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言情小说 >> 六宫凤华:掌执天下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028突然要帮忙
作者:醉晚霞 下载:六宫凤华:掌执天下TXT下载
    休养中,云彩来了一个消息。陈瑶被说成了疯子,但据说和陈灵月有关。呵呵,陈瑶敢怒不敢言。

    哎,谁背后有权势谁最大。本想暂时与陈瑶为伍,可去北山就让这女人耍了,北冥战还缠上身,一次性全部树敌。

    最可恶的是蹦出个从未听说过的非痕,此人竟能将所有人玩弄与鼓掌之中!不去拜访此人不行!

    半个多月之后,病丝抽去,嫣儿整个人神清气爽。她换一身红艳艳的衣裳,领着所有兰夕阁的奴才出了门。

    再踏入那个地方,今时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宽广,一片人工栽培的花草,一方池塘,几间小屋。

    五六个身着粗布麻衣的婢女在料理花草,木屋前的庭园还有一个正沏茶的女人,此人看着有些特别。一身普通的绸缎,面容白皙,不像是干粗活的下人。

    还未走近,这个女人就疾步迎了上来欠身道:“公主,我家公子去了玉芙殿。茶已备好,请公主稍等半个时辰。”

    茶水是备给本公主的?呵,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的确是可以猜到她会来。可这茶能喝?那厮敢在药上面动手脚,谁知又会使出什么阴谋来。

    嫣儿只是睨了一眼芽色的清茶,随即平平稳稳的坐下挥手蹙眉道:“搜!”

    话音落,兰夕阁的四个奴才分开去每个木屋,人手一个粗木棍。

    女人想要去阻拦,可他们去的方向都不一样,顾此失彼!女人止步焦急道:“公主想要搜什么?那里面可都是一些珍奇的草药,专给陛下和淑妃备用。”

    哟,吓人呢!好伶牙俐齿的女。嫣儿挑了挑眉毛,冷道:“本公主一定要搜呢?你能让陛下赐个死罪?还是什么的?”

    最多责骂!

    “公主要寻何物,雨离帮公主去找。”

    一下就乖了。嫣儿满意的欣赏着对方面无表情的脸,这个叫雨离的女人知进知退十分镇静,某个人调教有方!

    “本公主今日是来捉拿凶手的,快把疾风交出来!”

    蛇?这个小公主果然是来找茬的,不知死活。雨离抬眸依旧面无表情道:“疾风今日被公子带去给了护卫大将军。屋内药材珍贵,陛下忧国忧民操劳过度,近日常犯疾。请公主三思,为陛下。”

    恐吓不成,又拿父皇病情劝阻,这女人会说话呀。再让小桃他们捣乱,本公主不孝不说,害得龙体欠安无良药,大罪!

    “里面没找到就出来吧。”

    “公主,疾风在护卫将军那。”雨离再一次强调,可这公主好似不信,还进了非痕的房间!

    就是来找茬的,不找找如何发现蛛丝马迹将非痕除掉!一堆的医书整整齐齐,花瓶掏个遍,床上床下的翻,地板都检查一遍有没有暗格!折腾得腰酸背痛,没找到任何可疑的东西,嫣儿累得直接坐到软塌上。

    “小李子,去看看那些医书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哪里是找东西,砸东西的,公主出门的时候就交代清楚了。小李子拿起书卷就朝后仍,满屋子都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公主这是在做什么?”雨离蹙眉,只盯着那张床,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找疾风,谁知道你们把它藏哪里了。都别闲着,一块找!”嫣儿朝其他人挥手,所有人一块乱翻。

    云彩故意砸东西,此举,嫣儿甚是满意。

    “公主喜欢怎么闹都行,但公子不喜欢任何人坐他的床。公主身份高贵,这是男人的床。”

    “是吗?他居然有这嗜好,还是这里藏着什么?”嫣儿说着扯乱床单,还将被褥扔到地上踩。

    雨离安安静静的看着,眼眸划过一抹厉色,拳头在紧握。

    就这一瞬间,嫣儿不禁意移开视线正好看到。此人的眼神好奇怪,不是生气,不是妒忌,而是和非痕一样眼中好深好深的某种仇恨。

    针对她,就是看她时候忽然闪现的莫名的仇恨。不太对劲,非痕是因为北冥战,可这女人是为何?为非痕?女人的嫉妒哪里有这般淡定的。

    斯!嫣儿拿出匕首划开枕头,里面不知塞的是什么清清的药香。手一抛,棉絮漫天飞舞。随后,嫣儿大步走出去,扔下一句话:“这里没有,我们到外面看看。”

    鬼知道那个怪女人怎么回事,跟着非痕的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肯定是帮着北冥战对付本公主的!嫣儿眼角的余光扫向屋内,那女人还站在原处只看到背影看不清表情,就在眸光移开的瞬间,女人阴沉森冷的面容转了过来。

    “它在那,都快给我追,打死它!”嫣儿一惊,指着花草林里的一朵小红花大嚷。

    闻言,所有人操着木棍去打花花草草。

    既然某人如此聪明,料事如神,知道本公主会来,也应该知道本公主要毁了他的园子。

    “这边,这边,跑那去了……”

    嫣儿在花丛中踩踏,嚷嚷。走到哪儿就毁到哪里,浇灌花草的婢女全给吓得闪躲到一旁。

    一个转身,嫣儿狠狠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随即面朝天,她重重摔在泥土里,非痕那张冷肃的脸即可出现在视线中。

    这厮何时回来的?方才太嗨,没注意。

    “公主,我这好玩吗?”非痕垂眸俯视,表情冷冰冰。

    “当然!”

    人家早就已经直接挑性,不必期待他还会有半分尊敬她是个公主。嫣儿抿嘴一笑,伸手要对方拉起来。

    他居然没拒绝!轻轻一使力就将她拉了起来。不过,他没说话,只疾步往木屋走去,周围被毁坏的花草都没多看一眼。

    “你放蛇咬我,差点把我毒哑了,还敢威胁我,还将所有人捉弄一遍。你就是云天的祸害,北冥战什么都告诉我了,你们要谋逆~”

    说到此处,非痕突然顿足。她可是说了实话,这帮乱臣贼子就是想这么做来着。可此人也太过嚣张,直接在她面前玩手段暴露身份。

    非痕垂眸审视这一张清纯的脸,这张皮囊之下是有多黑暗?

    “我以为你今日只是来砸东西,原来是挑拨离间。”

    “呵呵,难道我有说错。”

    “公主,说话是要有证据的,你可别冤枉人。”非痕嘴角浅抽一抹冷笑,继续往前走。

    有证据还需要砸园子?没法继续这个话题,嫣儿抱着双臂紧跟其后。

    “唉,别以为那件事能过去。快把凶手交出来!”

    “公主是说我还是疾风?”

    “疾风,我今日要把它给宰了。”

    非痕没回话,停在雨离跟前问:“你没告诉她疾风在北冥将军那避难吗?”

    避难?几个意思?本公主是怕了北冥战,把疾风放在那很安全?好像,好像……本公主确实有点应付不了那个无赖!

    “说了,公主不信。”雨离森冷的眸光来找茬的人,压抑着好多话。

    “去把北冥将军和疾风请过来。”

    雨离疾步就走。

    叫北冥战,这家伙来了只会各种耍无耻,怎么可能把疾风交出来!嫣儿慌忙大喊:“行了行了,疾风在他那就在吧。本公主改日再抓它。”

    话说出来竟然没人理,雨离没回头,非痕进了房间又黑着脸出来。

    “你干的?”

    “怎么?你不是知道我要来砸东西吗?砸坏你什么宝贝了,这么激动,不会是那张床吧?”嫣儿勾唇,依在门边上欣赏自己的杰作。

    非痕无言,走到庭园的茶桌自个倒茶。可茶刚倒满就被某人给喝了,他眯了眯眸子冷道:“你一直不敢喝?怕我下毒。”

    “难道不该防着你?”嫣儿也坐了下来,坐在对面。

    对着一个很厌恶的人,喝茶都无趣。唯一觉得好的,说话不必绕弯。

    “其实我对你还是有几分兴致。”

    哈哈哈……嫣儿大笑,茶水差点喷出来。她将脑袋凑过去,努力的看清对方的真面目,又叹道:“几分什么样的兴致,你竟然没有杀我?因为北冥战?你跟他什么关系?竟然如此维护他。若不是了解北冥战,还真以为他和你有断袖之癖。”

    “公主,好奇心会害死猫。”非痕双眸微敛,眼底若隐若现一丝杀意。

    没有好奇心不也被你们这群乱臣贼子给害死了吗?随即,她又一本正经道:“你对我好奇些什么?”

    “我十岁入宫,在宫中十年,只听说兰夕阁的公主不出闺房。数月前,她染了风寒,病好之后竟成了你这般模样。德妃叫你这么做的?”

    这些人动不动就去查人家的底,能查到本公主重生吗?也就只能怀疑到德妃。

    “不是!也不知是谁造谣,你如此聪明还听信谣言。本公主一直都喜欢到处溜达,行为低调。母妃娴熟,与人无争,怎么可能像你们这般为非作歹,阴险狠毒,祸害云天。还被你们这些人怀疑!”

    等她激动停了,非痕才慢悠悠道:“那你为何去招惹北冥将军,又惹了一个又一个不该惹的人?”

    “那都是拜北冥战所赐!他……”说什么,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好拿出来说。嫣儿抬眸,认定一个结果,“反正都是北冥战害的!”

    “我不管谁招惹的谁,你又因何性情大变。你直接告诉我,是否需要帮忙?”

    嫣儿一楞,数秒没反应过来。他方才说什么,要帮忙?他知道本公主要做什么?这么个阴险的人说帮忙,上次差点就死在他手中,他是在使什么诡计吧。

    “你当我白痴,给你下棋玩!”
 ** 作者:醉晚霞所写的《六宫凤华:掌执天下》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六宫凤华:掌执天下》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六宫凤华:掌执天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