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言情小说 >> 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227章嫉妒滋生
作者:德娇 下载: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TXT下载
    夏暖给曾桂华倒了一杯水,递给她:“我也不知道夏颜在哪里,你清楚她之前和谁联系过吗?离开之前有没有什么异样?”

    曾桂华抿了一口茶水,思索了一番:“她说她来摩都,最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了。小暖,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曾桂华说到这,也没有心情喝水了,忙拉着夏暖的手,不停的询问着。看的出来,她对夏颜的处境很担忧。

    “妈,你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夏暖问。

    曾桂华仍然是摇头。

    夏暖皱眉:“那段时间我去钟山给爸爸扫墓,之后手机莫名其妙丢失,被绑架到了一座岛上,在我被绑架的那段时间,有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冒充我来到摩都,做了一些让很过分的事情,我怀疑是夏颜干的,但是夏颜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消息。”

    “这不可能,夏颜就算想要冒充你,也没有那个能耐,她虽然和你身材声音有些相像,但是你们的脸并不一样,不可能是她做的!”曾桂华想也没想,便跳脚反驳了夏暖的话。

    目前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夏颜干的,也不过是猜测,所以夏暖并没有反驳回去:“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夏颜找回来,这样才能真相大白,而况,她这么久了没有消息,我担心她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曾桂华眼中的怒火顿时消散:“是啊,小暖,她好歹也是你姐姐,你不能对她不闻不问,说什么也要把她找回来。”

    夏暖点点头,安抚了一番曾桂华,随即便陪她吃了一些东西,在佣人的带领下叫她去卧室休息。

    想着夜斯沉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夏暖便要下楼去找保罗,保罗应该知道夜斯沉现在在哪里。

    “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夜斯沉今天接我来费城的时候,发生了一起袭击事件,不过一个女人救下了夜斯沉,夜斯沉才幸免于难。”曾桂华的声音响在了夏暖的耳边。

    夏暖脚步顿住,转身又回到了卧室,看着曾桂华,忙问:“发生什么了,怎么回事?”

    曾桂华说:“下车的时候,有人拿着武器袭击夜斯沉,不过,最后一个女人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替夜斯沉挡了下来”

    曾桂华的话还没有说完,夏暖下楼去找保罗问明了缘由。

    其实从一开始夏暖就看出了保罗心事重重,眼光异常。

    “保罗,夜先生是受到什么人的袭击?那个替他挡武器的女人又是谁?”夏暖迫不及待的问保罗。

    “已经查出来了,是月照会派人袭击先生,最后被罗兰女士救下来了。”保罗说。

    夏暖听到保罗的话,神色复杂,跌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好久,她才问保罗:“罗女士没有事吧?”

    “目前正在急救,所以,还不知道情况。”

    保罗退了出去,夏暖辗转反侧的。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问一下罗兰的情况,于是她拿着座机拨通了夜斯沉的私人号码。

    “喂?”那边,传来了夜斯沉低沉嘶哑的声音。

    夏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数秒,开口:“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兰怎么样了?”

    “她伤了胳膊,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她身体本来就虚弱,伤口愈合也很慢。”夜斯沉说。

    “希望她尽快好起来。”

    “会的,你早点休息,过几天我会回去。”夜斯沉那边的声音柔柔的,叫人心悸。

    夏暖还没说话,夜斯沉已经挂了电话。

    盯着那个座机,夏暖默默的将话筒放回了原位。躺着床上,心绪越发的纷乱。

    罗兰看着夜斯沉出去接电话,虚弱的神色透着一丝得意,当夜斯沉转身进来的时候,那抹得意很快消失不见。

    “夜,如果你忙的话就先离开吧,罗密等下会过来陪我。”罗兰小声的说。

    夜斯沉坐了回去,为她掖好了被子:“没事,我留下来陪你。当时你知道危险还要往枪口上撞,是不是傻?”

    “因为我不想叫你有危险,夜,我不想叫你受到伤害,最近我眼皮子一直跳,所以总觉得内心忐忑的不行,老是担心你出事,于是就一直跟着你,果然不出我所料,真有人要暗中袭击你,夜,你以后出门千万要小心。最好穿上防弹衣。”罗兰虚弱的说:“这次打的是麻醉弹,下次说不定就会对你致命一击了。”

    “我知道,下次我会注意,只是,你以后不准在冒险了。”夜斯沉关切的叮嘱罗兰。

    罗兰迟疑的点点头。

    曾桂华留在这里,每天都在催促夏暖要调查夏颜的去向,夏暖为了叫曾桂华安心,给澳市那边的下属打电话,叫她去钟山调查夏颜的事情,几天后,有了结果。

    在澳市和钟山之间隔着的那片大海中,有人打捞出了一具女性尸体,在水里泡了很久,已经是面目全非,而且从设计师阿兰那里得知,之前夜恩沉来过澳市,是和那个冒充夏暖的女人一起过去的,夜恩沉带着那个假冒的夏暖从澳市辗转钟山,然而回到摩都是单身一人。

    很有可能是夜恩沉将夏颜杀人灭口了。

    “这么说,夏颜是被夜恩沉害死了?那个女尸就是她吗?夜恩沉那个杀千刀的!”曾桂华偷听了夏暖的电话,得知了这一切,情绪越发的激动。捂着跳抖不已的心脏,随时都要昏厥一样。

    “妈,你先不要激动,不管夏颜是死是活,都会对你有一个交代。”夏暖已经隐隐觉得夏颜活着的几率在慢慢减小。

    “不,小暖,小颜不能死,她是你姐,说什么你都要救她啊!说不定那个女尸不是她,是别人,说不定小颜去了另一座城市”曾桂华握着夏暖的手,变的语无伦次了起来:“她虽然对我不好,可是你知不知道,她很可怜,上天一直都在偏袒你,对她那么苛刻,叫她不能有真心爱她的男人,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妈,你别激动。”夏暖皱眉,将几乎昏厥的曾桂华扶坐在了沙发上:“我已经派人去认那具尸体了,但愿不是夏颜。”

    曾桂华情绪这才稍稍平静些许,只是,躺在沙发上,两只眼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像是心肌梗塞一样。

    夏暖见状,立刻带着她离开别墅。

    她本来是要打电话给米可的,只是,曾桂华这种突发症状等不到米可过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保罗开车,朝医院行驶,很快到了医院,夏暖将曾桂华送去了急诊科。医生为曾桂华采取了急救方式,她的心跳回归了正常,目前还需要留院输液观察。

    夏暖拿着水杯走出了病房,准备给曾桂华倒水。

    “我的胳膊没事了,只是,我的腿有些难受,你扶我一下好吗?”

    “好的,你慢点。”

    熟悉的声音飘进了夏暖的耳朵,她才发现,前方不远处的走廊,罗兰被一个身姿如松的男人扶着,男人带着鸭舌帽,贴着胡须,那张脸有一种刻意老化的感觉,不过整个人却看起来很年轻。

    夏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人,男人就是夜斯沉。

    夜斯沉陪着罗兰在离别墅最近的医院里,这么长时间,他从来都没想过要回别墅去看看她和孩子。

    夏暖内心的嫉妒一点点的滋生,像是邪恶的因子一样在她腹腔内不停的蔓延。

    夏暖一时怔愣在那里,心里头五味杂陈的,极度的不是滋味。

    夜斯沉和罗兰也看见了她。

    夏暖捏着水杯,将最糟糕的情绪隐藏在心底深处,走过去。

    “阿暖,你怎么来医院了?”夜斯沉关切的问夏暖。

    夏暖看着罗兰,清浅的一笑:“罗女士,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没事吧?”

    “没事,我已经基本痊愈了,夏女士怎么来医院了?”罗兰看起来很友好,不过那双眼睛却朝她隆起的腹部扫了过去,眼睛里流露着一丝得逞的笑意。

    夏暖看的极其的别扭,甚至也不愿意和罗兰多待一刻:“哦,我母亲病了,所以我带她来这里,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她转身,朝饮水机那边走过去。

    夜斯沉撒开了罗兰的手,追逐了过去。

    “阿暖。”夜斯沉接过了她手中的水杯,为她接水,低声声的轻唤着:“别误会我们,她需要照顾。”

    “我了解。”夏暖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拿过被夜斯沉接满水的水杯:“你注意安全就是。”

    “你母亲怎么了?”

    “老毛病,不过已经脱离危险了。我得进去陪她了,告辞。”夏暖擦肩,去了曾桂华的病房。

    直到夏暖完的身影完全没入病房,夜斯沉的视线才收回。

    “哎呀!”

    罗兰假装崴了脚,一下子栽倒在地。

    夜斯沉回过神,见状,将她扶了起来。夜斯沉将罗兰扶进病房,便去了曾桂华的病房。只是,夏暖不在,只有昏迷的曾桂华躺在那里。

    保罗站在了身后,小心翼翼的对夜斯沉说:“先生,夏女士开车提前回去了,说要我留在这里照顾她母亲。”

    夜斯沉沉默不语,眼中尽显失落,疑想是不是夏暖看到他和罗兰再一起,心里难过,所以才离开的?

    而夏暖并没有离开,她只是去门诊室给曾桂华开药。从门诊室走出来,她看到了罗兰。

    “夏暖,我们可以谈一谈吗?”罗兰恳求的问夏暖。

    本章完

 ** 作者:德娇所写的《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幸孕盛宠,夜先生猎爱101次》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