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王国血脉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110章 我家(下)
作者:无主之剑 下载:王国血脉TXT下载
    泰尔斯皱着眉头,脸色难看:“姑娘?”

    “哦,真对不起,”坦帕上下打量着他,晃了晃肩膀,一脸恍然:“看你长得这么秀气,一直正襟危坐,紧闭双腿,不开口的话,还真以为你是个姑娘呢。”

    带着复杂的心情,泰尔斯艰难地笑了笑。

    “他是个新入行的,”快绳咳得满面通红,这才喘过气来:“我们才把他从荒漠里救起来……拜托,对他温柔点。”

    坦帕紧紧盯着泰尔斯,让后者颇为不安。

    几秒后,坦帕眉毛一舒:

    他再次弯下腰。

    “来吧!”

    “既然是快绳的女……我是说,既然是他介绍来的……”随着坦帕起身,一杯满是泡沫的啤酒被重重甩到泰尔斯眼前,酒馆老板的声音豪迈而开心:“第一杯,正宗的西荒老啤酒,免费招待!”

    前一刻还被错认成女孩儿的泰尔斯顿时受宠若惊。

    “谢谢!”

    快绳的面子原来这么好用。

    王子礼貌地拉过酒杯,看着快绳满意的笑容,寻思着这是什么酒。

    “我就知道,刃牙营地里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就不会有好事,”坦帕趴在吧台上,给快绳倒上第二杯酒:“灰杂种,是么?所以这是另一场荒漠战争?”

    快绳的脸色耷拉下来。

    “不。”

    “迪恩说不是。”

    他表情僵硬地灌下第二杯酒,这一次,快绳没有咳嗽。

    “是么。”

    坦帕若有所思地给他满上:“但最起码……”

    “好消息是,你的队伍里没人在我这儿存过钱,我也就不用返还……”

    快绳的酒杯举到一半,停在空中。

    年轻的雇佣兵微微一震。

    “事实上,坦帕,”快绳从嘴唇边上扣下了酒杯,艰难地咽了咽喉咙:“有。”

    坦帕皱起眉头。

    “有!”

    快绳像是被针刺中一样,狠狠地抖了一下。

    “坎泽,那个北地大剑,记得吗?”

    他猛地从座位上蹿起来,手忙脚乱地从腰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小本子。

    “他存了,他存了,他答应把钱存在你这儿了,这是……这是他的遗物,他的记账,他就把钱藏在房间的花盆里……”在泰尔斯和坦帕的目光下,快绳的语气显得有些急促,带着些微的颤抖。

    “他有……他有二十一个闵迪思,十八个米迪尔,再加上十三个北地梭伦和十个卡恩,九个安伦佐的凯勒,四张不知道什么面额的康玛斯东南通用券,七枚莱沃尔独立币,五枚钢之城的锤钱,以至于许多数不清的迷海三国烦人小方形……还有两个塔比索。”

    快绳慌乱地翻到最后一页,读着纸上的一笔乱字。

    “就在,就在……在那个早上,在他死去之前。”

    快绳的声音小了下来,他呆呆地看着这个小账本。

    泰尔斯也怔怔地看着他,想起那个扛着大剑的北地硬汉。

    但是。

    “不,快绳。”

    “我不记得他来过,”坦帕皱着眉头,看着这本揉得皱巴巴,比垃圾好不了多少的小本子,“而且我的记录里也没有他的签字……”

    快绳脸色一白。

    “坦帕,”他咬着牙,似乎知道自己的话不太有说服力,但仍在竭力辩白,重新把那一页翻给坦帕看:“他的确是存在我这儿的,我可以去把钱取给你,看,上面写的,二十一个闵迪思……”

    “停,我可不想被你的康玛斯腔烦死,”坦帕冷冷道:“或者被你的算数功底给蠢死。”

    “所以严格地说,”快绳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死命摇摇头:

    “他存了,坦帕,坎泽存了!”

    坦帕冷冷地盯着他。

    “而坎泽没能回来,”快绳的表情黯淡下来,连带着音量也低沉许多:

    “所以,按照规矩,他应该得到他的那份……”

    “不可能,”酒馆老板毫不客气地摇摇头:“钱在你那儿,没在我这儿过手——看看我的账本,上面也没有他的记录,这不算。”

    泰尔斯默默地看着这场争吵。

    “这算的!”

    快绳着急地道:“只是……只是我没来得及给你,他一开始很不乐意,但他还是犹豫着决定了……他在我这里……我打算在回来之后……”

    “坦帕,求你了!”

    “规矩就是规矩,”坦帕冷酷地摇摇头:“不行。”

    “我答应过他的。”

    快绳的争辩近乎绝望,无力地甩着那个小本子:“我答应的!”

    “那也许……”坦帕粗暴地打断他:“应该由你去付那些钱?”

    “记得——十倍!”

    他恶狠狠地道,随即转身离开。

    快绳呆呆地看着酒馆老板远去的背影,手上的小本子无力地垂落。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快绳的肩膀。

    “快绳……”

    酒馆的嘈杂仿佛重新回到这个小小的角落。

    快绳默默地坐了下来,把坎泽的小本子放回腰袋里。

    年轻的雇佣兵死死盯着自己的酒杯。

    几秒后,他突然笑了。

    “你知道,怀亚。”

    “坎泽,他是第一个,”快绳抖动着双肩,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被我说动存钱的人,是我第一笔成功的生意。”

    泰尔斯微微一动。

    “坎泽从北地来,在星辰安家,他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还有个终年病弱的妻子……”快绳放下酒杯,面无表情:“他们住在荒墟,是老锤子把他拉来的,我在想……老锤子要怎么去跟他的妻儿说。”

    快绳探出身子,从吧台上拿起酒瓶,给自己再倒了一杯。

    “你知道的。”

    “他把存钱的地址给了我,也把账本留给了我,”快绳恨恨咬牙:“但我……”

    “快绳,”泰尔斯轻声叹息:“他已经去了,不是你的错,而你什么都做不了。”

    快绳的双肩狠狠颤抖起来。

    “什么都做不了……”

    他继续开始斟酒,途中又笑了。

    “你知道,很久很久,久得像是一辈子以前……有一艘船……”

    快绳失神地看着酒瓶,笑容满满凝固:“船上有个从小就立志出海,盼望着有一天航行到落日尽头的年轻水手。”

    “他的第一次出航,就去了终结海上最传奇的地方:终结海眼。”

    泰尔斯皱起眉头。

    “该死的地方,连牧海少女都不保佑的诅咒地。”

    “罗盘失灵,风帆撕裂,海盗随形,迷雾处处,乌云遮天蔽日,海鸟不见踪影,无边的黑暗和无尽的飘荡里,就连永恒的漫天星辰也变了模样,巨浪、漩涡和暗礁无休无止,可怕的海面下甚至有……”

    快绳的声音变得凄凉而沙哑。

    “船长、大副、二副、观测手、操帆手、舵手、战斗长、水手长、还有好心的比尔大叔……几乎所有人都死了。”

    “所有人。”

    他哆嗦了一下,继续斟酒。

    泰尔斯忍着抬头去看他的欲望,只是伸出手,把酒瓶嘴从已经漫溢的酒杯上扶了起来。

    快绳停顿了好久,任由泰尔斯拿走他的酒瓶。

    “作为那艘船上仅剩的人,年轻的水手抱着最后的木板,晕晕乎乎地一浮一沉,听着海浪声永不止息,看着周围昼夜交替,又渴又饿,又冷又怕,他不知道自己会飘向何方,命运如何,而他的周围唯有同伴们泡得肿胀发白的尸身,还有冷得刺骨的海水……”

    “他也是这样……什么都做不了……”

    泰尔斯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按住对方的酒杯:“快绳……”

    快绳的声音颤抖起来,却固执地拿过自己的酒杯:“那个年轻水手活了下来——但他再也无法出海了……”

    “因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他合上眼睛,就能看见破碎的木板和同伴的尸体,按住耳朵就能听见汹涌的海浪和暴雨的咆哮,抽动鼻子就能闻见海水的腥咸和血液的……”

    快绳哆嗦着拿起酒杯,把酒精和眼泪一饮而尽。

    “他从此惧怕船只,惧怕海洋,惧怕湖泊,甚至惧怕世上一切有水的地方……”

    “所以他来到了大荒漠。”

    “世界上水最少的地方。”

    咚!

    快绳狠狠地把杯子砸在吧台上。

    “该死……”

    他痛苦地抹着自己的脸,扭过头不让泰尔斯看见。

    “人死了,就什么都不能留下了,怀亚,一点痕迹也没有,”快绳的声音越来越嘶哑:“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没有思想,没有感觉,没有意识,什么都留不下来,什么都没有意义,而你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抖动着肩膀:“坎泽,庞迦,哈肯,微风……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了。”

    泰尔斯默默地听着。

    “那我们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

    快绳嘶哑地道:“受苦受难,然后等着被命运一把拍死,从此消失无踪,像是从来都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吗?”

    泰尔斯咬紧嘴唇,却不知如何回话。

    快绳伸出手,却在酒瓶本该在的地方抓了个空。

    正在此时。

    砰!

    一个厚厚的黑皮本子砸在了吧台上。

    泰尔斯和快绳疑惑地抬起头。

    只见凶神恶煞的酒馆老板坦帕站在他们面前,他一手抓着酒瓶,一手按住黑皮本子,冷冷地对快绳道:

    “瞧瞧你给我找的是什么主顾。”

    “我要的是那些强壮的、厉害的,但又时常处在不安稳境遇里的,看上去意外很多,事实上都能安全回来的……”

    快绳微微一愣,涣散的眼神久久没聚起来。

    “这样我才能赚钱,知道吗?而你找上的第一个客户就是赔钱的……我真后悔自己收了你这个下手,还真以为‘丹特的大剑’会是个好市场,结果这么快就死光了……”

    泰尔斯眉头微蹙,对坦帕的话感到一阵不适。

    听见熟悉的名字,快绳咬住牙齿,不服气地反驳:

    “我们是的!”

    “有坎泽、哈肯这样的强壮肌肉,有麦基那样的厉害向导,庞迦和微风那样的神射手和哨兵,有经验丰富的老锤子,有最棒的花痴女队长,”快绳痛苦地握住空空如也的酒杯:

    “还有最聪明的迪恩!”

    “我们……”他的语气黯淡下来:“我们本应是那种‘看上去意外很多’,但一定能安全回来的。”

    他的声音小了下来,尾巴带着淡淡的模糊音。

    “应该是的。”

    酒馆老板死死盯着快绳。

    一秒后,他狠狠一巴掌,把一支笔拍上黑皮本子——咚!

    “这儿,把他的名字记在账本里——那个坎泽。”

    坦帕凶悍地看着快绳:“这是规矩,我可不允许哪怕有一笔账目不清不楚。”

    那个瞬间,周围的嘈杂仿佛又被隔开了。

    泰尔斯意外地看着坦帕:他听懂了对方的意思。

    快绳愣住了。

    他的醉意似乎被驱散了一些。

    “老板……”

    只见坦帕咬着牙,怒气冲冲地把黑皮账本往前一推:“然后去算清楚他究竟存了多少,用星辰货币,拜托给我个整数,天煞的!”

    快绳的呼吸急促起来。

    “谢谢,谢谢你!”

    想通了的快绳激动地从腰袋里抽出坎泽的小本子:“坦帕,老大,老板……我替坎泽的妻儿们……”

    “闭嘴!”

    坦帕一脸不耐烦地拍响本子,酒瓶在吧台上顿了又顿:“快!写名字!他妈的……你喝了我半瓶好酒!”

    快绳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蹦起来:“当然!”

    他手忙脚乱地接过笔:“所以我记在这里?额,坎泽,是K还是C,还是其他字母开头?”

    “鬼知道!”

    坦帕抱起手臂,没好气地道:“反正又是一笔烂账——你他妈敢再动这瓶酒试试!”

    准备再喝一杯的快绳被吓了一跳,望着本子发愁的他晃晃脑袋甩甩醉意,立刻转向帮手。

    “怀亚,你会写字吗?迪恩说你是在北地有身份的人,可能懂……”

    泰尔斯挑挑眉毛,接过笔和账本:“给我吧,我试着拼一下……坎——泽——”

    找到救星的怀亚满脸感激,扬了扬手上坎泽的小本子:“交给你了,我得……”

    快绳的笑容未消,一抬头就看见了酒馆老板的皱皮脸。

    “你要是敢算多一个铜子,快绳,哪怕是最不值钱的北地卡恩铜币……”坦帕身体前倾,展开牙齿,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欺诈罪……你想念白骨之牢吗?”

    快绳打了个寒颤,提着裤子吞吐转身:“我得,我得去找恩佐数数……问问最近的货币汇价……”

    望着快绳远去的背影,坦帕狠狠地啐了一口:“只会对着酒瓶哭鼻子,真没种。”

    泰尔斯没有说话,他只是笑了笑,低头开始书写。

    “C。”

    泰尔斯疑惑地抬起头来:“什么?”

    “坎泽的名字,”只见酒馆老板按着酒瓶,头也不抬地低声道:“以C开头。”

    “他刚来刃牙营地的时候,是我把他介绍给老锤子的。”

    泰尔斯的笔尖停住了。

    “写好看一些。名字很重要,尤其是这个本子上,”坦帕淡淡地搓着手里的酒瓶,目光一动不动:“因为即使你写错了……”

    “他也不会知道了。”

    老板的话语带着微微的僵硬。

    泰尔斯低下了头。

    他按照前面的格式,在账本的最新一页里,工工整整地写上坎泽的名字,写完之后还往前翻了几页,对照格式,确保不会写错。

    但他的手停在了其中一页。

    泰尔斯眼睛眯了起来。

    一秒后,王子惊异地从账本上抬头,喊出一个名字:

    “科恩·卡拉比扬?”

    坦帕一怔。

    “怎么了?”

    看见熟悉的名字,泰尔斯略有兴奋:“账本上的名字……我认识这家伙。”

    “这么说,科恩以前还在你这里存过钱……671年9月14日,存额……”

    坦帕皱起眉头。

    读着账本上的字,泰尔斯瞪圆了眼睛:“整整两百五十个托蒙德金币?”

    两百五十个……金币?

    半晌后,泰尔斯呼出一口气,难以置信地看看前方:“妈的,”

    “狗大户。”

    几秒后,坦帕才把奇异的目光从他的身上收了回来。

    人来人往的酒馆里,坦帕挥了挥手,让一个伙计去招呼一群新来的客人。

    坦帕收回账本,看了一眼上面的面子,然后若有所思地望着泰尔斯。

    “你认识他?”

    “当然。”

    想起英灵宫里的过去,又想想现在的境遇,泰尔斯不由得唏嘘感叹:“我们算是……朋友吧,曾经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坦帕似乎吃了一惊,他打量着泰尔斯,狐疑地问:“你,和科恩?”

    “额,”泰尔斯有些不好意思,“确切地说,是我站着,他作战。”

    坦帕直直地盯着泰尔斯,直到他哈哈一笑,狠狠拍了泰尔斯的肩膀一把!

    “很好!他也是我的朋友,哈哈,科恩,那个瘦瘦小小,贼里贼气,精明势利的坏家伙……”

    啊?

    瘦瘦小小,贼里贼气,精明势利?

    泰尔斯愣了一下。

    “什么?”

    但坦帕似乎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越说越起劲,脖颈上的刀疤涌动起来:“……打起架来胆子最小,还最喜欢掀姑娘家的裙子!”

    胆子最小……掀姑娘家的裙子……

    泰尔斯的脸色越来越古怪。

    “额,也许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个科恩?”

    坦帕的笑容停滞住了。

    “但那就是科恩·卡拉比扬啊,黑发棕眼,跟个瘦猴子似的,”坦帕的脸上出现了怀疑:“你说的是哪个科恩?”

    泰尔斯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科恩……额,一个离家出走的大少爷,他很高,几乎有六尺半,很壮,肌肉发达,金发碧眼,”泰尔斯试图描述印象中的那个大高个儿,希冀地看着老板:“擅长用剑,动作敏捷,打起架来喜欢靠身体欺负人,说起话来还有些……怎么说……”

    泰尔斯想了半天,才抬起头来,尴尬地道:

    “……笨笨傻傻的?”

    坦帕听了这些描述,脸庞重新皱起来。

    “听上去像是个讨人厌的笨蛋。”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

    好吧。

    看起来……确实是搞错了。

    “事实上,如果你认识他,就很难讨厌他了,”泰尔斯摇头道:“他有些……特别。”

    坦帕若有所思。

    “嗯,我们说的,”酒馆老板摊了摊手:“也许真不是同一个科恩。”

    “哦,”泰尔斯抓起酒杯,不自然地笑了笑:“这样啊——抱歉,认错人了。”

    就在泰尔斯准备喝一口酒以缓解尴尬的时候——

    咚!

    泰尔斯惊讶地看着把手掌死死按在他酒杯上的坦帕:“怎么?”

    只见“我家”酒馆的老板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相信我,你不会想喝这杯酒的。”

    在泰尔斯惊疑的眼神下,坦帕一把撒掉了酒杯里的酒。

    “那里面加了点马尿,和我的几口经年老痰,”坦帕满不在乎地把那个“加料”的酒杯丢到一旁:“也许还有些让人昏昏欲睡的东西,味道精彩,内涵深刻。”

    泰尔斯结结实实地呆住了。

    马尿……

    老痰……

    他盯着老板,又看看地上的杯子,想起之前这杯酒里满满的泡沫,以及差点就喝到嘴里的……

    强忍着腹部的不适,泰尔斯愤怒地抬起头来:“什么!”

    坦帕咧开嘴笑了,但凶悍的长相让他的笑容显得难看。

    “虽然你看上去就是刚到刃牙营地,啥也不懂的‘白猪’一个。”

    酒馆老板耸了耸肩:“但我觉得你没那么简单……所以,我得看看你的底细……再来决定是要敲你一笔,还是扒你一身……或者,你知道,最近来营地的贵族比较多,他们之间流行漂亮的男孩子。”

    “显然,快绳不是个好保镖。”

    泰尔斯先是目瞪口呆,随后又义愤填膺地看着坦帕:

    “你……”

    老板笑了笑,斜眼瞥视着王子:“某些恶劣的地方习惯了给那些新来的人一点颜色……既做试探,也给教训,如果是‘白猪’,就直接卖了数钱。”

    泰尔斯看着那个酒杯,嫌恶地抗议道:“白猪……搞什么?”

    坦帕敲了敲账本,眯起眼睛:“记住了,小子,”

    “这叫作‘第一课’。”

    “科恩没教过你吗?”

    泰尔斯难以置信地撑住吧台。

    世界欺我以不公。

    而我只能还以一脸悲愤。

    于是王子殿下唯有悲愤地看着对方:“那你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坦帕哈哈一笑。

    “因为你确实认识科恩,也许还真跟他并肩作战过,而不是顺着我的话瞎说一通,佯装自来熟。”

    泰尔斯蹙起眉头:“科恩。”

    “嗯,那个你明明很讨厌,却又很难真正讨厌的暴力大猩猩。”老板点了点头,指了指账本上的那个名字,话语间涌起怀念。

    坦帕嘿嘿一笑:

    “科恩·傻大个·卡拉比扬。”

    沉默。

    泰尔斯依旧怒气难消,他一脸不爽地看着对方,讽刺道:“哦,谢谢,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他的‘中间名’。”

    坦帕又拿出一瓶酒和新酒杯,毫不介意地给他斟满。

    “不用谢,”酒馆老板哼着小曲,推出他的新酒杯,招待新客人:“正宗的西荒老啤……”

    他嘴角一弯,露出几颗牙齿,狡猾地笑道:

    “放心喝,不加料。”

 ** 作者:无主之剑所写的《王国血脉》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王国血脉》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王国血脉》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