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六、保卫南京 645. 用刀锯断鬼子的脖子
作者:平淡的平 下载: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TXT下载
    很多老兵宁愿在枪战时候受伤,也不愿意在拼刺时候受伤,这是受伤和没命的巨大差别。因此鬼子也是一样,见到驳壳枪子弹老是朝着自己身上招呼,受不了。

    受不了怎么办?唯一破解的办法就是赶紧冲上去结果了对手,不能让对手开第二第三枪。

    这鬼子一冲,就正合了西北佬们的胃口,本来手中的大刀相比变态长的三八枪,就短了不止一点点,鬼子只要控制住距离,大刀很难杀进去。

    好比两个拳击高手,一个手臂长一个手臂短,长的那个一般会用刺拳和步伐,来把攻击距离控制在自己能打得到而对手打不到的范围内。

    鬼子本身大部分是拼刺高手,自然也很清楚这个道理,超过一米五长的三八步枪加刺刀,加上他们的力量和灵活,可以把众多大刀高手控制在一个很好的攻击范围内。

    控制了攻击距离,主动权就在自己手里了,想什么时候攻出去,想什么时候防守,都可以根据利于自己的时机来进行。

    加上鬼子三个一组,背靠背,就可以控制一个半径二米安全范围圈,就算是中国的拼刺高手,也很难打进去。

    现在可不同了,中国老兵另一只手的驳壳枪,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存在,随时都有可能了解鬼子的性命,随时可以破掉他们几人背靠背的阵型。

    所以鬼子不再控制距离,而是要争取时间,速战速决,尽早把手里有驳壳枪的中国兵给干掉,自己才能安全。

    一个个鬼子不再背靠背,开始向外冲出,这也是鬼子的无奈之举,但是仗着自己高超的拼刺技术,他们觉得就是单打独斗,也能拿下面前的中国兵。

    想多了。要是鬼子几个人背靠背,窝在阵型里,那这些西北老兵,可能还真的拿鬼子没有办法,可只要鬼子一冲出来,那就不同了。

    鬼子的长枪一旦不去控制距离,而是扬短避长,进入近距离的短打空间时候,鬼子的宿命就到这里了。

    要知道,就算是民国时代因为火器的大量流行,对传统武术国术造成了致命的冲击,再厉害的武林高手,在子弹面前,都是渣渣。

    但是,让武林高手也学会了用枪,在对等的级别上,那就不同了,中国的徒手和冷兵器杀人技巧,经过几千年来的发展和锤炼,到达了一个恐怖的高度上。

    西北人尚武,祖祖辈辈继承并发扬了这些杀人技,一旦在你死我活的拼刺场上,什么高招阴招都会放出来,留着有啥用?人都死了,啥都是渣渣。

    因此,坐井观天的小日本,老是以为自己的陆军步兵是亚洲超一流的,但在冷兵器甚至是徒手对搏上,中国不但是亚洲老大,也是世界老大。

    见鬼子手持长枪,贸然冲入短打距离内,这些嗜血的西北老兵们,就像是老虎看见猎物亲自朝自己冲过来一样,兴奋异常。

    这些老虎们,立刻挥舞起雪亮锋利的大刀,如同老虎的利爪和尖牙,开始快速地寻找猎物的空档,撕裂开猎物的身体。

    西北老兵们揉身进击,在鬼子刺刀突刺过来时候,稍微移动身子,几乎是擦着鬼子的枪杆,进入到大刀的攻击距离内。

    第一刀,大部分是砍向鬼子持枪的手臂,在如此近的距离,鬼子后撤已经是来不及,只得撒手扔掉步枪,才能保住自己的手臂不被大刀砍断掉。

    手臂是保住了,但接下来自己的头能不能保住,就看鬼子的造化了。

    鬼子扔掉了手里的步枪,等于宣告了自己的死亡,大刀接下来就是刀刀致命,不是砍向鬼子的头颈部,就是肩膀和胸口。

    一时间,战场上血花四溅,鬼子的嚎叫声此起彼伏,有的鬼子受不了,掉头就逃,转身逃走,等于把整个背部都不设防,暴露在大刀口上。

    大刀自然也不客气,刀刀砍在鬼子的背上,这大刀不单单是快,还有比普通的长刀重,这一刀下去,不仅把鬼子的背部砍开,刀重加惯性的冲击,也把鬼子给砍得趴在地上。

    既然趴地上了,就更不客气了,很多老兵这个时候,倒不是用刀去砍,费时费事,一刀一下子砍不死鬼子,自己的背后也有危险,万一被另外的鬼子给偷袭了,划不来。

    很多老兵的习惯打法,就是用驳壳枪对着鬼子的背部开枪,这样开枪,基本上误伤不到自己人,子弹是朝地面去的。

    而且这么近的距离,随便一枪就能打中趴地上的鬼子,一枪打不死,就再开一枪,反正只要打得鬼子失去战斗力就可以了,然后再去对付下一个鬼子。

    只有少数的嗜血的怪物老兵,才会喜欢特地去砍下鬼子的头颅,躺地上的鬼子一下子没死净,有的也只是刚死,血液还没有凝固。

    所以,现场砍头的情景非常恐怖,要是手起刀落,一刀利索地砍断鬼子的脖子,倒还好一点,问题是没死的鬼子不是在抽搐,就是在乱动,很能一刀砍准。

    这个就麻烦了,一刀没有砍准,也会砍到鬼子的身上,接着第二刀、第三刀,和平日里杀猪一刀没有捅死一样,再补上几刀,那猪则就更是受罪了。

    同样,鬼子也很受罪,被砍得血肉模糊像个血葫芦一样,到处都是血,鬼子还没有死,在地上翻滚着嚎叫着。

    可嗜血的怪物老兵,仍然不放过垂死的鬼子,就是要把他的头给砍下来,鬼子老是在动,抓不住他,就索性骑在鬼子身上,把大刀横起,像菜刀一样,去切鬼子的脖子。

    这种场景实在是血腥残忍,人的颈椎都是骨头,拿刀子去切,哪里一下子切的断,只能是用力来回地去锯,直把鬼子的脖子锯得血肉成沫,血水直喷。

    最后终于把鬼子的头给弄断了,有的“变态狂”老兵还不就此结束,一手拿起鬼子血淋淋的头颅,一手提着滴血的大刀,满脸浑身的鲜血,径直向下一个鬼子走去。

    这番景象,对于那些亲历战场的人来说,确实是震撼力十足,不要说是鬼子,一些中国兵的新兵,都给看得双脚发颤。

    不过,这个时段里的鬼子,大部分是老兵,而且13师团的兵都是经过了南京大屠杀的兽兵,尽管如此,他们看到这番景象,还是会吓得步步后退的。

    人再变成野兽,再对同类痛下杀手麻木无情,但面对自己要被别人这么残杀时候,在麻木的人,也会被惊醒的,被吓到的。

 ** 作者:平淡的平所写的《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抗战铁血路:八千里路铁与血》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