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游戏竞技 >> 我为人神那些年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卷 第六百七十七章 可疑的阵法 2
作者:龙湫 下载:我为人神那些年TXT下载
    君谦不知道是应该称赞秦筱御夫有术,还是说她欲擒故纵,总而言之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很出格的事情。

    当然,君谦也会在跟秦筱的交流中注意收敛,要知道灵修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这种以天赋主导的群体,总能杀你个措手不及。如果不小心得罪了秦筱,也许她表面不会跟你起冲突,随便一个灵识冲击都可以让你出尽洋相,且防不胜防。

    “君谦哥哥,你在腹诽我!”秦筱似乎又看透了君谦的想法,“那件事,你真的没打算跟他说明吗?”

    “说明?你让我怎么说?”君谦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力地垂下肩膀,“这件事我只跟你说过,况且我们也没有说服他的信心。他是我们的保护伞,也是最主要的战力,我觉得说出来只会扰乱的他的心神,而他陷入混乱或者颓废对我们并没有任何好处。”利大于弊的计划,真的要仔细掂量再付诸实施。

    闻言,秦筱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君谦脸上认真的表情,很明确地告诉了她,如果不注意挑选时机和手段,很可能话一出口就引出大乱子。

    “但是,我们也不可能总是憋着不是吗?”话憋在心里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君谦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还是看情况吧,不代表我们就一定要在这个地方说。”他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这件事,还是君谦哥哥你决定吧。”秦筱抬眼看了看将他们包围结实的金盾群。

    三灵兽听得一头雾水,但明显秦筱和君谦都没想过告诉他们真相,作为一个合格的根本,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问,这是最基础的条件。

    “不好意思,你们大概听不懂吧。”秦筱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有点暗恼君谦不分场合开始对话,“不过我们并不是安通款曲,事情跟君上有点关系,但关系不是很大,我们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包子微微颔首,将用力往秦筱肩上爬,明显是企图发问的馒头拎到一边,不让他得逞。

    金盾组成的球体内,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也不代表君狂听见。修士的五感强于常人百倍,他自然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虽然不明白秦筱和君谦指的是什么事,但既然秦筱觉得他现在不需要知道,他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好在馒头这么一闹腾,紧张的气氛和获得了一丝缓和,他觉得这样并不坏。

    君狂并不敢完全放松警惕,依旧躲在多层金色盾牌后面,一步一步小心地靠近。

    血色符文在以凌素素为圆心向外扩展,越靠近中心血色越明显,并且渐渐能够闻到一丝血腥气味。

    ‘献祭?’

    凌素素有可能是利用自爆,将强大的能量连带自己,一同献祭跟古物,利用古物完成阵法从而实现跟君狂同归于尽。

    她小算盘确实打得好,因为这阵法不知网住了君狂,更拉了五个垫背,怕是她自爆的当口还在心里偷笑。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她也许算到自爆和阵法都有可能奈何不了君狂,但君狂和秦筱等人在一起,君谦的重要性尚且不谈毕竟连此人究竟是不是君狂的分身都难说,但秦筱对君狂来说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且君狂从来不掩饰这个问题,可想而知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自负的人因为自己保护不力而失去重要的东西甚至人物,那种打击凌素素体会过一次,现在她觉得应该轮到君狂了。

    当然,这也只是她计划的一环,古物这种东西,本就不是供人族使用的,换了古族也许只要献祭精血一类的物品,就能够获得古物的认可,而人族从来跟古族不合,古物不会认可人类智慧认可力量,因此凌素素才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这也都还是君狂的推测,究竟是多么扭曲的仇恨,才能让凌素素迁怒君狂到不惜性命、尸骨无存也要还以颜色,就不得而知了。

    血色符文蔓延到君狂脚下,他忽然心下一凛,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本能地不想靠近。

    ‘这东西……’他运足目力,终于看清,紫黑色光中中间不断崩溃的人形,落下的碎屑全部被地面的一个残缺卷轴所吸收。

    他用力将金色盾牌插入地面,却发现不止金色盾牌不能阻止血色符文的蔓延,反而有不少血丝沿着地面爬上金色盾牌的边缘,被血丝覆盖的地方很快便被浸染,整个金色盾牌的颜色也可以变深,渐渐有些不受他控制了。

    君狂一挥手,想要将这些金色盾牌收回,却发现盾牌竟然不受控制,并且开始不断下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软融化,眼看着就要被血色符文吸收。

    这些盾牌可是他用蜕下的鳞片炼化而成,光是硬度就可想而知,更何况没一个鳞片都是曾经经由他龙血滋养,说是带有一丝残留的魂魄也不为过。这样仿佛自己身体的金色盾牌,依旧眨眼间便脱离了他的控制,要说不震惊,君狂自己都不信。

    而这些血色符文更是不简单,连龙鳞都能够融化吞噬,也难怪能够轻松地将凌素素自爆的能量收归己用。

    凌素素的躯体已经消耗了大半,很多地方皮肉脱落只剩下森森白骨和缠绕其上的细微血管。血管里早已经没有血液,灰暗而干瘪,只是仿佛风中残烛一般附着在白骨上,很快便也随着白骨的剥落而脱落。

    “何必呢……”君狂放弃了已经被侵蚀的金色盾牌,后退了几步转头对秦筱等人说,“还不能进去吗?”

    “还是不行。”秦筱咬了咬下唇,觉得自己很没用。

    “没办法,时间和空间本就不是那么容易参悟的。”君狂心念一动,打算用瞬移进入金色盾群内,却发现根本无法实现。

    他可以肯定瞬移这项操作是执行了,但只是将他瞬移到原地。

    ‘空间是循环扭曲……还是……’他有点想不明白。

    “主人!这符文当中,好像有字!好像还有画。”清良的灵识脱离身体,在上方看得很清楚。

    “告诉我是什么字!”君狂连忙问。

    “庄……蝶……,还有一朵花。只有这三个能看明白,我想大概这是后人添加进去的,字似乎只是挤在符文的间隙里,这朵花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能确定是不是有所篡改。”

    (本章完)

 ** 作者:龙湫所写的《我为人神那些年》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我为人神那些年》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我为人神那些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