

    “姑娘,你也是个行家,我怎么能坑你呢,现在闹灾荒呢,不比于往日。这样吧,我算你便宜一些,五两六钱,可真的不能再便宜了。”

    朱红玉从荷包里面掏出来几两碎银子,递给了老板。老板一看笑逐颜开。

    “姑娘,这骡子怎么走?要是近处可以给您送货。”

    “牵去旁边的套车铺给我套个车,一二两的车就行,我们买完东西以后过来。”

    “行嘞,姑娘慢走!”

    卖马匹的地方马粪多,这味道是真的不好闻,付完款后,朱红玉赶紧拉着妹妹走出马市。

    集市上可以逛的地方还有很多,朱红玉本想着放妹妹出去自己赚,可是想到刚才的牙行,她也真的害怕妹妹被拐走。

    “琥珀,你有什么想买的吗?我的事差不多了。”

    琥珀牵着朱红玉的手,朝着北边一路走去,直到一处布铺停了下来。

    “姐姐,咱们现在换洗的衣服少,换不过来,不如再做一套便宜的。”

    “换洗的衣服当然要做,不过也不用便宜的。”

    琥珀选的这家布店是云梦镇中最大的布店,一进门,只见左右两侧放着高高的架子,架子上放着布匹。柜台又宽又长,专门为裁布而设计。店里暂时还没有什么生意,可能是因为大早晨的,古代人喜欢下午去裁布的缘故。

    走进门去,做生意的老板打量了一番朱红玉和朱琥珀,见二人所穿的布料中档,想也是小康人家。

    “二位姑娘过来裁布?”

    “我们看看。”朱红玉走到柜台前,打量着一匹匹价格迥异的布料。

    便宜的,几十文钱一丈。贵的,上千两一匹。不过这上千两一匹的被特殊保护起来,只留下“苏绣丝绸一匹一千五百两”的字条。

    “老板,这个季节适合穿什么布料?”

    “一般来说,绫罗最好,麻布次之。只是绫罗不耐洗,还是麻布最好。”

    朱红玉走到麻布柜台,见里面的麻布价格也就是六百多文一匹,一匹三十三米。算下来一米不过几十文。

    “有没有棉布?”

    “棉布?”老板皱起眉,“棉布容易皱,不好打理,都是穷苦人穿得,小姐可以换好一些的布料。”

    “因为麻布不吸汗,穿着不舒服,还是棉布舒服。”

    “姐姐,咱们还是买麻布吧,麻布样子好看。”
 ** 作者:风雪夜归人所写的《农门女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农门女医》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农门女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