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
        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300 恺悦额头抵着老谌,拉着他的领子,撒娇
作者:月满歌清 下载: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TXT下载
    300恺悦额头抵着老谌,拉着他的领子,撒娇

    下午谌子慎要和许磬他们打高尔夫,中午就一起过去吃饭了,陈露露闲来无事,就打电话约恺悦。

    两个人女生在外面逛街,陈露露刷她老公的卡,恺悦当然刷老谌的卡。

    “每次老公对我说要买什么买,钱都在你那你高兴怎么花怎么花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特别幸福。一个男人,他愿意把他挣的钱都给你,那是说明你在他心里是很重要,反之,挣了钱也不给自己的女人花,那样的男人也没什么意思。”?试衣服的时候,陈露露说了这么一番话。

    细细一想,是这个道理。

    其实陈露露自己也是高级白领,跟老谌那么多年了,年薪少说好几十万,她自己没钱么?

    两个女孩在一间试衣间,这会儿光着上身,都穿着一个内/衣,陈露露看了一眼恺悦的胸,“你长得真好,老谌肯定很喜欢哈哈哈。”

    恺悦小脸儿一红,笑笑,没说什么。

    老谌是挺喜欢的,都爱不释手了……

    “老谌给了我几张卡,其实我也很少用。但他就是要给我。”恺悦说。

    “当然了,这是老谌在给你地位你懂不懂!”

    “什么地位?”

    “谌太太的地位呀!”

    陈露露往恺悦身上蹭了一下,“他这是宣示主权你懂不懂,卡是你的,财产是你的,人也是你的。啧啧,没想到老谌平时那么闷的一个人,竟然在男女关系上那么霸道。”

    “他哪里闷?”

    恺悦可不承认,在恺悦面前,老谌可是很有情趣的呢。

    陈露露将要试的衣服套在了身上,笑笑,“是是是,他不闷,他不闷。”

    衣服扣好,陈露露出试衣间的时候补充道,“他只是搔哈哈哈。”

    恺悦:“……”

    两个女生逛完街打算去看场电影,刚进电影,恺悦的手机就响了,是老谌打过来的。

    “他让我去陪他们打球。”

    恺悦挂了电话,对陈露露说。

    挺抱歉的,说了要陪露露逛街,但是那边有磬哥,还有顾哥,老谌都打电话来了,不去又不太好。

    陈露露看了看时间,两点半,“没关系,你去吧,正好我也好长时间没去看望我公公婆婆了,趁今天没事儿就去。”

    两人在电影院分开,恺悦开车去高尔夫球场。

    其实恺悦一个女生,去也没什么意思。但最近老谌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人没出差,一有什么活动都要叫上她。

    陈露露说的,宣示主权?告诉人家这是他女人?

    到了地方,恺悦挨个的叫人,然后打了几杆球,男人站在一起聊天她插不上嘴,就坐在一边儿喝饮料。

    几个人是四点半离开球场的,恺悦和老谌一起回家。

    老谌来的时候是公司司机送他来的,正好没开车,坐恺悦的车。

    “明天晚上跟我去个聚会。”

    老谌坐在副驾位上,手肘支在车窗上,轻握拳撑着侧脸,看恺悦。

    “什么聚会?”

    “高中同学聚会。”

    “……”

    恺悦一下就笑了。

    觉得这很违和啊,老谌通常要参加的,不都是些什么高大上的商务聚会吗,高中同学会他会去?

    “笑什么?”

    “哈哈哈哈哈!”

    恺悦把心头所想说了一遍,老谌自己也笑了,“偶尔我还是很接地气的,去同学会见见老同学,也挺好。”

    恺悦嗯了一声,“点个赞。”

    “去不去?”

    老谌大掌一把按在恺悦的细腿儿上,热乎乎的。

    “不去啦,明晚我答应我妈要回家吃饭的。”

    恺悦拉开老谌的手,开着车呢,经不起他撩拨。

    老谌开车能经受得起她摸他,那是老谌开车技术好,她自己可不行。

    “而且我妈还叫我也带你一起回去吃饭呢。”

    “我只能改天。”

    老谌收回手,清了下嗓子,“丈母娘什么时候都能见,同学可是好几年才见。”

    “那你去呗。”

    “你真不和我一道去?”

    “不去不去。”

    一大拨四十岁的老年人,她去了也没共同话题啊。

    平时跟她大哥啊磬哥在一起有话说,那是从小就认识的人。

    老谌今晚有点小家子气,觉得恺悦不去就是不给他面子。

    到家后一直板着个脸,恺悦跟他说话也是爱理不理。

    最后是恺悦上楼叫他吃饭了,他才跟她说话。

    “陆恺悦,以后你有什么同学婚礼,同学生日,别叫我一起。”

    “为什么?”

    “老子年纪大了,跟你们有代沟。”

    “哈哈哈。”

    恺悦放下筷子过去坐在他腿上,双手圈住他脖子,“老谌你好小气,就为一件小事儿就跟我来劲。”

    “我是小气。”

    老谌拉开她的手,抬下巴示意她,“滚一边去。”

    “我不。”

    “滚。”

    “老谌?”

    “……”

    “老公?”

    “……”

    突然就消气了,老谌望着恺悦那双大眼睛,过了半晌,这才放下手里筷子,双手握着恺悦的腰,“陪妈妈比较重要?”

    恺悦点头,“最近都好忙,难得有时间陪我妈。两天前就答应了,不想改。”

    恺悦亲老谌的嘴巴,嘟了嘟嘴,“别这么小气。”

    老谌眨了下眼睛。

    恺悦笑,“不生气了?”

    “没生气。”

    “那我做的菜好不好吃?”

    “没你好吃。”

    “想吃吗?”

    “给吗?”

    “人家这会儿腿还酸呢……”

    恺悦额头抵着老谌,撒娇,手拉着老谌的领子,“改天呗。”

    老谌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饶你。”

    晚上恺悦先睡,老谌在隔壁忙碌。

    恺悦上海的项目合同签下来就可以跟老谌去旧金山见她未来公公婆婆了,一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这么定下来了,恺悦还有点小紧张。

    睡在大床上,周遭都是老谌的味道,浓浓的荷尔蒙气息,恺悦抱着老谌的枕头在床上滚了半圈,在枕头上深深一口气。

    这就是她男人的味道啊,一辈子都喜欢的味道。

    第二天下午,恺悦下班和彦均一起回的家。

    平常都是坐老谌的车,偶尔自己开车,或是叫出租车,这会儿坐在自己哥哥车上,恺悦意识到,哎,她哥的副驾位已经不是她的专座了。

    “和琳琳什么时候结婚?”恺悦问彦均。

    彦均看着前面,一张脸天生没什么表情,“过阵子见过她爸妈就得结了,等久了肚子大了办婚礼什么也挺麻烦。”

    “你好快!”

    “我什么时候不快?”

    彦均笑了一下,抬手揉了揉恺悦的脑袋。

    恺悦心里一万个不服。

    彦均太狡诈了,亏得恺悦以前一直担心他这么大了还一直打光棍,没想到他竟然突然就要当爹了。

    五点四十五,陆家别墅。

    琳琳在厨房帮忙婆婆做菜,琳琳也算贤惠的姑娘,在家里也勤快,做家务做饭什么的不在话下。

    “恺悦喜欢吃糖醋排骨么?”琳琳问。

    “是呀,恺悦和彦均都喜欢吃。”

    “嗯。”?琳琳记下了。

    琳琳和恺悦相处挺好的,她大概也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么好的小姑子吧。

    没多久,外面就有了车声,琳琳走到窗前一看,看见彦均的车子回来了。

    琳琳看见恺悦先下车,等到彦均也下车,恺悦笑呵呵的过去挽着她哥的胳膊……琳琳莞尔,觉得这兄妹俩感情可真好。

    琳琳还觉得,不仅是恺悦彦均感情好,这一家子,感情都非常好。

    琳琳听彦均说起过他父亲,说起他父亲是怎么过世的,琳琳知道陆德昭过世那件事是恺悦心头一根刺,她不会在恺悦面前提。

    “咦,全都在厨房呢。”?恺悦从厨房门口探个脑袋进来,看见妈妈和琳琳都在,便笑着进来了。

    “今晚吃什么呀?”

    恺悦这里摸摸,那里瞧瞧的。

    琳琳走上去,“糖醋排骨,酸菜鲫鱼,板栗炖鸡,还有凉拌花生米……”

    “哇哦,世上只有妈妈好。”

    恺悦上前搂住温明珠,琳琳在身后撅嘴,指指自己,“还有我呢,我也有打下手哦。”

    “哈哈。”

    恺悦又去搂了搂她的小嫂子,“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好。”

    “行了,你俩出去等着吃吧,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

    温明珠转头说了一句,又转回头去,“恺悦上一天班也累了,琳琳在这儿也站那么久了,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吃饭我叫你们。”

    “好。”

    俩姑娘异口同声,然后相视一笑,恺悦挽着琳琳一起出了厨房。

    走到客厅,没见彦均,琳琳四处看了一下没见人,便对恺悦说,“我上楼看看你哥去。”

    “去吧。”

    恺悦走到客厅沙发坐下,顺手抓了个靠枕抱着,打开了电视。

    琳琳则上楼去看看自己老公在做什么。

    卧室里,彦均刚拿了一件圆领白色t恤要换,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手上一停,往门口看去,于是就看见潘琳琳同学从外面进来。

    “彦均。”

    琳琳笑着喊他,进屋,随手关了门。

    彦均穿上衣服,在琳琳走过来的时候抱了抱她,亲了亲她的额头。

    “怎么样,上课累不累?”

    “还好,大三课并不多。”

    琳琳拉住彦均大手,晃了晃,“今天系里找过我了,留学名额其中一个打算留给我呢。”

    “你怎么说?”彦均笑。

    琳琳眨了眨眼睛,摇摇头,“我回绝了。”

    “不容易啊。”

    彦均再次抱住他媳妇儿,在她头顶叹了口气,“是不是觉得,像是有什么宝贵东西被人抢走一样难受?”

    琳琳没吭声。

    彦均松开她一点儿,低头看她,拿手挑起她的下巴,“怎么了?很难过?”

    “倒也没有很难过,就是有点儿遗憾。”

    琳琳叹气,把他的手拉下来攥在手心儿里,“你得答应我,我生完孩子送我出去念书,不然我总觉得对不起自己之前的努力。”

    “答应你。”

    “我还得带着孩子一起去。”

    “……”

    眼睛皱眉,琳琳拿手挡住他的眼睛,“别这个表情嘛,我带孩子在身边很正常啊,不然怎么喂奶嘛……”

    这下轮到眼睛不说话,琳琳手缩回来,极快的看了他一眼,“我也是没有办法,为了这个小孩,要付出那么多。”

    “后悔了?”

    “……”

    琳琳心头一愣,怎么觉得这人说话阴阳怪气的,“我哪里后悔了,我不会说话,但都是实话实说,也不会拐弯抹角,想到什么说什么,你别生气。”

    彦均蹙着唇,依旧沉默。

    琳琳抱住他,没用。

    琳琳踮起脚尖亲他,也没用。

    琳琳都有点泄气了,这个少爷,有时候还真是不好哄。

    “到时候再说这个事情吧,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跟你闹得不愉快。”

    “还结婚吗?”

    “结啊。”

    “你这像是要结婚的样子么?”

    “我……”

    “潘琳琳,我他妈告诉你,要去念书可以,至少也是孩子三岁后,三岁之前没得商量。”

    彦均说完转身出去了,留琳琳一个人在那儿傻愣愣的。

    刚才彦均样子好凶,那语气好像是在警告她?

    琳琳攥着拳头,心头有气,又觉得怀着孩子不能发作不能发作……在原地占了三分钟,她也出去,她得去找那人说清楚。

    ……

    ……

    恺悦挽着温明珠的胳膊,母女两个站在窗前,眼睛都盯着花园里那小两口。

    草坪上,彦均叼着烟在拿他妈的水壶浇花,琳琳一直跟着他,好像是在跟他理论什么。

    “别抽烟了。”

    在他抽第三根烟的时候,琳琳忍不住提醒他。

    眼睛手上一顿,看着她,这才反应过来她是孕妇。

    彦均灭了烟,把烟头踩在了泥土里。

    “认真谈一下嘛,你别这样冷暴力,你知不知道你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很恐怖。”

    琳琳今年才二十一,彦均已经二十六了,年长几岁,阅历丰富得多,在琳琳面前也算是个成熟男人吧。他跟她耍/流/氓的时候她还不觉得,他一跟她严肃,身上自带威信,琳琳还是挺怕他的。

    彦均浇着花,不想说话就是不想说话。

    她意思她生完孩子就要走,那就是大半年后。

    那个时候,他们刚结婚,她不仅自己走,还要带孩子走,那他妈把他当什么了??这口气一直憋在心口,咽不下去。

    彦均也是个很骄傲的人呢,通常只有女人跟他妥协,虽然眼前这人怀着他的孩子,但他不能因此而失掉原有的骄傲,跟她低头,他做不出来。

    况且彦均真的很喜欢琳琳,算得上爱了吧,哪一个男人又愿意刚结婚的时候就跟他老婆相隔十万八千里呢,又他妈不是牛郎织女。

    彦均突然看着琳琳。

    他这么一下就把目光落在她脸上,琳琳吓了一跳,“彦均……”

    “问你个事儿。”

    “嗯?”

    “如果你很爱一个人的话,愿意为他放弃一些,你自认为很重要的东西么?”

    “……”

    “我愿意。”

    彦均说完,扔下手里的水壶,转身,双手插兜往屋里走。

    琳琳一个人站在原地想了很久很久,她问自己,我是不是,不够爱他……

    这天晚上,恺悦陪了琳琳整晚,没有理会老谌,只想和嫂子好好说会儿话。

    就在恺悦和琳琳聊天的时候,谌子慎同学会结束,在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遇到车子出问题的乔彦雯。

    同学会上谌子慎和乔彦雯见面,其他同学也识趣的没有提起两个人的过往,毕竟,如今各自都有了自己的生活。

    九点钟散场的,有的打车回去,有的开车。

    谌子慎走的最后,在地下停车场拿了车,刚开出去行驶了一段儿,就看见乔彦雯在她的车子前站着,好像是车有点问题。

    谌子慎鸣笛,乔彦雯转过身来。

    “有什么事吗?”谌子慎手搭在车窗上。

    “车子抛锚了。”

    乔彦雯摊手,一脸无奈。

    于是谌子慎下了车,打算过去帮她看一下。

    谌子慎脱掉外套,乔彦雯很自然的接过来拿着,看他挽起袖子解开了车前盖。

    手里是他的衣服,衣服里透着他的体温。

    乔彦雯看着眼前弓着身子正在检查车的男人,一时出了神。

    乔彦雯那车是她父亲的,进口宝马,出了问题就会很麻烦。谌子慎看了一阵也是无奈,直起身来,“只能让人拖回去了,而且修理周期也会比较久。”

    “这倒没什么,家里还有辆车可以用。”

    “那就好。”

    谌子慎从她手里拿回外套,一边往身上套,一边问,“怎么样,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乔彦雯有点儿不好意思,“顺路吗?”

    “不顺路也可以送的。”

    谌子慎笑着看了下时间,不算晚,况且今晚恺悦不回去,他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别的事,可以顺便送她一下。

    于是乔彦雯上了他的车。

    谌子慎的棕色卡宴,才拿到手不久,车上就摆满了女人玩意儿。

    什么公仔啊,吊坠啊,卡通挂件啊……连车载空调的出风口,都弄了个施华洛世奇天鹅夹在那儿。

    乔彦雯一上车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到,转头看某人,某人扶着额头,“我女朋友的。”

    就连叹气的时候,都让人觉得那么宠溺。

    乔彦雯笑笑,只觉得心口像是隔了块儿肉,生生抽疼。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见不得谌子慎跟别的女人感情好他们明明,十几年前就没有关系了……

    “住哪边?”

    车子开出去之后,谌子慎问她。

    “c大。”?乔彦雯报了地名,那是她父母的家。

    乔彦雯如今不知何去何从,跟丈夫离婚后,回国后也只能住在父母家里。

    车子行驶在深夜的马路上,谌子慎话不多,乔彦雯自然不会突兀开口,一来是怕他不喜欢,其次她自己也不是话多的人。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乔彦雯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脸色就变了。

    她挂断之后把手机塞进包里,一时间,情绪就不是很好。

    谌子慎把她的举动看在眼里,但什么都没问。

    大约过了有半分钟,乔彦雯的手机再次响起。

    之后她接了。

    之后她顾不得是在谌子慎的车上,大声骂了电话那端的人,情绪激动,优雅全无,那是谌子慎第一次见她这样。
 ** 作者:月满歌清所写的《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 如果您是《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请通知我们删除。**
 ** 本小说《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