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现代都市 >> 外交官的小萌妻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卷 萌妻请上位 081 想回去好好发发汗?
作者:青梅果子 下载:外交官的小萌妻TXT下载
    一秒记住【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里,靳御独自站了许久,能问的他都问了,能从南华清的口中探出这些消息,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毕竟能胜任这个位置的人,口风势必严谨,今晚的破例于南华清来说是越矩,对靳御来说也不免越权,这些他们心照不宣。

    只是,眼下,他又该怎么界定颜蔷薇的身份呢?

    间谍吗?可是即便是国家安全情报局也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普通人?可是她又分明被列在国家安全情报局的A级通缉榜单上。

    这件事情,他是否还要继续调查下去?他并不畏惧探究真相的过程,他唯一担心的是调查出来的事实,一旦证明颜蔷薇确实是间谍,那他该怎样去和慕柒柒解释?

    毕竟综合所有摆在眼前的证据,最后的真相并不容他乐观。

    一向无所畏惧的男人,这一刻竟然有了一丝退却,他担心事实的结果可能会伤害了慕柒柒,毕竟她现在始终坚信母妈妈是被冤枉的,他不敢想象一旦慕柒柒知道了这背后可能还存在着另一种结论之后,她能不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与其这样,是不是维持现状,于她而言,才是最好的结果呢?

    毕竟,她已经在慕远儒为她编织的善意谎言中生活了十几年,在她的概念里,妈妈只是失踪了,这无疑是一种最好的期待,妈妈活着,她还会回来。

    心中郁结,靳御垂眸捏了捏鼻根,想到电视直播就要开始了,这才转身回程。

    担心她会紧张,他说会陪着她直到直播结束,答应她的,他从不食言,只是不知道,关于师母的事情,会不会是唯一的一次例外?

    **

    总统办公室内,摄像机已经架好,工作人员正在办公桌前对麦克风做着最后的调试。

    靳瀚麟坐在沙发上,造型师为他打点着发型,参着白丝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身黑色立领中山装笔挺加身,威风凛凛。

    一旁,宣亚茹站在他身边,盘手而立,几分蹙眉,对于化妆师的造型还是不甚满意,直接抢过了她手中的粉盒,弯下腰,亲自为靳瀚麟补妆修容。

    “算了。”靳瀚麟拧眉,略微推开她的手,男人化妆,总让人觉得难为情。

    宣亚茹叹了一口气,躲过男人的手,继续为他补妆,“不过才当了两年的总统,看起来却像是老了十岁,早知道,当初说什么也不同意你做这份苦差事。”

    女人语气心疼。

    老了十岁,虽然说的有些夸张,可是肉眼可见的皱纹确实铺满了男人的眼尾,那肉眼可见的白发,尤其触目,毕竟身在其位,忧国忧民,堪此大任者岂能不费心劳神?

    男人浅笑,看向身前的女人,“我老了十岁,你却一点没变,这要是四年任满,我们再出去,别人不得以为,我身边带着的是我的小女儿?”

    宣亚茹睨了他一眼,低低的撇了一句:“没正行。”

    靳瀚麟摆了摆手,遣走了身边的两个造型师,拉过宣亚茹的手,让到身边坐下。

    “这么多年委屈你了。”靳瀚麟攥着女人的手,目光如许。

    “当着孩子的面,说什么呢?”宣亚茹低低的一句,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慕柒柒。

    角落的单人沙发上,慕柒柒乖巧的坐着,手中端着靳瀚麟的讲话稿,最后揣摩着语句,那认真的模样,着实让人喜欢。

    她神情专注,估计也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对话。

    靳瀚麟继续说:“当年没有和你商量,我就将阿晟扔给了你,也让你背负了许多压力。”

    外界关于靳晟私生子的疑云一直不断,更说宣亚茹是一个悍妻,夺走了孩子赶走了生母,生性恶劣。

    只是对于这些,宣亚茹从未辩解过什么。

    “突然提这个做什么?”宣亚茹浅声问。

    靳瀚麟轻哼了一声,“阿晟这小子真是全然辜负了你的心意,这么多年你为他操碎了心,他倒好,在外面不停的惹是生非。”

    宣亚茹抽出了手,淡淡的一句,“都是我惯的。”

    知道接下来男人难免要对这个小儿子一顿数落,宣亚茹直接将话题打住了,靳晟今天的性子不是没有原因,小小的孩子从小就要背负“私生子”的嘲讽,哪有几个能承受这般的压力?

    提到这一点,宣亚茹不免要对公公有些不满,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说这是他的外孙,却偏偏要说是自己的孙子。

    孩子不知真相,宣亚茹也不能违背公公的意愿,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靳晟视如己出,甚至对他的宠爱远远都超过了靳寒和靳御,身为一个母亲,她已经倾尽所有了。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靳瀚麟重新握上了她的手。

    “那是什么意思?”宣亚茹质问,“从前阿晟哪一次绯闻不是闹得满城皆知的?是,这一次的动静闹得是大了一点,最后不也解决了吗?你还想让他怎么样?”

    女人全然不以为意,从事发那一刻起,宣亚茹便没有把这事当成一回事,起初靳晟频繁的登上娱乐版的头条,她也训斥过他,可靳晟只说这是炒作他律师行知名度的手段,后来她也就认了,不管靳晟闹得动静再大,她也听之任之。

    “这次是颜家。”靳瀚麟叹了一口气,“颜克诚不是一般的发火,不惜借此要挟,拒绝出席明天的军政会议。”

    “当初婆婆是想给这两个孩子牵媒,可是阿晟拒绝了,是冉冉那孩子对阿晟追着不放,再说,靳家哪里就配不上颜家了?”宣亚茹不甘,“是,阿晟不就是贪玩了一点?个性锋芒了一点?性情乖戾了一点?”

    靳瀚麟拧眉看向这个护子心切的女人,难道这些还不够?

    宣亚茹自觉理亏,便问了一句,“你想我怎样?”

    “我也不求他改头换面,至少接下来给我安分一点,他也只能听得进你的话。”男人语气也是颇感无奈。

    “知道了。”宣亚茹淡淡的一句。

    靳御推门亲来,扫了一圈办公室,鹰眸略扫,看到了杵在露台上的慕柒柒,眸色一深,视线扫过,最终定格在了坐在沙发上一片温情的父母。

    男人稳健走过,也不打招呼,直接走向了慕柒柒,将她揽到了怀里,从风口处拉了回来。

    “着凉了怎么办?”说是训斥,却难掩心疼。

    慕柒柒身上披着他的西服外套,觉得有些热了,又不敢脱,靳御的衣服从来不经他人之手,她这才去风口处吹吹凉。

    “我不……”

    我不冷,话还没说完,薄唇便被男人的拇指轻轻压住,“又不听话了?上一次是谁跑到风口着了凉?还是想回去好好发发汗?”

    发发汗?慕柒柒听完脸就红了。

    那一次她在风口着了凉,低烧不退,法国的医生不比国内,也不给开药,只要她多喝热水,好好发汗。

    靳御守了她半夜,只见她身子抖的越来越厉害,却始终不出汗,让她这个身子出去跑步发汗是不可能了,只能留在床上做起了被迫运动,不过倒是管用,做了几次,出了一身汗,第二天早上,烧果然就退了。

    只是后来,每次她穿的稍微单薄一点,他便拿“发汗”威胁她,想着那一夜的腰酸腿抖,慕柒柒马上就乖了,连忙回去加衣服。

    宣亚茹一回头,也是一惊,连忙起身,“我的宝贝女儿,什么时候跑到露台去了?”

    慕柒柒咬唇,“我就是有点热了。”

    宣亚茹走了过去,看到慕柒柒额上的一层细汗,黛眉紧促,“屋子里开着空调,怎么还穿这么多?”

    说着,便伸手脱去她身上的西服外套,随手就要搭到一旁的沙发上。

    慕柒柒宝贝似的赶紧去夺,“别扔!”

    “怎么?”宣亚茹狐疑的看向她。

    “他洁癖。”慕柒柒指了指一旁的靳御,委屈兮兮的说,“他脱下的衣服除非送去洗,否则不能碰其他的地方。”

    宣亚茹仰头看着靳御,腻了他一眼,刚刚靳御进来,也不和老两口打招呼,分明就是责怪他们顾着聊天,这才逼着慕柒柒只能寻个清净地方看查资料,险些着凉。

    可现在看来,到底是谁的过错,显而易见,如果不是他的臭习惯,柒柒至于跑到风口也不敢脱衣服么?

    靳御伸手接过她手中的衣服,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傻。”

    慕柒柒瞪了他一眼,他以为她真的傻?她只是不想被他“罚”!就算平常她不犯错,某人都没点节制,这要是被逮住了把柄,第二天她是别想下床了。

    “以后要是热了,允许你脱。”男人淡淡的一句。

    慕柒柒“哦”了一声,脱,她倒是得找一个地方放,他这个“衣架子”又不在……

    一旁,工作人员上前提醒,“还有五分钟直播就要开始了,总理夫人,准备好了吗?”

    慕柒柒点了点头,接着她小声问宣亚茹,“公公为什么要让我做他的同声翻译啊?他不是有一位御用翻译吗?”

    宣亚茹拿出绢帕为慕柒柒擦拭着额尖,浅笑说:“那个翻译是一个男的,哪有我们柒柒水灵啊?这可是面向全球的电视直播,关乎国家颜面,从前你没毕业也就算了,现在这个位置必须是你,我早就想把那个人换掉了。”

    慕柒柒一脸黑线,听这语气明显不对,很显然,让慕柒柒过来当翻译是宣亚茹的意思。

    可是这位好婆婆,你知不知道,就因为您了一句话,她已经紧张的好几天都没有睡好了?这样公开的电视同声翻译,她可是第一次啊!

    宣亚茹为她理好了妆容,打量一番,满意的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宠溺的说:“放心,我已经嘱咐他了,必须按稿子来,不准临场发挥,咬文嚼字。”

    “真的吗?”慕柒柒受宠若惊,可是公公一向最听婆婆的话了,宣亚茹这么说,她心里一下子多了一份定心丸。

    倒计时版进入了三分钟的倒计时。

    “去吧。”说罢,靳御在她额尖微微一吻。

    慕柒柒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去茶几上拿起她的笔记本,起身,末了从笔记本上抽出了一支钢笔。

    她紧握着那支笔,像是这支笔能传给她某种力量一般。葱白的指尖摩挲着笔头上刻着的小字,分明是一个“蔷”字。

    杨蔷薇的蔷。

    靳御抿唇,钢笔是师母的,想必是慕柒柒从她妈妈的办公室里翻找出来的,始终,母亲仍旧是她的一种信念和寄托。

    毕竟当年,年轻轻轻的颜蔷薇已经是翻译院的一个传奇,史上最年轻的特级翻译能力自然非比寻常。

    直到后来,这一记录被慕柒柒所取代,只是慕柒柒对这一职称一向不以为意,总觉得受之有愧,在她心里,妈妈是无可取代的。

    电视直播开始了。

    如慕柒柒所担心,虽然前方就是提词器,可是靳瀚麟还是一如既往的发挥了他从不看演讲稿的特长,虽然讲话内容大体一致,可对于翻译官来说,无疑也是不小的挑战。

    好在,慕柒柒已经提前做好了各种准备工作,即便靳瀚麟引用了一些诗词典故,她也处理的游刃有余。

    近半小时的电视讲话终于结束,当补光灯熄灭的时候,慕柒柒长呼了一口气,瘫软着趴到了桌子上。

    靳御走了过来,揉着她的小脑袋,“宝贝做得很好。”

    慕柒柒眯着眼睛,侧过身,扑倒靳御的怀里,莫名的,觉得委屈极了,明明刚刚一紧张,一句颇长的话,她中间顿了一秒,对于平常严苛的训练来说,这已经算是事故了。

    如果靳御如同从前给她上课时那般训她,她倒能觉得舒服一些,可是他竟然还说她做的很好,慕柒柒突然觉得自己一定是犯了极大地错误,靳御不忍她难过,才会这么安慰她。

    靳御捏着她的下巴,扬起她的小脸,望着她的双眸,又说了一遍,“真的很好。”

    慕柒柒起身,看向他,抿着小嘴试探性的问,“我一点错误都没有吗?都翻译对了?没有卡顿?”

    靳御点了点头,不以为意的说:“没有啊!”

    慕柒柒心里乐开了花,难道是她刚刚出现错觉了?还是在紧张的状况下,她对时间出现了感知上的误判?

    反正没挨骂就是好的,慕柒柒踮起脚尖,在靳御的脸颊微微吻了一口,开心极了。

    靳御望着她欣喜的小脸儿,长指探上,宠溺一捏,他目光如炬,那一顿他自然看在眼里,可是观她全场的表现,已经足以震惊八方,那一秒着实不值一提。

    “晚上,好好奖励你。”男人贴上她的耳际,暧昧一句。

    慕柒柒翻着白眼,连忙后退了两步,那样的“奖励”,她可以选择不要么?

    那边,宣亚茹已经开始了数落,“不是说好了照稿子念么?”

    “大纲是这么写的。”靳瀚麟沉声一句,时间宝贵,每一次讲话前他大多只会过目一遍智囊团提交上来的大纲,至于演讲稿,他很少从头看完。

    “你看不到提词器吗?”宣亚茹被他气坏了。

    “你不是说我戴眼镜不上镜么?”男人随意一句。

    宣亚茹气急,借口还真多,他倒是信口拈来,最后辛苦的还不是柒柒?

    眼见就要吵起来了,靳御向慕柒柒使了一个眼色,慕柒柒秒懂,连忙上前拉着宣亚茹,婆媳俩挽着胳膊,随之走了。

    父子俩离开办公室,向走廊尽头走去。

    出了大门,踱过一段空中长廊,对面便是总统府的生活区。

    步行至长廊中间,靳御停了下来,唤了一声:“爸。”

    靳瀚麟闻声停步,回头看向他。

 ** 作者:青梅果子所写的《外交官的小萌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外交官的小萌妻》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外交官的小萌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