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永生诀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作品正文卷 第87章 东山再起
作者:姜蘑菇 下载:永生诀TXT下载
    “我是谁...很重要吗?”花绸歌妖娆的丹凤眼之中带着潋滟的水光,勾魂夺魄。

    信菲儿只感觉她的心都漏跳了一拍,她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往后退了好几步,她的身体使劲的往后退,他一下子就松开了她,她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信菲儿皱着眉头,她最近其实也听到了一些消息,关于这件事情,她之前听说父皇被一个什么长生不老的事情给迷住了,却没想到这会儿真的看到了这个人,她内心其实是非常震惊的。

    “原来你就是那个迷惑父皇的人,我要杀了你!”信菲儿从腰间拿出红鞭子然后一把抽在他绝美的脸上。

    却不想一把被他扣住了手腕,他将她揽在了怀里,两个人面对面。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是,不如我们...”

    半个时辰之后。

    “你该不会骗我吧?”信菲儿有些狐疑的问道。

    花绸歌脸上带着变幻莫测的笑容:“你想要的不过就是秦略而已,我想要的是江宁,大家都是一样的目的,为什么不能达成一致呢?”

    看着这样魅惑的笑容信菲儿只觉得危险,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真的非常的危险,但偏偏的却又被这种致命的危险给吸引住,她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躲开一样。

    “你又没有接触过江宁,为什么想要她?”信菲儿还是保留着一丝的理智,她疑惑的问道。

    提起她的事情花绸歌冷了一张脸,他笑的时候魅惑丛生,不笑的时候冷艳动人,还是那么的吸引人的注意。

    “那就是我的事情了,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我是不会伤害信国,也不会伤害你的。”花绸歌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表情非常淡然。

    “那我马上就要回去看我父皇。”信菲儿现在最担心的人还是信皇的身体,这个男人这么危险难保不会对她父皇做些什么。

    “现在不许回去。”

    “那我要马上停战。”

    “不行。”

    “那我要…”

    “我会派人跟着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花绸歌说道,他直接就出去了,而信菲儿这个时候想要出去,身后却有一个男人跟着,如果是按照平常的她的性格的话,肯定会反抗的。

    然而她也这么做了,可是好像并没有办法逃脱,这个男人是个冷冰冰的冰块,一直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直到信菲儿被困在这里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她只不过是从一个地方逃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而已,而这个花绸歌的出现就像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漩涡一样,不停的,把所有人都卷在其中,让所有人都没有办法从其中逃脱出来。

    就像是有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一样,可是这一切都是这么的没有痕迹可以寻。

    ……

    江宁和秦略的关系算是彻底的僵化了,两个人一句话也没的说,秦略甚至不愿意在多见她一眼。

    她已经三四天都没有看到过他了...至于事情的真相,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他都不愿意去相信她,那还说什么?

    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已经三四日未曾见过她...秦略这时候正在看李洲的伤势,这会儿竟然走神了,脸上的表情也怪怪的。

    “皇上?”李洲叫了好几声,秦略这才回过神来。

    “皇上是想宁妃了吧,微臣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或许有什么端倪也说不定。”李洲躺在榻上十分认真的说道。

    韩卫这个时候也走进来了,瞬间两个人就不说话了,韩卫看了两个人一眼,然后非常冷漠的说道:“皇上,最近信国没了动静,还有一个消息就是满江的皇宫中,信妃假借生病逃出宫了,现在下落不明。”

    “既然她逃出去了,那就继续观察她的动向,还有,我要去一趟江宁那。”秦略说着抬腿大步向前,直接就走了。

    “既然皇上不在,那我也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秦略刚走,韩卫立马就走了。

    秦略特意说了去江宁那里一趟,说完之后,他果然去了江宁的帐篷。

    屋内的烛火快要燃尽,外面的冷风嗖嗖的吹进来,吹的人的心里似乎都有些冷,而江宁的身子就那么躺在榻上,云锦在旁伺候着。

    “娘娘,我出去找点柴火来吧。”云锦的声音有些心疼。

    “别…不用了…”

    暗暗的光中传来一个非常喑哑的声音,好像是很久都没有出声了一样,她的手扯住了云锦的手,那意思不让云锦离开。

    “你先下去吧。”秦略在黑暗之中突然出声,惊了榻上的人。

    云锦深深地看了江宁一眼,然后还是退了出去。

    江宁躺在榻上只感觉整个脑子都混浆浆的,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像一个只会喘气的死人。

    她知道那人是秦略,她想要起来,可是却怎么也坐不起来。

    脚步声渐渐的走近,榻上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样子,秦略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要伸手抚上她的发,却还是忍住了,他没在伸手,只是非常冷漠的说道:“你可想过你有今天。”

    他的声音好像是有温度一样,冰冷到那种寒意从指尖蔓延到心脏的位置,她睁开眼睛,终于对上他决绝的眸子,她突然感到悲凉,为何,会这样。

    她将头转过去“多说无益,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她不在说话。

    她毫不在意的样子,刺了秦略的眼睛,他非常暴力的将她的被子掀开,她瞬间皱起了眉头。

    “就是你的报应。”秦略居高临下的说道。

    江宁实在没有力气跟他扯,看着他这么冷漠的样子,又想到她这么多天以来,就像是一个傻瓜一样,为了他跑前跑后,甚至她的族人都为此付出生命,她简直是蠢钝如猪。

    这么想着她的眸子陡然变得邪恶“你不是想要原来的江宁吗?那我告诉你,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她已经死了,我之前都是骗你的,她死了你懂吗?哈哈哈哈哈!”

    她突然开始放肆的疯狂的大笑,那样子看起来有些恐怖。

    秦略的瞳孔突然开始剧烈的收缩,这几乎是他的死穴,提起这件事情就像是牢牢的捏住了他的心脏一样,特别是那句,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秦略只觉得窒息。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秦略扣紧了她的脖子,目光森冷。

    江宁咳了两声,这个时候开始发高热,她都有些神志不清了,只感觉面前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不清了,可是她仍旧能够感受到秦略那森冷绝情还带着一丝不信的眼神,她突然感到开心。

    “当然。”她的语气干脆利落。

    一句话,他好像在地狱里一样。

    “轰隆隆!!!”

    屋外这个时候突然又响起了闷雷,突然之间就下了起来,大雨倾盆,稀稀拉拉的雨砸在帐篷上,好像砸在她的心里一样。

    江宁听着外面的雨声不禁笑了出来,和哪天他不相信她一样,都是下雨了。

    “你……你简直恶毒!”

    他将她从榻上拽了下来,然后拖着她病恹恹的身子往外走,外面就是大雨,倾盆大雨砸在她的身上,嗖嗖的凉意让她非常的难受,身上的素色的衣衫这个时候也已经被泥土沾染,被这样拖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一次她真的好冷,好疼。

    她的身体就这样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然后跟地面接触,她难受的有些喘不过来气。

    夜已经深了,这个地方本来就非常的偏僻,现在四周都是黑暗,她好像被扔在了一个非常泥泞的地方,黏黏的,非常的难受,黑暗之中,她还是下意识的想要去抓住他的裤脚。

    可是这个时候的秦略正处于盛怒当中,他狠狠地甩开了她:“我永远都不要见到你。”

    说完之后,秦略再也没有回头,已经迷迷糊糊的江宁只能听到暴雨打在地上的声音,还有他那句绝情的话。

    果然,现在她把实话说了出来,秦略竟然就再也不想看到她了。

    她就说吧。

    她做那些都是自作多情。

    怎么办,周围好黑,好冷,雨好大,她好痛。

    她很努力的想要从泥泞之中爬起来,真的好想,好想,可是她却没有力气,她勉强伸出手紧紧的扣在泥土里,想要站起来,才有可能活下去,可是不行,她真的撑不住了。

    意识越来越模糊,雨也越下越大,这时候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鞋,她想要抬头看清楚他的样貌的时候,却是枉然。

    她失去了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

    那天晚上,云锦一直都在找江宁。

    秦略回到了帐篷之中,思来想去,怒火不减,原来她一直都在骗他,实在是不可原谅。

    直到夜半子时,他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却依旧睡不着,外面的雨声一直不减,他突然想,这么大的雨,她应该是已经回去了吧。

    他起身穿好了衣裳,想要去看看她,可是又想到她说的话。

    他又坐了回去。

    “云锦呢?让她过来。”他说道。

    云锦着急忙慌跑进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湿透了。

    “奴婢并没有看到娘娘。”

    “你说什么?”

    “好好的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秦略“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拧着眉头。

    怎么会这样?

    她如果说生病了的话现在应该动不了了,应该在原地才对。

    他想都没想就直接冲了出去,跑到了刚才的那个地方。

    大雨倾盆,雨,滴滴答答的落在他的身上。

    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原来的地方,已经没有了江宁的身影了,

    江宁呢?

    她去哪里了?

    秦略突然之间像是发了疯一样的,蹲在地上用手四处的扒,徒手的那一种,泥土陷入了指甲里,他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很多年以后秦略已经想不起来到底发生过什么了,他只是记得,他一夜都没有睡。

    从那天开始,江宁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

    秦略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精力,他还是不停的走神。

    而江宁这一边。

    她感觉头好沉,她很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却还是不行。

    只感觉周围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抚摸着她的脸,那种冷冷的湿湿的感觉,就像是碰到了一条冰冷的蛇一样,她只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可是根本就无力反抗。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一切让江宁感到陌生,她的脸上带着惊奇,难道她现在已经死了吗?

    回想起那个雨夜,秦略那么的冷漠,绝情。

    她的整颗心都冷了下来。

    “你想好要为自己活了吗?”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冲进她的耳朵中,她的目光朝着声音方向看过去,只看到那个熟悉的魅惑的脸。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救我?”江宁的眸子中带着深深的疑惑。

    “我都说过了,我们一定会在见面的。秦略已经把你抛弃了,你现在能够认清楚了他的真面目了吗。”花绸歌突然欺身上前,近的能够听的清楚彼此的呼吸声音。

    江宁看着他的脸,内心只有一个想法,睫毛真的好长。

    “我和他的事情不需要你这个陌生人管。”江宁将头扭过去,不在看过来。

    “咯咯咯…”一阵魅惑的笑声在耳边响起。

    “呆在我的身边吧,秦略已经抛弃你了。”

    花绸歌的话就好像是一个魔咒一样,在最近几天的时间里,一直都如影随形跟在江宁的身边。

    她无数次的梦到那个画面,秦略对她的态度。

    说到底,两个人不过是仇人的关系,她又何苦在对他好。

    那剜心的痛,她也应该醒醒了。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江宁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花绸歌依旧在她的身边守着她,依旧是一脸的魅惑相。

    “我知道你喜欢他,吃了这断情绝爱丹,你就永远都想不起来他了。”

    话罢,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身形窈窕,送上一枚绿色的丹药至江宁的面前。

    断情绝爱。

    “我吃。”江宁下定了决心,她个秦略之间,注定是不可能的,既然这样,她就应该认清现实,报仇,是她唯一应该做的事情。

    丹药送入口中,她又昏睡了两天,醒过来的时候,信国的兵马已经落了下风,满江大有直捣皇城之意。

    而江宁等人也已经撤退到了安全的地方。

    奢华的宫殿之中,一个绝色女子蒙着面纱,青葱玉指中捏着茶杯,虽然看不清她的面貌,但是她拥有一双深棕色的眼眸,水光潋滟,只是那眼底深处却是一片的冰冷。

    犹记三天前。

    “这支军队交给你,我相信对于仇人,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

    “这是让你的瞳孔变颜色的药。”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这是花绸歌对她说的话,还送给了她一个奴婢,不过都无所谓了,无论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因为她以后的目的就是杀了秦略,搞垮秦略。

    “派人去那边解决秦略的军队。”江宁冷漠的说道。

    知画身材窈窕,穿着一身碧绿,眼神如出一辙的冷漠:“明白了。”

    今天下四分五裂,唯有满江和信国独大,信国滋事挑起战争,满江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不但将失地收回,并且攻克信国十五座城池。

    “李洲,这次多亏了你,身体上的伤口也是时候应该好好的养一下了。”秦略说道。

    李洲被封为护国大将军,连攻十坐。

    然而,他的这个位置还没有坐热乎的时候,前线就传来消息。

    “不好了将军,南方守卫粮草被袭!”

    “将军,北方被攻破!”

    “将军,这边已经被包围!”

    前线疯狂的传来消息,然而全都是一些这样的消息。

    李洲来不及在呆上一时半刻,直接就冲去了前线的位置。

    而秦略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本来以为回来的消息会是捷报,不想确实李洲身负重伤的消息。

    他被人抬着回来,士兵节节败退,士气全无。

    “怎么会这么严重?信国为什么突然之间神勇了起来。”

    “莫非信国有高人在?”

    大臣们纷纷在底下议论,举国上下,人心踹踹。

    秦略冷眼出现在大殿之上:“谁在敢胡说,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的话一出来,再也没有人敢胡说八道。

    可是堵的住朝臣的口,却堵不住百姓的悠悠之口,百姓的嘴都堵不住,现在城中的百姓都非常恐慌。

    “皇上,现在有些地方已经发生了爆乱,臣已经派人去镇压了。”韩卫皱着眉头说道。

    秦略一身的龙袍,坐在冰冷的龙椅之上,他的脸色十分的不好:“查到是什么人做的了么?”

    “听说,是一个女子。”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

    “一个女子能成什么事?”

    “莫非韩将军来蒙我们不成?”

    底下的大臣都不相信,仅仅是一个女子,怎么可能?

    信国城池已经收复五座,如果按照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的话,事情绝对不容乐观。

    “查出来是谁了吗?”

    “暂时,查不出来。”

    大殿内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安静,没有人在开口说话。

    “皇上,现在可怎么办。”大臣们纷纷担心的说道。

    现在的这个情况,只能下派将军继续出兵,既然已经这样了,不能在说什么了。

    “出兵。”秦略冷着一张脸。

    这日,满江派兵三十万,前往信国。

    秦略坐在殿内,一个许久不见的人却突然出现了。

    “秦略。”

    秦略朝着那边看过去,只看到信菲儿的身影。

    他本来就因为信国的事情糟心,现在信菲儿的出现,他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不是走了吗?回来做什么?”秦略不在看她。

    信菲儿一身的铃铛,深邃的脸上带着深沉:“妾身这次回来,是站在皇上这边的,希望皇上能救救我父皇!”

    她突然“扑通”的一声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秦略这时候才察觉出来事情的不对劲。

    “你慢慢说。”秦略将她扶起来。

    原来。

    信菲儿在信国的时候已经被管控了,想要去见信皇的时候,却发现信皇已经病入膏肓,现在信国已经是花绸歌的天下了,她想尽一切办法才从信国逃出来。

    “那,你知不知道最近出现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秦略心里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信菲儿想了想还是摇头:“我一直都被关起来。”

    “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秦略冷声说道。

    战争。

    再次被掀起来。

    战争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事情,遭殃的还是百姓。

    但是信国的子民却对这件事情非常的满意,因为总算有人能够为他做主了。

    鲛人思思也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吞噬满江,对她毫无疑问是一件好事,毕竟她是想要得到所有。

    而她认为花绸歌也是她这边的人,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而思思这次来到了信国,不仅仅是为了满江的事情,更是因为一个人。

    那就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信封然。

    信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信封然焦头烂额,父皇病重,将大权全权交到了花绸歌的手上,心里只相信花绸歌,他不甘心信国这样被他人控制下去,便暗暗集结兵马,却一直都没有爆发出来,因为他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花绸歌这日揽着江宁柔软纤细的腰肢,坐在信国的正殿之内,信封然走进来的时候,皱着眉头,因为此时殿内觥筹交错,歌舞升平,简直...不堪入目。

    可是现在权利都在花绸歌的手上,信封然不能做什么,他依旧是一脸的淡然。

    “唉?这不是我们的皇子吗?怎么来这了?”花绸歌一脸的笑意。

    信封然挑眉:“我来看看国师又来搞什么名堂,莫非国师身旁这位,就是那个女子。”

    因为一个女子,夺回信国的五座城池的事情,谁都知道了。

    这么说着他的目光看向那个女子,只见她的身形窈窕,青丝非常随意的挽在脑后,脸上带着一个素色的面纱,她纤细的身子依偎在花绸歌的怀中,只是那一双棕色的眸子中全都是彻骨的冷意。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狠狠地震动了一下。

 ** 作者:姜蘑菇所写的《永生诀》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永生诀》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永生诀》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