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星战之王牌机师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46章 陈梦瑶(上)
作者:李玉铮 下载:星战之王牌机师TXT下载
    “咚——咚——”

    当墙角的大座钟敲过整整五下的时候,陈天歌终于从一堆的数据与方程组成的稿纸中抬起头,扫了一眼外头的舷窗。

    窗外,恒星炫目的光芒,已经开始逐渐地,在“方舟”悬停的这颗卫星,弯出优美轻弧的边际,拉出了耀眼的横线。

    已经……又过了一天了吗?

    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这个神秘而诡异的星系,行星自转的周期似乎格外地漫长,几乎比地球上要多出一倍不止。

    所以,如果按照这个地球上的标准来看,他可是已经连续工作48个小时了。

    这在以前,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当初设计“方舟”的时候,他的最高工作记录,可是达到了五天五夜不曾合眼。

    只不过现在……

    才不过短短地48小时而已……

    自己竟然就已经觉得累了吗?

    果然……还是岁月不饶人呐。

    陈天歌自嘲般地笑笑,一面缓缓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要伸个懒腰来疏解一下因为连续的加班而变得僵硬的腰身,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险些摔倒在地上。

    糟,糟糕!

    怎么会……

    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犹如扒皮抽筋,陈天歌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磨人的毛病,竟然会在这时候强冒出头!

    陈天歌不由自主地开始使劲用额头敲击地面,想借此转移对全身挫骨疼痛的注意力。

    可是,没有用……那种浸入骨髓的疼痛,即使已经把额角都磕破了,也没有半分被转移的迹象。

    怎,怎么办?

    对了!

    还有药!

    他颤抖地伸出手,想要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药瓶,然而全身上下都仿佛被瞬间抽干了力气,竟然连这么简单的动作,几乎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幻想。

    不过,靠着惊人的毅力,最终他还是做到了。

    只不过……

    艰难地经由食道、肠胃而分解到全身的药液,却并没有如往常一样,迅速地发挥出应有的效力。

    被过分的疼痛而逐渐麻痹的神经细胞,也只是稍稍有所缓解,而那种手脚冰凉,周身无力的症状,更是丝毫没有得到任何的恢复。

    怎么……会这样?

    陈天歌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虽然不是什么医生,然而久病成医,对于自己这个老毛病,他还是相当了解的,之前每次发作的时候,只要吃上一剂,基本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可是今天……

    难道……

    他再一次地抽出了药瓶,艰难地往嘴里送去……

    最终,在喝下了第三剂的这种速效药之后,陈天歌才终于可以倚靠在墙角,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并露出太过微妙的苦笑了。

    看来,还真是这样……

    这个毛病,将会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剧烈。

    所以……

    自己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想到这里,这位飞船的设计者,“方舟”首席科学家望向舷窗外的眼睛,又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星星多好,可以几十亿年,几百亿年的存在下去,如果人类也能像它们一样就好了。

    但人类毕竟只是人类,短暂的生命,和这些行星比起来,不过是宇宙中转瞬即逝的流星……

    但是这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因为流星虽短,却总能用自己划亮天际,不是吗?

    回首自己这一生,设计了史无前例的飞船,让人类走出了太阳系;改变了爱因斯坦“没有物体可以超越光速”的物理定律;完善出空间折叠的理论;设计出曲率航行的技术,并最终用它拯救了人类最后的文明……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在物理学的领域,自己都已经达成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足够被载入史册而没有任何遗憾了。

    所以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就只有……

    “让陈博士来我办公室一下。”

    稍稍恢复了体力之后,陈天歌用桌面上的对讲机,冲着自己的秘书吩咐道。

    “好的,教授。”女秘书用一如既往地甜美声音回复道。

    陈天歌轻轻地舒了口气……

    得和梦瑶好好谈一谈了。

    虽然自己的病,姑且还是不能让她知道,但是那件事情,也终于是时候,提上议程了。

    想到这里,他又一次拿起了电话:

    “喂,老杨吗?”

    ————————————

    “爸,你找我?”

    站在“方舟”的这间被用作实验室的舱室里,陈梦瑶看着依旧背对自己,埋头书写的父亲,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嗯,稍等一下,随便找个地方坐吧。”陈天歌头也不抬地在桌面上书写着什么。

    然而陈梦瑶却没有听父亲的话。一种熟悉而陌生地怪异感觉,再一次袭上了她的心头。

    说到熟悉,因为父亲这间不大的舱室,在进入太空以来,自己已经不知来过多少次了:各种凌乱不堪的稿纸、杂物;闪着五颜六色指示灯的仪器仪表;连接得乱七八糟的导线相互缠绕着,无声地讲述着除了主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分辨出它们用途的事实;桌面的显微镜下摆放着,一旁的酒精灯上还烧着盛有莫名液体的玻璃瓶……总之,一切都和自己所知的没有什么两样。

    说到陌生,却是因为终究还是有些不同了……

    这不同点到底是在哪里,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只不过有那么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

    想到这里,美丽的女科学家再一次把如水的眸光,打在了眼前那个奋笔疾书着的男人身上。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专注地看过父亲的背影了。

    感觉爸爸的背影,那个一直让自己安心的背影……好像佝偻一些了呢……

    耳边的白发,好像又多添了几根的呢……

    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会觉得不同的吗?

    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印象中,爸爸的背影,总是挺拔宽阔的,小时候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让爸爸背着自己到处去玩,玩累了就趴在爸爸的背上睡觉——那会让她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长大以后,每当自己在学术上遇到什么迷茫的时候,爸爸他,也总是站在自己的前面,用宽厚的背影,在指引着她的方向……

    可是自从进入太空以来,都已经多久没有像这样好好地看过父亲的背影了?

    是自己忽视了吗?

    不!

    说起来都是那个秦枫的错!

    特别是这段时间以来,先是帮着秦枫改装战机,后来自己那颗不听话的脑袋,又擅自做主地对他那么过分的拜托点了头——替他改良武器系统,却连一句谢谢都没有收到!

    最可恶的是,仗着有了自己赠送的“法宝”,这一次的军方的“诸神黄昏”,听回来的第二航空战队的机师们说,好像他又冲到了最前面!

    难道不知道危险……不对!难道不知道收敛一点吗?

    这个秦枫,实在是……

    太过分了啊!

    更过分的是,为了给他做设计,已经答应帮爸爸分担的飞船动力系统改良,最终还是耽搁了进程,而不得不被父亲骂了个狗血淋头……

    所以果然还是他的错!

    这份罪孽必须请他好好地全部扛下来!

    秦枫!

    “……梦瑶啊,我在和你说话,没听到的吗?”

    “啊?”

    终于被父亲提出的疑问,从自己的思绪里拉出来的陈梦瑶,因为自己的走神,而稍稍红了脸。

    “对不起,爸。我在想……在想……啊对了!在想反物质的事情。”

    “反物质?”陈天歌稍稍提高了语气。

    “对,对啊。你想啊,反物质的湮灭不是同样可以产生巨大的能量嘛,那么如果应用到动力系统的话……”感觉到了父亲似乎并没有接受自己的说辞而出现暴走的迹象,美丽的女孩赶紧试图进一步地解释,结果……

    “宇宙中正反物质的大尺度分离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三千万光年的范围内没有反物质天体,已说明宇宙中大块的反物质是不存在的。这种如今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你居然很认真的思考这个?!你是在告诉我自己已经连小学生都不如了吗?!”陈天歌一手抚额。

    “呃……”

    陈梦瑶狠狠噎了个怔,蓦地涨红了脸,然后赶紧转过了话题:“比,比起那个来……爸你找我到底是?”

    然而陈天歌,却沉默了下去。

    说起来这个女儿,自从那次去沙漠行星检测铀矿回来以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个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首先就是脑子总好像短路了一样,交给她的工作没有一件能令人满意。

    然后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也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发呆,一会突然笑一下,旋即收敛,一会又皱皱眉头,旋即收敛,如练**功。

    虽然比起三年前,那种冷若冰霜,好像给自己建起了一道围墙,对什么人都拒之千里之外,就知道埋头实验室,比起那种情况来说,总算是有了些改变,这一点还是很令人欣慰的……

    但他可没想到居然会变成神经病的啊。

    唉,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嗯?”被父亲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的美少女科学家,在认真地思考过自己这两天没有什么差错过后,终于忍不住又试探着开了口,“爸爸?”

    “瑶瑶啊,你今年多大了?”放弃了继续同女儿较真的打算,“方舟”的首席教授拧着眉头,语重心长地问道。

    “2^22了,怎么了?”陈梦瑶有点儿惊悚地回答道。

    她原本以为父亲应该会问她一点关于“方舟”动力系统改进的问题,正愁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却没想到父亲突然问起这个。

    而她更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还……

    说到底,那个“瑶瑶”是怎么回事啊!

    那种称呼的话,她可是只在上小学之前,被爸爸这么叫过一次的哦。

    “这样的吗?”陈天歌盯了女儿一眼。

    眉头,却是拧得更紧了。

    分明就已经23了啊。

    女儿居然连自己的年龄都忘了。看来老杨说的,果然是对的啊……

    今天早些时候,当自己稍稍隐晦地,向好友——生物组的科学家老杨提起陈梦瑶近期问题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却是……

    “女孩发神经,八成动凡心!”

    那时候的老杨,是这么说的吧。

    所以,看来那件事……是得抓紧时间了。

    “怎么了吗?爸爸。”陈梦瑶看着父亲不佳的脸色,内心愈发地忐忑了。

    “没什么。”陈天歌摇摇头,“对了,你觉得杨潇这个人怎么样?”
 ** 作者:李玉铮所写的《星战之王牌机师》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星战之王牌机师》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星战之王牌机师》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