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道天行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96章 神女峰女弟子
作者:知风语 下载:道天行TXT下载
    “是,师弟以后一定会看好宝物……决不会再丢失。”李尘枫委屈得眼眶泛红,低头听教。

    拓跋湖不乐意了,埋怨道:人家明显是嫉妒老七得宝,故此下手偷去,大师兄也是的,被人欺负成这样打回去还来不及呢,怎么还帮上外人了?”

    姬流面色不善道:“你给我闭嘴!还不回去交令,在外杀得上瘾,竟然同门和敌人都分不清了,滚去思过崖静思十日!”

    “是,马上过去!”拓跋湖显然很惧怕大师兄,连忙应是向九阳山飞去。

    李尘枫怕再受大师兄教训,追了过去,蛊惑道:“听说三师兄喜欢烈酒,我那里有好几坛,让师弟给你洗去征尘如何?”

    “哈哈,想不到老七也好此道,这些天都快憋疯了,走,喝完了再交令!”

    望着远去的两人,六师姐殷素依不解道:“大师兄,老七的修为也太低了点,师尊图他个啥?”

    “梅师叔当咱们的师娘就靠他了……”姬流将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殷师姐倩然一笑:“那他可就是个宝贝,可不能有失!”

    “谁说不是,你去看着他们,如今又多了一个祸精,我心里总觉得发虚,怕是会有事发生……”

    “大师兄放心,让跋扈守着没人敢碰他分毫!”

    “老七不会吃亏,就怕他们去碰别人,那破坏力不知要翻上几倍……”

    ……

    丹阳子的洞府内,姬流将一早发生的事向师尊做了禀报,丹阳子眼睛大亮。

    “这说明老七确实不傻,为师赚大便宜了,那些宝物不还就不还了,反正也是宗门的,咱们不吃亏!”

    丹阳子是新晋器宗副掌门,对宗门的管理甚至不如姬流熟悉,他也不托大,虚心向大弟子请教起来,弄明白之后频频点头,断然决定都交给弟子去办,弄得姬流不知如何答腔。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师尊、大师兄不好啦,老七被梅师叔派人传去了!”殷师姐惊慌地跑了进来,花容失色。

    丹阳子稀奇道:“你梅师叔传他干嘛?难道有意教授老七打败那个胖苏?”

    “师尊可能是想多了,那几名女弟子面色不善,可能要对他不利!”殷师姐及时打断了师尊的幻想。

    大师兄急问:“你没让老三跟去保护?”

    “那个呆子能站起来就不错了,被老七几碗酒就灌得爬不起来!”殷师姐气道。

    “糟糕,你应该跟去的,她们多少还能有些忌惮!”姬流心知不妙,连忙冲出洞府。

    “师兄,等等……我去了,没让进,硬说女弟子太多不方便!”殷师姐跟了出去。

    丹阳子很没有存在感地望着两人飞走,呢喃道:“师妹便如你们的师娘,又怎会对老七不利?真是越来越没了礼数。”

    丹阳子立于山巅眺望那座如女子梳妆的山峰,多少有一些担心,没多久,姬流的一名弟子急急飞来,向师祖禀报……

    面色纠结的丹阳子向空中一步迈出,便来到云中的第九座大殿之中,此时器宗的掌门那位白袍老者正在听人哭诉,见到梦中的梅师妹瞪了自己一眼,丹阳子怒火一扫而空,挤进高台两侧的一众长老之中不敢出头……

    一位紫衣的女弟子钗斜发乱,珠泪盈面,生得颇为俊俏,恨恨地指着跪在地上的李尘枫。

    “就这样,这个登徒子竟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行径,弟子请掌门师伯做主……”

    鼻青脸肿的李尘枫揺头苦笑,自己被神女峰数名师姐押着,居然还能对其中一个伸出淫手,横看竖看都透着漫不经心似的不负责任,老子初来乍到和你们有仇吗?

    “诸位都听到了,以为该如何处置?”一袭白袍的朴初子掌门,面无表情地望向诸长老。

    一位红脸长老怒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此子虽是丹师兄新收的弟子,也不能轻易放过,老夫以为应废去其修为赶出宗门!”

    一位花白头发的长老叹道:“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发生,处置不宜太轻,否则无法警戒后人,老夫以为应该将其掌毙。”

    诸长老议论纷纷,多数赞成严惩不贷,最轻的也是逐出师门。

    大师兄姬流和六师姐殷素依立于李尘枫的身后,面露焦急,两人都不在场,还没到神女峰便见众位女弟子拎着老七,飞向第九大殿告状,只得跟来。

    掌门朴初子又问向那位紫衣女弟子:“你既是苦主,以为如何处置才能还你公道?”

    紫衣女弟子哭泣道:“将他赶出宗门就是,弟子不想再看见他,求掌门师伯作主!”

    “奚玉,你怎么能信口雌黄,我家老七与你何怨何仇非要置他于不义!”殷师姐这回真是急了。

    紫衣女弟子也不理会,只知道低头垂泪。

    “殷师姐,不要说了,我李尘枫确实做了禽兽不如的事,但求速死以还奚师姐的清白!”李尘枫痛悔道。

    此言一出,大殿内知与不知的众人都是一愣,都没想到他认罪得如此痛快,就连朴初子掌门也是颇为意外,他如何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底线”根本就是个人精。

    “你真的认罪,可知道后果如何?”

    “知道,我喝了酒,做的错事却是清清楚楚,实在是做得比奚师姐说的还多得多!”李尘枫深切反省。

    大师兄眼中一亮,照他屁股就是一脚,怒道:“那还费什么话?还不如实招来!”

    李尘枫痛悔道:“是,大师兄……两个时辰前弟子正与三师兄喝酒畅谈,这位奚师姐领着几位师姐前来,传我到神女峰晋见梅师叔,飞到半路时弟子酒意上头见色起意,便将奚师姐打晕拖入树丛之中强暴,几位师姐苦苦相劝也被我拉了进去,结果就……”

    “胡说!我们何时被你……那啥了?竟敢诬我等清白!”奚玉身后做势劝慰的三名女弟子气得花枝乱颤,羞愤至极。

    “哦……难道是我糊涂了?只是奚师姐不幸被我得逞……”李尘枫摇了摇头使劲回忆。

    “胡说,我也没有被你……那啥,你只是对我动手动脚!”奚玉清叱一声,从地上站起羞得满脸通红。

    李尘枫一脸诧异:“不对呀,你身上还有颗红痣,我看得清清楚楚,那几位师姐也是各有特征,对了!你们是不想让我责罚太重才如此说的,这又何苦?做就是做了,师弟一力承担就是!”

    “胡说八道!”这下神女峰的女弟子都不干了,有两人直接拔剑冲了上去,被大师兄袍袖一挥挡了下来。

    “各位师妹,老七既有悔意,还是让他说完了再杀不迟!”姬流憋着笑维持着场上秩序。

    李尘枫痛不欲生说道:“弟子借着酒意,又是孔武有力,几位师姐苦苦哀求,竟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硬是做出了令她们无颜见人的恶行,实在是罄竹难书,弟子死前愿于山门前自证罪行,昭告同门,然后以死谢罪还宗门清誉!”

    “掌门千万不可,不能听他一面之词,我等一身清白并未受辱!”奚玉和几位师妹不约而同跪倒恳求。

    在场的诸位长老面面相觑,事情有些出乎意料,告状的明显要给被告洗冤,这种情景可不多见。

    黄衫的梅师妹狠狠剜了一眼呆愣的丹阳子师兄,吓得他连忙摆出愤恨同情的嘴脸。

    李尘枫怒了:“够了,师姐的情谊师弟铭记于心,不要再忍辱负重,若能不死,我愿娶你等为妻共渡余生,也不枉师姐维护之情!”

    “李尘枫你敢毁人清白,我……我杀了你!”奚玉忍无可忍拔剑发疯似的向李尘枫斩下。

    当当当……

    殷师姐挥剑连连格挡,劝慰道:“师妹既然承认被老七所辱,不如就嫁给他,了结了这段孽缘!”说着却忍俊不禁,憋得俏脸晕红。

    奚玉气得弃剑跪地痛哭,从来都是人人仰慕,何时受过如此的不白之冤,其他几位女弟子也是泣不成声,偷偷的望向梅师尊。

    终于有一位女弟子哭道:“我们师姐妹四人都是结丹境修为,每人都能杀他百次……一个凝元境修士又岂能得逞?请掌门为我等作主……”

    李尘枫明显一愣,挠头道:“难道我喝糊涂了?一人就能强了四位结丹境的师姐,爪子刚伸出去就能被打折了,而且左臂本就是断的,伸嘴过去师姐也得肯接才对啊?”

    “扑嗤……”

    殷师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姬流也是强忍嘴角的一抹笑意,知道老七就等着说出这句话,要是还没人理解真意,那就真成器宗的“底线”了。

    果然,诸位长老都是一脸古怪,结丹境在他们眼里都不够看,浑不记得李尘枫竟是凝元境修为,就如一头羔羊要强了四头猛虎,就没有比这更扯的事了,他在四名女弟子面前就得跪着趴着,敢拿嘴往上伸都能给他撕烂了,更别说那啥了……

    众位长老望着梅师姐,又回头看了看往后缩的丹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都稀奇地看着一尘不染的地面,寻找着感兴趣的东西……

    朴初子搓了下脸,和颜悦色地望着几名女弟子,道:“李尘枫醉酒出现了幻视幻听,他的话便不值一提,可由执法堂查出实证还你们清白,你们可愿意?”

 ** 作者:知风语所写的《道天行》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道天行》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道天行》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