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造车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卷 第九十五章 杀鸡儆猴
作者:榕之子 下载:造车TXT下载
    本着稳定大局的考虑,韩皓决定再给捷豹路虎现任CEO戴维斯一些时间考察,现在整合处于过渡期,人事稳定将会向外界传递正面印象。

    基于此他非常职业地抛开成见和戴维斯进行了一次私下对话,在把捷豹路虎搞好的共同目标下,求同存异共谋大计。

    不过这次谈话并不愉快,对韩皓提出要求捷豹路虎和中华汽车共享技术的提议,戴维斯再一次表达了反对意见。在戴维斯的观念中,捷豹路虎是独立个体,就算拿了中国人的钱,也应该独自发展。何况中华集团只是一个后进生,跟福特汽车这样的老牌强者相比,根基和技术都太弱,无力支撑捷豹路虎当前的发展。他倾向于跟福特继续联合研发新一代的动力系统,而不是采纳中国人刚弄出来的东西。

    分歧非常明显,戴维斯希望继续依靠福特汽车,而韩皓则希望捷豹路虎与中华集团共进退。

    看到韩皓邀请戴维斯私下会谈,其他高管都知道这是一场关系捷豹路虎未来的重要谈话。

    照理来说,韩皓是公司老板,身为打工者的戴维斯应该附和执行老板指令才对。但戴维斯认为捷豹路虎身处英伦,韩皓离不开自己来帮忙过渡整合,在当前微妙时期尤其当初中国人承诺不裁员背景,他身为位置最高的雇员并且有众多高管支持理所当然享受豁免权。

    打心底来看,事实是戴维斯不信任来自中国的技术,在他看来捷豹路虎需要的是钱,中国人只要安心充当财务投资者就好,经营豪华汽车品牌不是简单之事,公司运营由他们这些专业高管处理就好。

    韩皓耗费巨资买下捷豹路虎,当然是希望能跟中华集团联动,提升自主品牌的竞争力,共享技术并不是坏事。

    从会议室出来,韩皓板着脸,他当机立断决定解雇戴维斯,寻找能和自己有共识的新CEO。

    经历多了,韩皓心知有些人就算争论得头破血流,也无法说服对方取得共识,还不如各自放对方生路,相忘于江湖之中。

    很明显公司老板韩皓看上去很不高兴,其他高管委婉向现任CEO戴维斯表示了担忧之情,但他却笑着让大家放宽心继续跟着自己一起干。

    “老板总需要打工者,而我们是捷豹路虎最专业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正是提前跟其他高管通过气,戴维斯才能挺直腰板跟韩皓唱对台戏。他的反对,实际上开启了架空公司老板的大戏。

    周末时戴维斯在自己的私人牙医处看牙齿,突然间接到了解雇通知,从下周一开始他不再是捷豹路虎的CEO,韩皓按照人事合同付了不菲的赔偿金后宣布他游戏出局!

    “这不公平!捷豹路虎这样搞,迟早会毁在中国人手中!”

    气愤之余,戴维斯把牙医的工具盒都碰倒落地,牙齿的疼痛远比不上心里的愤懑。

    韩皓旋风般解雇现任CEO戴维斯的新闻瞬时传遍了汽车界,人们不禁对捷豹路虎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这是正常的企业人事调整,不影响捷豹路虎的复兴计划,至于其他消息无可奉告。”

    公司的发言人非常官方地做出了回应,前CEO被新老板当众杀鸡儆猴,他们都感受到中国人的可怕之处。在次贷危机带来裁员大潮之下,普通雇员更在意是保住自己的饭碗,而不是牵扯到公司政治中去。

    韩皓宣布公司的CFO亨利暂时兼任CEO一职,他将尽快让猎头为公司物色新的合适人选。毫无疑问,新人选必须要认同自己的协同共享发展理念,支持迈向未来的双赢战略。

    跨国并购,好不容易把捷豹路虎拿下,三把火还没开始烧就被绊了一下,让此次中国企业能拿得出手的全球扩张案例蒙上一层阴影。

    戴维斯想找韩皓理论也找不到人,因为公司老板已经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澳洲,并且不再接听他的电话。

    要想拿到不菲的赔偿金,戴维斯必须闭上嘴,遵循职业协议。不过他还是对媒体公开抱怨,说自己是无妄之灾,并且捷豹路虎将在中国人手中没落。

    直到收到律师函,戴维斯才乖乖闭嘴,但他依旧对韩皓个人管理方式表示不满,认为自己是有功之臣遭受不平等对待。

    也许有一天,捷豹路虎真的没落后,他的话才会被媒体重新翻出来热炒。

    中国市场能拯救捷豹路虎,韩皓对此非常肯定。

    受益于经济全球化,中国已经涌现出一批先富裕起来的人群,他们将是豪华汽车的主力消费者。从合资宝马汽车的销量不断攀升,就能非常明显看出这一点。

    之前韩皓曾代表中华集团跟宝马汽车谈判,希望对方能引进更多车型,尤其是SUV国产车型进入中国。X3是韩皓非常看好的一款产品,不过被德国人拒绝了,他们明显低估了中国人的消费能力。反倒是奥迪方面,新SUV产品Q5的面世,极大可能会引入中国市场。

    届时宝马好不容易追赶上奥迪的发展势头,由于战略预判失误,又将被落到后面。

    中华宝马合资企业给中华集团带来稳定的收益,但所占比不大,因此德国人不热心,韩皓也懒得继续游说。他将目光投向了自有的豪华品牌,路虎LRX就是一款合适中国人消费力的产品,入门级豪华SUV将是新兴的消费热点。

    拿捷豹路虎原CEO戴维斯来祭旗,影响力飞速传导到万里之外的澳洲,DSI的高管们对韩皓的到来明显热情许多,对其提出的方案都全力支持。

    DSI将和中华集团联合研发改进6AT产品技术,把其大扭矩后驱设计图纸,更改为前驱主流设计并匹配各类型扭矩产品。顺利的话,18个月后新款6AT产品就将顺利上市,实现中华集团对国际主流技术的追赶。

    另外现有的工厂生产线,也将恢复4AT变速器的生产,它们将首先为华夏汽车品牌配套,用在新款车型之上。跟中华集团自由的CVT变速器相比,DSI的4AT调教不够好,耗油明显,只能下放到低端的华夏汽车品牌使用。

    并购后的DSI,首要使命就是和中华集团整合,为自己在新公司内部寻找到继续存活的位置。6AT是韩皓寄予厚望的产品,只要弄好6AT就能挤入主流车企行列,将来研发8AT,乃至10AT都不在话下。

    CVT跟AT两大技术指向的较量,在8到10档位变速器前提下,很明显处于下风。

    韩皓收购DSI,就是为了在未来竞争中弥补短板,不会缺课被拉下。

    身为中华集团AT项目组负责人的徐红兵,可谓一生投入到AT变速器研发之中。历经国债资金攻关AT项目失败后,他辗转来到中华集团,获得韩皓大力支持攻克了3AT技术,实现了中国AT变速器的历史性突破。

    但是4AT技术,却犹如拦路虎般死死挡在徐红兵及其手下面前,让他们苦苦追寻多年不能要领。

    这一切,终于在DSI宣布出售后迎来曙光。

    当4AT成熟产品,6AT研发技术成果,8AT、10AT理论草图这些核心资料出现在徐红兵眼前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样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我就是想不到呢!”

    跟助手一道,如饥似渴般翻看DSI的技术资料,困扰在中华集团AT项目组的4AT难题纷纷迎刃而解,徐红兵的“想不到”简直就成为了口头禅。

    原有大山犹如窗户纸般一捅就破,但想要建立新的窗户,对徐红兵来说依旧是难题。

    看了8AT、10AT的草图设计,他才明白自己跟国际主流设计师们的差距,这种落后是全方位的,必须要花费长久时间才能补上,可年近六旬的他已经没有拼搏的底气。

    6AT被韩皓非常看重,是中华集团未来的利器,必须要更厉害的人来牵头实施。

    才不配位,徐红兵主动向韩皓请辞,他知道自己无法胜任中华集团AT项目组负责人的角色。

    “能在中华集团工作这些年,放开手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时刻。

    现在应该是退位让贤的时刻,不能让我一个人的不足耽误整个公司的发展。”

    韩皓早已经留意到AT项目组技术停滞的动向,现在徐红兵主动引退让他顺水推舟进行新的改组,将AT项目上升到集团核心层面。以前有CVT项目作为保底,AT属于替补,研发成功与否并未太重要。但有了DSI后大为不同,AT技术已经不是难题,难的是8AT和10AT这样的未来技术竞争。

    技术布局越早,将来竞争就越能掌握主动权。

    徐红兵没有直接退休,而是继续充当顾问一职,他将协助新的负责人来有效整合资源,继续对AT技术发起攻关。

    已经跳槽到福特汽车的DSI原副总设计师维金斯,接到了中华集团的邀请,希望他能返回DSI继续从事未能完成的工作,主持改进6AT以及研发8AT、10AT的工作。

    论对DSI的了解,维金斯可谓是资深人士,他在这里工作了16年时间,一步步成长为业界知名权威之一。当初DSI不断没落,接到福特汽车递过来的橄榄枝后,维金斯才举家迁往美国加入对方的技术团队,继续从事AT研发工作。

    今天,中国人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充满了挑战,他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

    “一个伟大的平台才能成就伟大的英雄,获得中国人注资后DSI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以前你嘴里那个懒洋洋的考拉,而是变成了充满攻击欲望的袋鼠。

    你就是DSI期盼的救星,你的老同事们都等着你回去呢!说实话,相比美国的蓝天,我还是更喜欢澳洲的白云和微风。”

    中国元素已经无处不在,无论是澳洲还是美国,都能无形感受到中国的影响力。维金斯的妻子知晓丈夫的烦恼后,力荐其接受中国人的邀请。

    至此,  AT项目组迎来了新的负责人维金斯,他的到来表明中华集团国际化步伐进一步加快。

    相比韩皓的春风得意,国内不少企业的日子却不好过,现在就有一个人滞留在江州,苦苦等待希望见上首富一面。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 作者:榕之子所写的《造车》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造车》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造车》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