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穿越之喵呜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21fanwai
作者:绣锦 下载:穿越之喵呜TXT下载
    番外一

    赵诚谨从林子里出来,外头是一条羊肠小道,路上几乎没有人,更没有马车。路的另一边是条河,河水浑浊,说不清有多深。身后的林子里似乎还隐隐传来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赵诚谨犹豫了一下,从河边折了根芦苇,含在嘴里,跳进了河水中。

    出乎意料的,那河水并不深,只是前些天刚下过雨,所以河水才特别浑浊,完全看不到河底,赵诚谨摸着河底的淤泥和石头缓缓到了对岸,他并不敢贸贸然地起来,缩在水里头侯了半天,待他终于熬不住了悄悄从水底钻出个脑袋来,太阳已然升得老高。

    四周一片寂静,追兵早已不见了踪影,对岸的林子里连个人影也没有,但是,那寂静得只听见风声的小树林却却埋葬着他最好的朋友,那个曾经陪伴着他一起长大,一起冒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永远站在他身边,甚至为了他连生命都能抛弃的最好的朋友。赵诚谨怔怔地看着那林子发了一会儿呆,终于还是起了身,脱下衣服拧干水,抖了抖,又重新穿上。

    他不敢往京城走,但更不敢南下——那些追兵一定在他南下必经的路上等着,可是,京郊也不是藏身的好地方。他抹黑了脸,在附近的农庄里偷了身半旧的女装,又把头发梳成了双髻,扮成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跟着一群逃难的百姓往北走。

    赵诚谨身上没有银子,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雪团的沉香猫牌,可是,那是雪团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明,就算他饿死在街头,也绝对不会舍弃这最后的纪念。

    北上的路并不太平,赵诚谨打小锦衣玉食,被当做眼珠子似的呵护长大,什么时候吃过苦。但这一路上,他为了半个馒头跟野狗打过架,为了自保杀过人,为了吃饱饭,坑蒙拐骗偷什么坏事儿都干过。很多个孤独寒冷的夜晚,赵诚谨一个人躲在破庙里发呆的时候会忍不住想,如果雪团知道他变成了这样的人,也许会很失望吧。可是,他更想活下去,因为这是雪团用生命换来的活下的机会,无论如何艰难,他都要活下去。

    赵诚谨在外头走了半年,经历得多了,便渐渐知道硬碰硬并不是个好办法。他很快发现人们对读书人总是比较宽容,于是立刻就换了一身装扮,永远都是一件青衫长袍,虽然洗得发了白,补了补丁,却每天都是干干净净的。他本就长得好,气质也斯文,虽然年纪小,但一眼就能看出是个读书人。

    他不再干那些不体面的勾当,在街上摆个小摊子给人写信,每天都能赚几文钱,虽然不多,但好歹饿不死。后来朝廷捷报传来,他便立刻收拾东西想回京,没想到出城不过几十里,就被土匪给抢了。

    那些土匪穷凶极恶,跟赵诚谨一道儿走的客商死了大半,他却侥幸活了下来,被掳到了山上给土匪们的小崽子们做教书先生。那会儿他才十岁,个子忽然窜高了很多,细细瘦瘦像根豆芽菜,就连土匪家的小崽子们也没把他放在眼里。没有人觉得这个不大说话的胆小书生有任何威胁。

    他在山上住了两个月,把山里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尔后,借着下山买纸笔的机会去报了官,又献计献策,把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匪徒们一网打尽了。

    他没有去官府领商银,从山寨里顺手牵羊摸了些银子就跑了。但经历过这事儿,赵诚谨愈发地小心起来,他没有再急急躁躁地往京城赶,而是在集州买了个小院子住下,给瑞王府写了信报平安,写到最后时,他忽然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住址给换了。

    赵诚谨等了三个月,没有等到瑞王府接应的人,却等到了一批刺客。他虽然暂时逃过了一劫,却也很清楚自己的那些小伎俩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那些刺客只需要稍加打探就能找到他,于是他只能匆匆忙忙地连夜从集州逃走。

    刺客在身后追,赵诚谨慌不择路,逃到了云州地界,在一片林子里遇到了另一群土匪,然后,又顺水推舟地被他们给劫走了。

    在遇到云老大之前,赵诚谨一直认为天底下的土匪都是亡命之徒,全是杀人不眨眼的禽兽,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等追兵一走,他就上次围剿土匪的事情再重演一次,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的土匪好像有些不大一样。他们并不嗜杀,甚至极少不伤人,从不对平民百姓下手,抢了东西也多分给穷人,自己只取极少的一部分,不像土匪,倒像是他幼时从话本册子里看到的侠盗。

    于是赵诚谨就暂且留在了这里,那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山寨,后来赵诚谨就给它起了个特别俗气的名字叫黑风寨,云老大特别喜欢,连声说这个名字够威风。再后来,就连赵诚谨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竟然真的留在了黑风寨。

    他在山寨里混得如鱼得水,跟着里头的兄弟学武,给云老大出谋划策,帮助他从胡人手里抢了不少好东西,甚至,还成了山寨里的七大当家之一。

    云老大性格豪爽,仗义疏财,对朋友真诚热情,掏心掏肺,这是赵诚谨敬佩他的原因,但同时,却也给云老大引来了杀身之祸。这一日,赵诚谨下山去云州打探京城的消息,云老大却被朋友出卖,和山寨里的一群兄弟被抓进了大牢,就连躲在城外小山上的赵诚谨也被官兵围了个正着。

    赵诚谨后来总是会忍不住回想那个下午,那是晴朗的好天气,秋高气爽、万里无云。他得了消息急匆匆地往山下逃,官兵们紧随其后、步步紧逼。

    下山的时候赵诚谨早就注意到路边有人,这里靠近云州,经常有城里的百姓进山来砍柴抓草药,所以他并没有多看一眼,一溜烟似的往山下冲,走了一阵忽然又意识到山下一定有埋伏,于是又立刻折返,假装是刚刚进山的游人,但还是被官兵给逮了个正着。

    他几乎以为自己这此一定在劫难逃了,就在他几乎快要接受这个命运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个声音响起,在当时的他听起来仿佛天籁一般,“顺哥儿——”那个声音清脆又悦耳,明明从来没有听过,可他却无端地觉得熟悉极了。

    那是个完全陌生的小姑娘,圆圆的包子脸,大眼睛,小嘴巴,是个小美人胚子,赵诚谨迅速地想了一圈,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她。可是,她却叫他“顺哥儿”,这个名字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人唤过了,既熟悉又意外。他想不出这距离京城千里之遥的云州怎么可能会有人认识他,甚至还知道他的小名。

    “顺哥儿你怎么才来?都等你半天了!”包子脸的小姑娘瞪着他,理直气壮地埋怨道。赵诚谨虽然心中困惑,但也顺势作出唯唯诺诺的神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人愿意帮他摆脱这牢狱之灾,赵诚谨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回绝。

    有她和她二叔帮忙,那些官兵果然没再追究,大手一挥就把他给放了。等官兵一走,赵诚谨仔细一问,才发现她竟是许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孟家小雪姑娘。

    老实说,对于这个孟姑娘,赵诚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毕竟他们只见过一回,而且那个时候,赵诚谨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那辆小马车身上,那个小雪姑娘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但是,那个影子却跟面前的人有些对不上号。

    很久以后,赵诚谨回想起来的时候,每一次都会忍不住感叹,那才是是他真正的命运转折的一天。那一天的相遇,决定了他的命运。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呢?赵诚谨自己也说不清楚,起初那只是个一闪而过的念头,但他很快又将那个念头狠狠掐灭了——一个是人,一个是猫,天晓得他怎么会觉得她们相像。

    但是,一个是意外,两次是巧合,那么越来越多的疑点相继出现,就连赵诚谨都有些恍惚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下意识地去生出这些看起来荒唐可笑、不可思议的想法,可是,那些想法却像春天的野草在他的头脑中肆意生长,飞快地连成一片,让他不能不去正视。

    他幼时也听人说过些荒诞故事,仙人妖怪之类,以前总把它们当做玩笑,可而今年岁大了,却忽然觉得,那也未必不是真的。他再回想起雪团在他身边那几年时的日子,那样不同寻常的聪明,那样无所顾忌的胆识,也许,就是因为它并不是一只猫,而是从天上掉落人间的小仙女?

    想通这一点后,他就豁然开朗了,再仔细观察小雪的一切,日复一日,愈发地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赵诚谨十四岁的时候身体开始有了些变化,他当然知道自己怎么了。太子大哥十五岁的时候宫里头就多了好几个漂亮宫女,几个堂兄弟的院子里也有人,人家在一起偶尔还会开开玩笑,问他什么时候收几个人。

    赵诚谨却无端地抗拒这些,他觉得特别不自在,荔园的丫鬟有两个心大的,每天都往他身边凑,赵诚谨特别敏感,当机立断地就寻了个借口把那两个丫鬟给弄走了,再后来,他索性把荔园的丫鬟们全都撵了出去,只让书童和小厮在院子里伺候。

    瑞王妃有点担心,京城里有些权贵荤素不忌,甚至还在后院里养娈童,跟书童们厮混,瑞王妃忍不住旁敲侧击地问了两句,赵诚谨顿时涨得满脸通红,连声道:“娘,您瞎说什么,没这回事。”

    瑞王妃这才把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笑了笑,随口问:“莫不是顺哥儿有心上人了?”要不,这般守身如玉是为了谁?

    电光火石间,赵诚谨的脑子里忽然出现了小雪的样子,那鼓鼓的小包子脸,又大又圆的眼睛,永远都微笑又亲切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了。
 ** 作者:绣锦所写的《穿越之喵呜》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穿越之喵呜》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穿越之喵呜》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