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隐者遇见王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一处秘境
作者:隔川江 下载:隐者遇见王TXT下载
    一身雍容华贵的阮贵妃,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已经年近四十的女人,却如二十年华的少女。只是看着躺在床榻上的胥颜卓,并没有慰问伤势,或者其他的。反而严厉地训斥道,“为何如此疏忽鲁莽?护卫暗卫都不带,你知不知道,你这背后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舅舅早就说过,太子不是那么简单,他还有皇后夏家。”

    胥颜卓即使再不耐烦也只好听着。又是家族,皇室,从来就不是我。

    贵妃走后,胥颜卓才让仆人扶着自己来到齐文修养伤的房间。

    齐文修背上受伤,不能躺着。现在正穿着纯白色的里衣,披散着头发,趴在床上,手里玩着九连环。突然显得年轻稚气许多。

    一点都不像平日里书生打扮的俊秀书生,更不像是昨天那个以一敌十,强大坚毅的人。他到底有多少面,他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是自己没有看见的?

    情不自禁地吸引,想要了解更多,就像现在,即使受伤了,也想过来看上一眼,瞧瞧他在做什么?

    “王爷来了。”齐文修看到正站在被仆人扶着门前看着自己的人,说道,“你怎么下地了?”

    胥颜卓让仆人把椅子摆在床前,扶着自己到椅子上坐下,反问道,“不下地我还能上天不成?”

    “王爷说笑了。”齐文修把自己手上的九连环放在一边,“王爷有什么事吗?”

    胥颜卓把被放在一边的九连环拿起来,一看,已经解开了。便又摇散了,在手里把玩。“刚才母妃来了。

    “来看望你的伤势?”齐文修闲聊道。

    “是就好了。”胥颜卓玩这手里的九连环,“可惜不是,我母亲是家族最忠实的傀儡。”

    齐文修看着低头的王爷,居然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他说的不是母妃,而是母亲,甚至语气中又怨愤之意。可见他对这母妃是又爱又恨了。“等你强到能掌控家族时,皇妃就不必再受制于人。”

    “谈何容易?”胥颜卓抬头看着齐文修,希望他能帮自己。“几位长老,还有两大部门都环环牵制着。”

    齐文修迎着胥颜卓信任的眼神慢慢说道,“王爷要开始培养自己的力量。”

    “怎么能不被发现。”胥颜卓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自己就像那棋盘上的棋子,一目了然。

    齐文修换了个姿势趴着,“从前王爷是孤身一人,现在王爷有我,有整个度罗门。”

    齐文修看着那像乌龟一样趴在床上的人,说着这样人人求之不得的豪言壮语,反差很大,却分外入心。他如今会这样趴在床上,不就是因为自己吗?

    他趴在床上,是因为自己。

    想到这里,那艳丽的眉眼,便不自觉地染上桃色,却假装镇定问道,“那本王该如何做?”

    “王爷需要有自己的精英军队,还需要培养自己的阮氏族人,慢慢的偷梁换柱,侵蚀三大长老,两大部门,最后变成王爷的阮氏。”

    “精英军队,偷梁换柱,把自己的人不断地安排进阮氏?”胥颜卓明白,这些事情,说的容易,可是要具体实施却难于登天。就光这养一支军队,不被发现都难。

    齐文修自然明白他的思虑,开口道,“这天下之大,某处与世隔绝的偏山僻谷,农民锄耕,谁会在意。至于钱财物资,王爷只需要准备好,草民可帮王爷一一落实。”

    确实,毕竟度罗门在江湖会方便许多事。胥颜卓突然觉得这世上就没有难不倒他的事,有他在,从前冥想不通,没有路子的事情,都会变得简单不过,“那此事就劳烦文修了?”

    齐文修没有反应过来,居然有人直接唤自己的这个名字,不过看着王爷一副亲近之意,也不好说什么,“为王爷分忧,本就是草民职责。”

    “别王爷草民的了。”胥颜卓摆了摆手,“日后你唤我颜卓,我唤你齐修便可。”

    “这不合礼数。”齐文修准备起身。

    胥颜卓按住准备起身的齐文修的手道,“你我之间,这过命的交情,还谈什么礼数。何况本王从不是什么守礼数的人。”

    泰安王府,胥晟接到探子来报的消息。

    这齐文修为了取得二皇兄的信任,倒真是豁得出去。

    顺手烧了消息,出门看到在那里练剑的少年,招了招手,“过来,今天带你出去玩。”

    司寇霖收了桃木剑,跟着胥晟去了马棚,把马牵出来。经过这段时间,司寇霖已经学会骑马了,还有一头他专属的小红马。

    “去哪里?”司寇霖询问道,一般都是跟着胥晟在京城偏郊区的地方骑马玩玩。

    “今天带你去个好地方。咱们也去山中狩猎。”胥晟回道,有件事情也必须要确认一下了。

    “狩猎?”司寇霖对狩猎的影响还停留在司寇国的时候,一大群人拿着弯弓,在山林中狩猎。可这仅仅是两个人。

    “你一直窝在家里,不挺无聊?”胥晟骑马在前,在前面带路。不快不慢的骑着,让司寇霖能跟着上。

    这次去的地方有点远,还没有出京城,却是在京城的最郊区。

    两个人在一处山脚下听了下来,胥晟在马上看着这片狩猎之处,可比不上冥山。这里是京城里大官贵族都可以来这里狩猎的地方。

    “我们今天在这里狩猎。”胥晟给司寇霖讲解到,“里面会有各种动物,你如果喜欢,我们可以带些回去。”

    “啊?”司寇霖不解到,“他们又不是果子,怎么能说带走就带走呢?”

    “那行。”胥晟抽了一鞭子马,骑在前面,“可别忘记我们今天是来狩猎的。”

    倒要看看少年是不是真的通灵性。

    司寇霖驾着马跟在胥晟后面。

    一直驰骋到半山腰,胥晟突然停了下来,弯弓搭建,瞄准了一丛林处。

    司寇霖跟在胥晟后面,也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胥晟在干什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看到一头鹿。

    一瞬间,司寇霖看到那头鹿的眼睛,明显感觉到,那头鹿感受到了到了危险,全是恐惧与害怕。

    胥晟正准备开弓,却突然听到身后少年阻止的声音,“不要杀他。”胥晟回头看了一眼少年。

    司寇霖驾着马来到胥晟旁边,“能不能不要杀他?”

    胥晟放下弓箭,正准备向司寇霖询问原因,却看到原本躲在丛林里的那头鹿居然跃到少年面前,好像一点都不怕他似的。

    骑在马上,笑得像精灵一般的孩子,试探着伸手摸了摸鹿头上的角。摸完便快速地收回了手,侧过头冲着胥晟笑着,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可爱的样子。

    那头鹿几个跳跃便钻进丛林里,消失了。

    司寇霖找不到理由来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

    倒是胥晟先开口了,“挺有意思不是吗?”

    “嗯?”司寇霖想他一定会问自己一些什么,如果他问,自己就和他说。

    “上次你喝醉了,我就知道了。”胥晟慢慢说道。

    “你知道了?那你不会觉得我奇怪吗?”司寇霖一脸不可思议,虽然之前也猜想他可能已经知道了,可是这段时间他对自己并没有疏离自己的样子。

    胥晟驾着马靠近他一步,一双金黄的眸子盯着司寇霖,“你觉得我奇怪吗?”

    “不,不奇怪。”司寇霖被他眼睛盯着,不敢看他,有些结巴的回答道。

    “那不就成了。”胥晟的眼睛仍然紧紧地盯着他,“怪不怪,只有我们自己说了算。”

    “好。”司寇霖别开头,避开他的目光,雪白的皮肤上有一点点红晕。

    “那走吧。”胥晟带着司寇霖在这山上驰骋了一圈。期间少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胥晟便主动问道,“你在这山上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司寇霖不解地反问道,难道不是看到的一样吗?

    “无事,只是觉得无聊罢了。”胥晟下了马,准备慢慢走一会儿。

    司寇霖也下了马,心里一直想着自己该不该说。牵着马缰,走在胥晟旁边,看了他一眼,犹豫着说道,“其实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他们都喜欢去那里。”

    “谁?”

    ”就是这里的动物。“司寇霖解释道,又像孩子间分享小秘密似地说道,”你想不想去?“

    胥晟停下脚步,看着司寇霖说道,“好。”

    两人把马拴在一起,司寇霖便在前面带路。开始走的路还好,都是有些人迹的地方,慢慢的就走进了深山处,到处都是荆棘草丛,连路都没有。

    胥晟只好在前面开路,一只手拿着剑在前面单开丛林,一只手握着冒失的孩子。

    走了好久,可是谁也没有说停。

    胥晟想看看孩子说的奇怪地方,甚至这次来也不是没有目的,一个是证实他的通灵天性,另一个就是这里传说有一处秘境。

    达官贵族年年在此狩猎,可是谁也没有见过那一处地方,久而久之,都成了传说罢了。

    但是,木匠翁曾经告诉过他,这秋神山确实有睛蚩潭这一处秘境。

    司寇霖没有说停,是因为想带胥晟去看看那个只有自己可能知道的秘密。

    就像一个孩子迫不及待的愿意带着自己最喜欢,最亲近的人去分享自己的秘密。

    走了许久,胥晟感觉自己手里握着的手突然挣了一下。旁边的孩子也停下了脚步。

    胥晟停下来,询问似地看了孩子一眼。

    “到了。”司寇霖抬头望进胥晟的眼睛里,第一次强烈的感受到一个地方,就好像自己原本就属于这里一样。
 ** 作者:隔川江所写的《隐者遇见王》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隐者遇见王》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隐者遇见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