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最强影视大抽奖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大唐双龙传 530乘隙
作者:锋御 下载:最强影视大抽奖TXT下载
    阿铁乍闻她的说话,不由得轻轻抚了抚她深情的面庞,道:“缘,可惜,如今已不仅是我们这和个人的生死问题,已是关乎人间苍生的问题;若神一日不死,始终后患无穷……”

    不错!如今一切真相大白,余下需要解决的,并非他们数人与神的情仇纠葛如斯简单,即使早已抱必死之心,亦未必能撤底解决问题……

    雪缘忧的凝视阿铁,眸子又泛起一片泪光:眼前这个她极爱极爱的男人,如今看来即将要步进十殿阎罢冰冷无边的地狱墓家,等待着与神的最后一次对决,也许,那里将会真的是他的墓,他将会含恨九泉……

    若换了是别的女子,一定会在这个生离死别的关口拖拖拉拉,劝阻着心中的人别去送死,然而雪缘并非别的女子,她只是痴痴的看着阿铁,终于深深点了点头,柔声道:

    “我明白的,阿铁。”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固中却包含无限体谅、衷情。

    她当然明白,想当初,她瞥见步惊云的第一眼,是在乐山那场洪水之中,他正豁尽生命的余力去保护一群痛失父母。陷于绝境的小孩。

    那第一眼,他澎湃!悲壮!为悍卫孩子勇猛得像一个绝不要在天威之前倒下的盖世霸王!正因为这一眼……

    他的脸,他的背影,他的眼睛,参她的眸子内芳心内,终生不灭……

    矢志不渝,义无反顾!而今天,阿铁又要去了;她爱的既然是那个为救孩子甘愿一死的步惊云,那目下阿铁为了苍生而要与神作最后对决,她更没理由阻挠;否则若阿铁真的可以为了与她远走高飞而弃苍生于不顾的话,那么他,可还是当初她第一眼看见的——步惊云?只是,她纵然明白他的苦衷,她纵然不想左右他,惟独眼中那片泪光,还是忍不住狠狠划下她的面庞……

    阿铁手中挟着的沈牧虽然已渐渐陷于昏沉,惟仍可隐约听见二人这番对话,尽管已气衰力竭,沈牧犹鼓起一口气,断续的道:

    “真……好,阿……铁,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你……能够……有一个像雪缘……姑娘这样的……红颜知己,可真……比五年前孤独的……云师兄……幸福……

    多……了……”

    一语刚罢,沈牧一口真气斗地接不上来,已然不支,终于昏厥过去。

    神母见状大骇,连忙抢前一探他的手腕经脉,翟地惊呼:

    “糟!沈牧他……”

    阿铁与雪缘齐声问道:

    “沈牧他到底怎样了?”

    神母极为担忧的答:

    “适才他首当其冲与神硬拼,神的摩河无量虽未有震碎他的五脏六腑,但已把他体内原有的真气轰得大乱,最可怕的还是,他的血,如今正倒逆而行……”

    阿铁面色一变:

    “甚么?血液倒逆而行?那即是……”

    神母道:

    “那即是说,若一个时辰内仍无法拯救沈牧的话,他将会因血液倒行太久而祸延全身各穴,必死无疑……”

    阿铁瞥着已昏迷了的沈牧,咀中坚定的吐出一句话:

    “沈牧本来与此事无关,却自己涉人这场斗争之中,我一定要救回他!”

    神母叹息:

    “很好,也不在沈牧曾声声唤你作云师兄了,毕竟,你们还是师兄弟一场……”

    说到这里,神母语音稍顿,继而续道:

    “要救沈牧,只有一个办法!”

    阿铁与雪缘道:

    “甚么办法?”

    神母解释:

    “我们三人之中,目前以雪缘身负最完整的移天神诀,功力最高;故她必须以掌抵着沈牧背门,以移天神决的上乘真气导引其体内紊乱不堪的真气纳回正轨;而呵铁和我,则须在沈牧跟前,隔着神石,各自抵着其左右双掌,气分两路,以神石强大的疗伤神力,把其倒逆的血液硬生生再扭转过来;那沈牧便有救了。”

    阿铁听毕,连随环顾四周那片白皑皑的雪海,只见距他们所站之处约百丈开外,矗立着一座数丈高的雪丘,雪丘下隐约有个山洞,不期然回首对神母道:

    “那边看似有个山洞,我们就往那边替沈牧疗伤,如何?”

    “好!”神母回应,三人遂一起兵着沈牧步进百丈外的那个山洞,方才发觉,那个山洞原来极深。

    由于神可能会随时追至,故三人也不再深究这个山洞到底有多深,仅深入洞口三丈之处已然止步,神母道:

    “别再深入了,我们须尽量争取时间,务求胯神现身前把沈牧救活,这时候,阿铁便可再以十殿阎罢所说的方法对付神……”

    阿铁与雪缘如言把沈牧安放地上,让其盘膝而坐,接着,雪缘及神母亦相继坐下;雪缘在后,阿铁与神母则在沈牧之前。

    神母又道:

    “记着!无论发生甚么事,千万不能移动!否则我们三者之中任何一人若妄动半分,真气有少许偏差,不仅沈牧救不了,就连我们三人亦势必像沈牧那样血液倒行;直至衰歇而死……”

    阿铁点了点头,接着瞥了瞥神母,又瞥了瞥雪缘,雪缘似亦十分明白,阿铁遂道:

    “娘亲,我们开始吧!”

    神母答:

    “好!”

    “好”字一出,三人便各运内力贯迸沈牧体内,誓要把沈牧从死亡边缘救活过来!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分,沈牧本来苍白的脸逐渐回复一点血色,阿铁见状喜形于色,问:

    “沈牧他……似乎开始有复原的迹象。”

    神母道:

    “毋庸着急,照看他的脸色距复原还远,我们且再聚精会神运气,希望在两盏茶的时间内完成……”

    神母话没说完,一直闭目凝神运功的雪缘霍地杏目一睁,柳眉轻蹙,对阿铁及神母道:

    “慢着,我好像听见一些……”

    “一些甚么?”阿铁问。

    雪缘道:

    “好像是一些呼吸声。”

    “呼吸声?”神母心中一沉,连“洗耳静听”;的确,在这个冰洞内,原来竟隐隐存在着一阵沉重的呼吸声,一阵类似猛兽的呼吸声……

    这阵呼吸声,更是传自这个山洞深处,那幽黯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处。

    三人心中陡地一惊,想不到这个山洞除他们和沈牧外,还别有第五者,究竟这个第五者是人,抑是兽?答案很快便揭晓了!因为在那片幽黯之中,有一团黑影冉冉浮现,逐渐朝阿铁四人接近。

    这团黑影,赫然是……

    神将!“神将?”再见神将,阿铁不由自主的低呼一声,他做梦也没想过,竟会在此时此刻与神将狭路相逢。

    但见神将咀角轻翘,一脸邪笑,且脸色较前已然红润不少。显而易见,自给阿欣以神石轰伤以后,经过数个时辰的培元养气,他的伤势已经好转许多。

    转瞬之间,神将已步至阿铁四人身畔,阿铁摹然记起上回神将战败后曾经矢言,即使阿铁放过他,他亦必会以怨报德,誓不会放过阿铁这个情敌,如今……

    神将可也会记起自己曾说的话?阿铁一颗心直向下沉,他井非惧怕神将会向自己遽施杀手,而是惟恐会误了沈牧。

    神将一双眼睛瞪着阿铁与雪缘,神母,反常地笑道:

    “呵呵,步惊云,自给你轰伤后,本神将为避神那老匹夫的耳目,才找来这个人迹罕至的隐神山洞藏身,以求尽快回复功力,想不到,居然会与你及神姬在此相遇,真是冤家路窄……”

    原来神将一直栖身于此?也难怪,这里位于搜神宫众严禁擅闯的第十殿范围,神将挑选这里为疗伤之地实是明智之举,只怪阿铁他们运气太差。

    雪缘凝眸看着神将,柳眉轻竖,问:

    “神将!你到底想怎样?”

    神将邪邪一笑,答:

    “不怎么样!我只想……”

    “动手!”

    “动手”二字一出,神将猝地双掌一扬,掌心中中央已暴绽两道红芒,正是其受伤后灭世魔身所残余的六成功力,宛如双雷轰顶,猛向雪缘脑门之位砸去!雪缘曾是神将心中所爱,但他始终得不到她,所以他要毁了她?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须知道众人正潜运全身功力替沈牧疗伤,只要稍动便会四人俱亡,故雪缘已无法反击,难道真的要坐以待毙?直至此刻,阿铁方才开始后悔为何自己会放过神将,神将这厮心性暴戾难测,只因他一时之仁,放虎归山,想不到竟连累了雪缘……

    “雪缘!”阿铁与神母齐声惊呼,正想不顾一切出手抢救她,然而就在此时,突听雪缘顶上两尺之上爆出一声轰心雷响,迅即“碰”的一声……

    神将两道灭世魔身的红芒原来并非要轰在雪缘脑门之上,而是刚好替她轰散两道正疾射向她脑门的无形气劲;神将,原来并非杀她,而是救她!但,为何会有两道无形气劲攻击雪缘,众人不期然朝洞口一望,赫见洞口不知何时,已矗立着三条人影……

    这三条人影,其中两条居然是法智与阿黑,最后一条,不看而知,正是一一神!他终于追上来了!神摹地现身,阿铁等人尽皆为之震惊,只因他们还差少许便可把沈牧救活,难道真的要功败垂成,功亏一篑?而神将乍见神那又老又鬼的真面目,骄横的脸亦斗地一阵。脱口而出问:

    “甚么?你就是……神?”

    神浅浅一笑,一脸的皱纹似快要挤作一团,变为鳞峋奇形的化石,他道:

    “呵呵,神将你这叛徒,总算你还有些微聪明,一跟便认出本神来了;可惜你有一点却不很聪明……”

    “哦?”

    “你居然出手救了神姬那贱货,你可知道这样做会触怒本神。会把你自己推向万劫不复之地?”

    神将闻言冷笑,答:

    “嘿,本神将怎会不知?我早已好好领教过你的手段,不过我却要你知道一件事,本神将喜欢的女人,你绝对不能杀!”

    此语一出,雪缘花容陡地苍白起来,神将,实在太坦白了。

    神听罢却残酷一笑,鄙夷的道:

    “嘿嘿,真看不出,原来你和步惊云一样,也是一个多情种子?好吧!今日本神就姑且纲开一面,成全你的心愿;若你不阻碍本神擒回步惊云的话,本神就赐神姬这贱货给你享用如何?”

    神将凛然的答:

    “别妄想了!你以为本神将是甚么货色?今日只要有我神将,亦不许你擒下步惊云!”

    神将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阿铁、雪缘、神母闻言不禁动容,即命名是站在神身后的法智,也是惊诧不异,因为神将素来视步惊云为情敌,如今怎会反过来保护他?神讪笑:

    “呵呵,步惊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情敌吗?你似乎真的疯了,竟反过来维护自己的情敌?”

    神将怒斥:

    “不!我并没有疯!疯的只是你……”

    “步惊云曾放我一马,本神将绝难容忍自己拖欠自己的情敌,今日我已决定助他一把,与他再两不相欠!”

    是的!既以“神将”之名自居,神将又怎能容忍自己拖欠情敌,一个他极恨极恨的情敌?神将此言一出,阿铁随即变色,道:

    “神将,你犯不着……为我如此……”

    神将未待他把话说完,先行打断他的话,皆自吆喝:

    “呸!步惊云!你道你自己是甚么东西?本神将怎会全为了你,你是我的情敌,永远都是!今日我助你一把,除了不想欠你这个情敌,也是为了……”

    “她!”神将边说边指着雪缘,狂笑着续说下去。

    “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曾经想过要毁掉她,但后来才发觉无法毁掉他!”

    情,是一样异常复杂难明的人性原素,既然爱她不能,杀她不忍,真不知该如何自我处置自己?即使是残忍已极的神将,每当午夜梦回之时,可有升起一阵深入骨髓。无法磨灭的妒恨,寝食难安?神将一边说着,一边已在把全身残余的灭世魔身气劲提升至顶点,但最后还是忘不了回首对阿铁补充一句:

    “步惊云!别要忘记,只要我神将一日不死,总会找你再决高下,杀你而后快!”

    “我憎恨你,你永远是我的情敌;永远都是……”

    “别了,我的……”

    “神姬!”

    神将暴喝一声,灭世魔身的雄浑功力已把整个身子烧得如同一团熊熊烈火,他整个人宛如身化一道长虹,势如破竹地向神闪电直扑!“神将一一”阿铁与雪缘放声高呼,差点力竭声嘶。

    直至此刻,阿铁方才明白自己适才误会了神将;神将虽声声说憎他恨他,但在他倔强的脸孔下,可藏有半丝对步惊云这个情敌,一种连自己也不相信、惺惺相惜的欣赏之情,而雪缘更开始惊觉,原来外表凶残暴戾的神将,背后居然会对自己有这番如斯浓厚的柔情,他如今以身挡神,目的只为让她与阿铁这双恋人及时离开……

    即使是最邪最恶最倔强的恶魔,也有他无法摆脱的一段情;在神将身形刮起的劲风中,竟尔送来了一颗温热的水珠,飞溅到雪缘的粉颊上……

    这颗水珠,可会是……

    恶魔的眼泪?抑或,仅是从洞口飘进来的风雪所化?就在阿铁与雪缘连串高呼声中,神将已势如霹雳般掩至神的眼前,一双暴绽红芒的巨掌,已狠狠朝神的脸门劈下!这雷霆一击,神将自负以自己灭世魔身的全部功力,即使神能及时挡着,过招后亦必虚耗不少真气,这时雪缘及阿铁等人必能乘隙逃走,而神将亦自信自己有足够时间脱身。

    可惜,神将错了!神似乎没有闪避的意思,只是冰冷的吐出一句话:

    “雕虫小技!”

    “灭世魔身源出于我,你仍未有资格要我出手,极其量,本神只须出……”

    “指!”

    啊!神终于不再以目代手,他终于出指了?是的!虽然他仍没出手,但这一指只为要更快解决神将,兔拖误时间,节外生枝!

    “噗”的一声!神将双掌还没轰中神的脸门,神的一指却不知如何,已戳中他的胸膛,接着,奇事发生了!神这一指似隐含一股冻撤肺腑的寒劲,寒劲迅速从其指内渗出,猛然袭向神将浑身各个部位,不消刹那,神将登时被神一指冰封在一片厚厚的冰箔内,动弹不得,跟着,神忽地右足轻踏!

    仅是轻轻一踏,山洞内的雪地顷刻便被其一腿破开,形成一个径阔三尺,深不见义的冰洞,天!神的摩诃无量,原来已到了这个可御寒御热、毁天灭地、出神入化的超凡境界?一切皆是措手不及!

    神将上仅凝留一丝极为震粟的表情,不信神已到达这种无上境界的表情!冰洞形成同时,神已格格笑着诅咒。

    “去吧!神将你这双‘螳臂当车’故事里不自量力的螳螂,就让本神把你打进最深最冰冷的地狱,让你好好回忆享受你一直向往的一一”

    “情!”

    “情!”字甫出,神再度双目一下,眼劲一带,便把冰封了的神将整座牵动,直向新成的黑暗冰洞随去,直堕向黑暗的深渊……

    “神将——”眼见神将为了自己白白牺牲,雪缘忍不住脱口高呼,两行眼泪又再次掉了下来;反之阿铁却突然变得静如渊狱,是因过度的愤怒所致?雪缘虽然无法喜欢神将,惟亦不恨神将,如今他却为自己牺牲,她真不知该如何感激他?

 ** 作者:锋御所写的《最强影视大抽奖》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最强影视大抽奖》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最强影视大抽奖》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